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c%97%e7%be%8e%e5%a4%ae%e8%a6%96%e6%98%af%e5%a4%a7%e5%a4%96%e5%ae%a3%e7%9a%84%e6%94%bf%e7%ad%96%e4%b9%8b%e4%b8%80%ef%bc%8c%e5%bb%ba%e7%af%89%e7%89%a9%e5%a3%af%e8%a7%80%ef%bc%8c%e8%a8%ad%e5%82%99%e9%bd%8a%e5%85%a8(%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北美央視多人遭召回 媒體再難做打手(20190313劉屏)

醒報編輯部 2019/03/14 11:09 點閱 20983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劉屏(資深媒體人)
文字整理:黃聖堯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中共的官方喉舌機構央視北美分台,最近被爆料整批人,從台長到高層都被北京召回。整件事是這些人無法執行中共官方賦予的政治任務,亦或是觸犯了什麼樣的禁忌?大家都很好奇。請劉屏來為我們分析怎麼回事?中共在美國利用媒體來宣傳,是否踢到鐵板?

中方多家媒體遭警告

劉屏: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國已明白指出,像央視這樣的機構,美國不把它當作媒體,而是「外國代理人」。外國代理人是1938年美國的foreign agency registrationact(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所產生之詞。「外國代理人」意指接受外國委託,要在美國做任何事,都可以放心做;要在美國遊說,向國會議員爭取他的認同,都沒有問題。

但是,美國法律訂得很明白,「外國代理人」要清楚交代實際上所做的事。這個法案當初是針對納粹,當時納粹興起,已經潛在美國中間,美國擔心造成傷害,訂了這樣的法。後來這個法普遍運用在其他國家,譬如台灣也在美國從事遊說,這些都是要公開的。

去年美國就明白規定,央視、新華社與人民日報,都要視為外國代理人,為中共宣傳機構,反映官方,或根本就是官方體系的一部份,要做任何事都務必誠實向美國申報。比方說多少人編制、拿多少錢,做了哪些事情都要條列出來,每半年向司法部申報。

正規軍成游擊隊

而且這個事情司法部要報給國會,是公開的,今天誰對央視有什麼企圖,就要調查。辦公室就在華府的13街、14街左右,我自己也去過幾次。而這件事情目前沒有明朗,為何這些人都被緊急召回。

有一個可能是,他們理解到自己的處境,那就是被美國視為中國官方的代理人、或官方指派到美國有特殊任務、特殊目的。所以這一次乾脆從台長開始,陸陸續續大批的人都回國了。

未來中共的「大外宣」(官方宣傳單位),在美國要怎麼樣做,華府有人認為,現在正規軍難以為繼,恐怕要變成小游擊隊,繼續在美國從事宣傳工作。

問:同為記者,大概能夠感同身受。在許多的記者會裡,掛著媒體招牌的中共記者,不管是問問題、寫文章、帶風向也好,多多少少有任務在身,不能扮演個真正中立客觀媒體的角色,我相信華府同業大家都很能感同身受吧?

宣傳案例體現

劉屏:您剛才這番話,我只有一個地方不認同,那就是你不能用「多多少少」這4個字來形容,是全部。舉個例子,看央視的報導。前一則新聞,是美國在德州發生水災,央視記者去採訪。採訪時問災民,「政府的救援到現在都沒有來喔?」災民說,「都還沒有。」

記者下一個問題,「所以你們就只好自力救濟,完全靠自己呀?」災民說是。然後記者說,「唉呀那你這樣子還要過好久,屋子才能清理乾淨阿?」,災民說是。「政府都沒有給你們什麼樣的幫助」,災民說是。

下一則新聞就是中國某個地方發生天災,然後解放軍、各方救濟踴躍,所以你看美國與中國的對比是如此強烈。媒體到了這樣的地步,已經不是您說的「多多少少」這樣的角色,它「明明白白」的就是這樣的角色。

所以,美國有一個資深媒體人,是中國人,他也是大外宣系統裡成長的,現在已經和該系統劃清界線,他就談到:「我們媒體之間很少批評,大家都是幹這行的。」不過,中國很多有骨氣的新聞從業人員,包含前一陣子幾乎失蹤的崔永元,他是從中央電台出來的,對比央視就認為裡面的工作人員,非常辛苦。

禁發揮天性

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與抱負,可是在官方專制獨裁的體制之下,容不了你個人有什麼樣的發揮,只能按照黨性去做政府、當局要你做的事情。還是套用崔永元的一句話,人阿,若要找一份工作,總可以找個體面一點的吧?

問:我們台灣過去也不乏此事,雖然沒有像中共那麼嚴重。像派過去的公共電視、中央社、央廣,或早期國民黨時代的中央社、中國電視公司,現在的三立、民視、自由時報等親綠媒體,有自己立場的媒體可是不乏其人,多少帶有他們自我的黨派意識,這方面美國難道不會擔心台灣也有人表面上是媒體,實際上有政治目的嗎?

百花齊放 彼此制衡

劉屏:其中最大的區別在哪裡呢?像央視,它代表的只有一個黨,中國共產黨。他的黨、國家及政府是一體的。但台灣的情況是,有藍也有綠以及其他言論,所以不會出現這種訊息、輿論的壟斷。

另外一個區別是,台灣能夠讓每個人的本性自我發揮。媒體不管藍的、綠的或是其他顏色,如果你認為無法符合我的良知、要求,沒有辦法做到不黨不私,那我就離開,可以風風光光的走。

但在央視,完全沒有這樣的機會,或者說很難讓人彼此制衡或自我發揮,這個本質上是有很大差別的。如果要談論早年的話,台灣在威權體制下的情況又不太一樣。今天幾十年過去,老早走過那條路。

問:我們再回到這個話題來談,這一次感覺是央視他們自動撤退,而不是美國向他們施壓。很多人認為,也許跟中美貿易戰是否有一些直接、間接的關係,您怎麼看?

與中美貿易無關聯

劉屏:應該沒有這樣的關係,早在貿易戰之前,在美國國會、輿論就已要求美國應該非常清楚的告訴這些單位,你要嘛就是來辦理外國代理人登記,要嘛就不能在美國從事這些工作。

換言之,在美國,自由世界的媒體反而不需要登記,但這種專制國家,想作為你政府政權、獨裁者的吹鼓手,就必須要在美國登記,這是在貿易戰之前就已經開始的。

不過在貿易戰開始後,要反映中國官方的立場,倒不會引起太大的爭議。就好像台灣媒體在美國採訪,當然也要以台灣的角色來對美國官員、學者專家請教。所以,大外宣大量的從美國撤出,與貿易戰沒有什麼關聯。

大外宣恐幻滅

只是,大外宣當初之所以被稱作大,就是因為投下的錢很多,我有機會到北美央視台(現改名CGTN)參觀,它處在華盛頓市中心的位置,是一個嶄新的大樓、現代化的設備。裡面有各式各樣的器材,吸引人很多人前往,美國很多新聞界得獎的翹楚,都到央視工作,充分說明了財力是非常雄厚的。

問:總之他們要改弦更張,在符合美國法令之下,改變他們大外宣的模式,讓我們拭目以待。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