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8b%e9%9a%9b%e9%a0%ad%e6%a2%9d)%e4%bf%ae%e5%be%a9%e8%b3%87%e6%9c%ac%e4%b8%bb%e7%be%a9

修復資本主義(20181118 經濟學人)

邱慕天 2018/11/18 17:54 點閱 5822 次

修復資本主義
The next capitalist revolution

2016年的一項調查發現,超過一半的美國年輕人不再支持資本主義。這種信仰的喪失是危險的,但也是有道理的。自20世紀上半葉以來,美國打破了鐵路和能源領域的壟斷;西德將維持自由市場競爭列為基本國策;柴契爾夫人則倡議歐洲共同市場,為僵化的英國企業環境引入活水。然而進入21世紀後,這股動能已然停歇。

《經濟學人》分析,自1997年以來,美國3分之2的產業都出現市場向寡頭集中的現象。一個產業有名的前4強企業,市佔額往往海放後面苦追的中小企業和新創。從消費者角度而言,臉書與穀歌幾乎壟斷線上廣告市場,從而使民生萬物都增加更多的行銷成本。然而失去競爭,產品服務的品質卻難見提升(例如美國的民航業和有線電視業,比起海外就是「物不美、價不廉」。)

同樣地,勞工端則隨著資方不斷兼併和利滾利的槓桿操作,數十年來佔據的GDP份額愈來愈低,落入窮忙一族。對此,一些左派政治領袖倡議回歸到1960年代的工會模式,英國工黨甚至主張修法強制企業給員工股票持份。但《經濟學人》認為,新產業型態不能再用舊政治去規範。因為中小企業和新創將無法在此條件下生存競爭。

《經濟學人》建議三條修復自由市場的方向。首先,數據資料和知識產權制度應該用於推動創新,而不是保護現有企業。「匿名數據」應該被規範為「公共財」,「具名個資」則屬於用戶的「私有財」,必須被允許跨平台搬運轉移,而非由數位服務平台壟斷佔據。專利的定義應該更狹義、更短、更容易在法庭上被挑戰。

其次,政府應該打破「執業壁壘」。愈來愈多的職業推出證照,其實不是保障消費者,而是政治遊說的結果,目的是保護他們自家體系的獨佔優勢。第三,我們需要一部適合21世紀產業型態的《反壟斷法》。像是臉書在2012 年和2014年分別買下Instagram 和WhatsApp,都是對市場不健康的。

恢復市場的健康,薪資才會上漲,服務的性價比亦然。這是消費者與勞工的雙贏。當我們恢復了人們對資本主義的信心,再來看民主是否會漸漸擺脫民粹吧。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18/11/15/the-next-capitalist-revolution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