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e%8e%e5%9c%8b%e9%9d%9e%e6%b4%b2%e4%ba%8b%e5%8b%99%e5%8a%a9%e7%90%86%e5%9c%8b%e5%8b%99%e5%8d%bf%e7%b4%8d%e5%90%89%e8%bf%91%e6%97%a5%e5%b0%87%e5%87%ba%e8%a8%aa%e8%98%87%e4%b8%b9%ef%bc%8c%e8%b7%9f%e8%a1%a3%e7%b4%a2%e6%af%94%e4%ba%9e%e7%b8%bd%e7%90%86%e9%98%bf%e9%87%8c%e8%a9%a6%e5%9c%96%e6%9b%bf%e8%98%87%e4%b8%b9%e6%94%bf%e5%ba%9c%e8%b7%9f%e5%8f%8d%e5%b0%8d%e6%b4%be%e5%8d%94%e8%aa%bf%e3%80%82%ef%bc%88photo_from_%e9%9d%9e%e6%b4%b2%e8%81%af%e5%90%88%e9%83%a8%e9%9a%8a%e5%ae%98%e7%b6%b2%ef%bc%89

走了狼來了虎蘇丹政局平穩不容易(20190612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6/16 16:03 點閱 163509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元融

標題:走了狼來了虎蘇丹政局平穩不容易
引言:蘇丹臨時軍政府鎮壓民眾,造成百人死亡慘劇,美國非洲事務助理國務卿納吉赴蘇丹調停,希望得到一個好結果。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蘇丹這些年來的民主運動,形成一個好的結果,獨裁者因此被趕下台。誰知道軍政府接掌權力後,民眾一樣地遭受鎮壓,最近甚至傳出有一百多人死亡的慘劇!

如今,美國的非洲事務助理國務卿納吉日前到蘇丹協調,嚴老師,您是非洲問題專家,請分析蘇丹的問題究竟出在哪?

獨裁者在位30年

嚴震生:我們回頭看蘇丹,大概在兩個月前就開始了長期的抗爭,對抗的是奧馬爾.巴希爾這位獨裁者,這個獨裁者當時已經在位快30年了。

奧馬爾巴希爾是軍事政變上來的,特別是在21世紀初期,在蘇丹的西部有個地方叫達佛,當時阿拉伯遊騎兵對當地黑人進行很大規模的種族屠殺,奧馬爾‧巴希爾則被認為是背後指使者,遭國際刑事法庭抨擊,甚至有一次他在南非訪問的時候,差點被引渡。

他是一個很糟糕軍事獨裁政權,但在2009年,他讓南蘇丹獨立,形成跟他對抗的情況。獨立之後,蘇丹國土面積變小,石油的收益也變小,生活也比過去要差一些。

軍政府也搞獨裁

而今年有很多群眾不滿奧馬爾‧巴希爾長期統治,紛紛走上街頭。當時組織抗爭的幾乎都是專業人士,我們所提到講的「協會」,就是一些很一般的上班族、醫生、律師組成。抗爭的時候,沒想到軍方竟然願意站在群眾這邊,最後成功強迫奧馬爾.巴希爾下台。

等到他下台之後,第一個軍方領導人自己也辭職了,然後接續著,就好像說要承諾民主,可是到現在好像又沒有什麼太多的動作,群眾也覺得不滿。

也就是說,我們把靠政變上來的奧馬爾.巴希爾這個長期威權統治的領導人給推翻了,結果沒想到現在軍事執政團竟然還在延續非民主的統治。

盼有外溢效應

所以他們要求還政於民文人政府,可是現在軍方反而是對這些群眾進行鎮壓,死了差不多有上百人,所以也難怪,蘇丹周圍的一些國家,像衣索比亞,過去也是一個專政的政府,但在去年就忽然變成一個非常開放、比較民主的政府。一位新上來的這個總理就願意走這條路,但他也沒辦法跟蘇丹談得太多。

我們知道,負責亞太事務的是助理國務卿;同樣地,負責非洲事務的就是美國駐非洲的助理國務卿,他也跑去進行協調,希望能夠達到一個比較圓滿的結果。可是現在看起來,大家一開頭都有點過於樂觀了。

這個可能就等於是「第二次的阿拉伯之春」。非洲一些還沒有民主化的國家,可以有民主的機會。因為畢竟我們看到衣索比亞已經民主化了,旁邊的蘇丹或者附近的厄利垂亞,甚至烏干達也可能受到衝擊。

本來大家是希望看到這一波有一個我們叫做外溢效應(Spillover effect),傳出去,但現在的鎮壓則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問:這次其實是卡在軍方過渡期的軍政府,為什麼要對人民採取這麼強烈的鎮壓?因為,人民當初支持他們先暫時託管,但現在進行這麼強烈的鎮壓,是否跟奧馬爾.巴希爾有關係?

過渡政權的弔詭

嚴震生:我覺得應該是沒有關係。因為這種過渡委員會或者軍人執政團,他們一上台,大概第一個可以用的理由,就是我們要穩定這個政府,要還政於民,文人政府未來要修改憲法,或者是說舉行民主選舉、多黨選舉;但是速度要快,而且特別是你執政團的領導人應該要出來說,「我絕對不會是一個候選人。」

我覺得這個是有用的。因為我們看到,在過去非洲有幾個靠軍事政變上來的人。他為了要推翻一個獨裁者,說將來自己不會參選。然一些領導人經過五年、十年之後,他卻出來選,民眾還是會選他喔!

因為他當初沒有眷戀權位,就是真正交付於文人政府。他自己後來也脫下軍裝,穿上西裝開始來參與政治,最後就有參選機會,所以我覺得這一次蘇丹的情況就讓大家看到的是「才推走了一個魔鬼,又來一個惡魔。」

我相信,這讓負責整個民主運動的「專業協會」很難接受,所以持續不斷的抗爭。那當然,這也不是我們樂意看到,推翻奧馬爾.巴希爾的時候都沒有那麼多人死亡,「現在推翻了已專制30年的總統,結果沒想到現在面臨的是更大的挑戰。」

問:一些報導提到,看起來這次抗爭的團體最主要就是一些知識分子、律師、醫師、教師所組成,希望能夠跟 TMC,就是這個軍人的過渡政府來妥協,盼暫緩民主選舉,先有一段訓政時期。因為太早的選舉會造成更多的貪腐暴力,甚至讓奧馬爾.巴希爾的殘黨在捲土重來,嚴老師覺得這有可能嗎?

非盟原不干涉內政

嚴震生:我覺得奧馬爾.巴希爾本身要回來,大概不容易了。可是,如果我們看這個軍事執政團,他們現在利用一個打手,叫做快速支援部隊RSF,就是我剛剛講的阿拉伯遊騎兵團,過去十幾年,在達佛地區進行種族屠殺,惡名昭彰。

軍政府現在打壓民眾,難怪會讓包括非洲聯盟都很擔心。我們知道,非洲聯盟過去因為不會干涉各國內政,所以有國家發生政變、換人做,它都不會管的。在過去OAU非洲團結組織的時候,不會有這些立場。

但是,2002年OAU非洲團結組織轉成AU非洲聯盟之後,他們慢慢開始採取一些立場說,第一,他們認為,任何非憲法程序的政權轉移都不接受,這就是,不接受軍事政變、暗殺等等。

還政文人政府

後來甚至說,那些領導人故意修改憲法,來延續政權的,他們也不接受。所以你看,他們慢慢地在政治方面採取立場,一旦不接受你這個新的政府的時候,他們會認為說,那我就沒有辦法讓你繼續維持在非洲聯盟,等於說暫停你的資格,否則會有一些制裁。

可是我們看到同樣的情形,四年多前,發生在布吉納法索,布吉納法索很快就說,我們成立這個新政府,一定會交出去,有個過渡政府,馬上通過新的憲法,馬上要做。欸,結果他就沒有被排除在非洲聯盟之外,所以要看你的誠意。

我覺得今天看起來,這個軍事執政團是沒有這麼大的誠意要交出政權,那所以才會受到這樣這麼大反應,希望能夠進行協調,讓他能夠趕快進行這個所謂多黨的民主選舉,還政於文人政府。

問:最後一個短問題。美國已派了助理國務卿過去,對蘇丹的影響力怎樣?

嚴震生:美國過去曾經跟蘇丹是有一些關係的,譬如說在打擊蓋達的時候確實是有一些關係,但是那還不夠。其實美國也很難說去管蘇丹現在的情況,因為旁邊還有一個在北邊的埃及,埃及直接軍事政變時,美國什麼都不管,因為對美國有利美國才會介入。

何況這個蘇丹過去是英國的殖民地,對美國來講,也不是他能夠順利介入的。

問:所以還不如英國跟法國去,效果會更好一點?

嚴震生:英國可能好一點,可是英國現在忙著脫歐,自顧不暇啦!

主持人:那我們也一樣,繼續來為蘇丹守望,希望這個國家能夠盡快恢復平靜。蘇丹在是一個有石油、非常有錢的國家,希望蘇丹能夠發展的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