%e5%93%a1%e8%ad%a6%e6%9d%8e%e6%89%bf%e7%bf%b03%e6%97%a5%e6%99%9a%e9%96%93%e7%99%bb%e4%b8%8a%e5%8f%b0%e9%90%b5%e5%98%89%e7%be%a9%e8%87%aa%e5%bc%b7%e8%99%9f%e8%99%95%e7%90%86%e4%b8%80%e5%90%8d%e6%83%85%e7%b7%92%e4%b8%8d%e7%a9%a9%e5%ae%9a%e7%94%b7%e5%ad%90%ef%bc%8c%e5%8d%bb%e9%81%ad%e7%94%b7%e5%ad%90%e6%8c%81%e5%88%80%e5%88%ba%e5%82%b7_%ef%bc%8c%e7%b6%93%e9%80%81%e9%86%ab%e6%80%a5%e6%95%91%e8%bc%b8%e8%a1%80%e5%be%8c%ef%bc%8c4%e6%97%a5%e4%b8%8a%e5%8d%88%e4%bb%8d%e5%ae%a3%e5%91%8a%e4%b8%8d%e6%b2%bb%e3%80%82%ef%bc%88photo_by_wikipedia%ef%bc%89

(社論)別讓李承翰白白犧牲了(彭蕙仙)

彭蕙仙 2019/07/04 18:38 點閱 12322 次

再一個禮拜就要過25歲生日的鐵路警察李承翰,3日晚間與一名火車刺客近身搏鬥,不慎被歹徒刺入腹部,經過輸血1萬多CC搶救後,仍於4日早上宣告不治。

為乘客肉身抵擋

這位年輕員警的死亡,讓人哀慟不捨,也引發許多有關警察工作安危的討論。特別是,根據媒體報導,李員因為考慮到火車車廂內空間非常狹窄,如果用槍可能一不小心會波及乘客,因此決定肉身抵擋持刀男子的攻擊,最後不幸殉職。
李員與歹徒扭打的過程透過現場乘客的直播,讓人看得觸目驚心。

一方面對多位近在咫尺拿著手機直播的民眾的行為感到不解;另一方面更對長期以來單警執勤的陋規、警用械具的不足、用槍時機的嚴苛規範,以致於屢屢造成員警犧牲的事件,感到痛心甚至憤怒。

現場進行直播的民眾全為年輕人,且不乏年輕男子,他們若肯放下手機,從旁協助員警「掣肘」歹徒,一人踢一腳也好,或許會讓歹徒沒有時間或是餘裕揮舞手中的刀。

直播使員警感受壓力

如果是因為害怕被攻擊,就不該在這麼近的距離裡進行直播,因為這會讓員警感到某種時空的壓力,讓他更不敢動槍,相對而言,就壓縮了員警可以作為的機會。這群直播客如果能即時跑得遠遠的,也比待在現場直播好,起碼車廂淨空,員警制服歹徒時顧慮會更少些。 
 
當然,李員的不幸更提醒了警政單位,警察裝備必須要依任務特性配置,訓練時要考慮更多現場情境。以這個事件而言,雖說鐵路警察配有警槍,但是火車裡(或火車站)人群密集,警察又有嚴格的用槍時機與比例原則的要求,不一定適合用槍。

李承翰最後就是沒有選擇用槍,但如果他有辣椒水或是發電擊槍,就可以即刻制服歹徒,甚至若有警棍,也可以協助他劃出安全距離,進行自我保護。很遺憾的是,他沒有!

保護好「第一線」

以台灣的環境與社會氛圍來看,警察擁有所謂的優勢武力以及預備武力(也就是在危險發生之前,就準備使用警械的動作)這類觀念和行為,似乎並不被重視,甚至禁止。

這讓在第一線執行勤務的員警,曝露在極大的風險中;警察不安全,就等於是人民不安全,因為警察是保護人民的第一道防線,警察的安全受到挑釁與危害,都必須嚴加制止。否則就是直接威脅到一般百姓生命財產的安全。

不過,受到這些年來層出不窮的社會運動影響,再加上目前執政的民進黨偏頗的是非價值觀,以及司法單位的判決,如同視警察的尊嚴與安全為無物。例如太陽花學運攻占立法院,22名被告全判無罪,而警察卻被控施暴甚至殺人未遂,包括當時擔任現場指揮官的前台北市警局副局長方仰寧,因太陽花學運被告,都已經被調到彰化了,還是經常要來台北跑法院。

今天公祭 明天忘記?

當政治和司法都不能成為第一線警察的後盾,難怪警界用「今天公祭、明天忘記」形容心中的慟。李承翰這位年輕的警察犧牲了,希望長官們趕快補破網、優化警力與警械,真的刻不容緩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