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機還是投資?反思金錢背後的價值觀

醒報編輯部 2018/11/08 11:13 點閱 10803 次

從亞里斯多德,到聖方濟和馬克思,再到教皇約翰保祿二世,許多思想家不斷探討一個問題:從道德上來看,追求金錢是合理,且值得稱許的嗎?

顯然,他們的看法從未一致過,但所有人又擺脫不掉金錢及其影響。有些人對金錢深惡痛絕,有些人受到金錢的誘惑。古希臘悲劇詩人索弗克勒斯看到金錢顯現的惡,而法國小說家左拉卻在我最喜歡的小說《金錢》中問:「為什麼金錢要對其所導致的骯髒現象負責?」

追求金錢不道德?

對於這個問題,不可能有客觀的評斷,因為每個人的價值觀和物質條件不同。聲稱追求金錢不道德的人,他們的動機多半不是期盼正義,而是出於嫉妒。

還有一個問題也具爭議性,即追求金錢是否為經濟進步的動力。賺錢的機會釋放了個人的創造性、勤奮和冒險精神。哲學家也許會問,錢或用錢得到的東西,是否真能讓人快樂?有了電腦、電視、汽車,我們就比五百年前的人更快樂嗎?也許不會,因為大家不會留戀自己不知道的事物。

沒人談錢 但都想著錢

我並不想斷言,建立在金錢欲望上的資本主義制度是公平合理的,那是在說謊,但我得承認,這是要不得的好謊言。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差別很容易解釋,就像一塊切得不平均的大蛋糕,和一塊切得大小均等的小蛋糕;結果是,大小均等的小蛋糕塊,比大蛋糕上最小塊的蛋糕,還要小很多。

這個世界暫時選擇了大蛋糕,大概因為資本主義制度更接近人的天性。事實上,社會主義也無法戰勝人對金錢的欲望。我還記得一九四六年,我去布達佩斯時的情景。在美國的宴會上,大家只在乎的不是誰是誰,而是賺多少錢、擁有多少財產;但在布達佩斯,大家只談論在做什麼,擁有哪些成就。

我顯然更喜歡這種氣氛,但一位朋友一語道破:「雖然沒人談錢,但所有人都想著錢。」獲得財富的希望渺茫,大家只好避而不談。

金錢也能彌補不幸

擁有錢的欲望和賺錢的欲望當然不同。有些人享有金錢帶來的快樂。我認識一個人,他最喜歡的消遣是在銀行存款簿上加數字。也有一些人,雖然可以買到很多漂亮、貴重的東西,但卻不這麼做,因為單單能夠這麼做的想法,就已經讓他們滿足了。

對許多人來說,金錢意味著權力,象徵地位。錢為他們帶來朋友、裝腔作勢的人、羡慕者和阿諛奉承的傢伙,吸引著喜歡過寄生生活的人。他們被金錢吸引,因為他們明白,金錢也吸引其他許多人。但是,金錢也能彌補不幸,例如身體殘疾、醜陋等。金錢或許還能安慰有遠大社會抱負,卻因為出身微賤,無法實現理想的人,對他而言,錢可以代替祖先。

金錢就像海水

在美國繁榮的英雄年代,麥斯威爾結合不被美國上層社會接受的愛爾蘭裔新興百萬富翁和沒落的英國貴族,結果飛黃騰達。透過和伯爵及公爵的交往,新興百萬富翁感到自己和那些呆板的、花錢買爵位的美國貴族不相上下,而新貴階級的百萬家財,同時也吸引那些不再富有的貴族。

對其他人來說,金錢意味著醫療照顧、健康和長壽。隨著年事漸高,我愈來愈懂得金錢的價值。但最重要的,金錢讓人獨立,對我而言,這是健康之外最大的特權了。

沒錢的人,必須賺錢。大部分的人為了維持生計,賣力賺錢,其他人是為了擁有金錢或增加金錢,而去賺錢。哲學家叔本華說過:「金錢像海水,喝得愈多,愈渴。」

要的是緊張刺激

然而,對許多人來說,真正的刺激不是擁有金錢,而是賺錢。每當自己投機成功時,我先感到高興的,不是投機賺了錢,而是我和其他人有不同的見解,並且被證明是正確的。玩賭輪盤的人也會沈醉在贏錢時的快樂,但他的第二大享受卻是輸錢,因為他要的是緊張刺激,而不是錢。

對知識分子和藝術家來說,賺錢除了有實際好處外,還意味著他的成就受到認可。有的畫家、作家和音樂家天生富有,但他們仍然努力為自己的畫作、書籍和音樂作品爭取最高酬金。我也有過相同的經歷。我的書銷路好時,我對10%的稿酬並不覺得興奮,相反地,卻對讀者肯花十倍於此的價錢買書而興高采烈。

我有位老朋友,透過經理人買自己太太的畫作,好讓畫家妻子得到正式認可,因為他認為她理所應得。即使是最富有的美女,也會為自己的相片盡可能索取高額酬金,以表明身價不凡。馬克斯萊茵哈特劇院偉大的女演員莉莉‧達娃絲曾對我說:「我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到林蔭大道散步,我要看看,大家肯為我出多少錢。否則每個女人就白漂亮了!」

一個投機者的告白
作者:安德烈.科斯托蘭尼

譯者:唐峋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2/01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