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it

論世界大問題:蒙貝貝與桑德爾觀點(20181029 德國時代週報)

邱慕天 2018/10/29 10:08 點閱 6438 次

論世界大問題:蒙貝貝與桑德爾觀點
Was denkt die Welt?

在這個資訊紛雜的世界,擁有清晰的大局觀似乎愈來愈不容易。政治哲學家桑德爾曾說:「承平時代不利思想進步。亂世才見百家爭鳴。」

今日世界的大問題包括:「我們對誰負有責任?」「科技是人性的嗎?」「國界的意義是什麼?」「所有權在今日的意義是什麼?」「什麼是家園?」「普世人權的時代結束了嗎?」「人類數量是否已經太多了?」「如何定義『確定性』?」

「事實」的判定必然牽涉到「人的利益/旨趣」與權力機制的運作。認清這點是哲學性思想的前提,與其關注所謂的「幸福」,哲學更在乎先擁有邏輯一致性。《德國時代週報》表示,德國自啟蒙運動以來,就相信哲學與理性是天賜給眾人,而非上帝對菁英知識份子的獨厚。因此從本期開始,將陸續推出觀念思想的新系列,用平易的文字,介紹當代重要的思想議題。

蒙貝貝:移動與邊界

喀麥隆政治學者阿克利爾•蒙貝貝和哈佛大學政治學者桑德爾在本期週報發表論述。蒙貝貝帶來的思想議題是「移動與限制」:「誰以及什麼,在今日推動世界?」人們旅行、人們經過、人們移動、人們逃離、人們來去。但人生有涯,地表有界;也就是時空限制了人的移動。

在國家興起後,人們進一步以國界限制特定族群的自由移動。但似乎自然界並不適用人的法則:從候鳥到雲層到颱風,許多生態的問題都呼籲著人們跨越不只空間、甚至時代疆界,來一起思考解決。

蒙貝貝表示,他正在撰寫一本新書,倡議一種新的「界線倫理」,呼應亞里斯多德傳統和非洲的宇宙觀:個體的完整性,唯有在「與他者的關聯」塑造下,才能達到。

桑德爾:民主是有你有我

開闢思想哲學通識課的桑德爾則表示,他希望提供哲學思想的原因,在於「問對問題」永遠是最優先重要的一件事。蘇格拉底行走雅典和比雷埃夫斯港,從市井交談之中蒐羅問題;但今日在世界各個角落的民粹浪潮爆發正說明了:我們的政治家忽視了那些應當被處理的大問題。

桑德爾表示,世界的不平等加劇,劃分了擁有「全球移動力」的菁英,和故土的養分被淘空、卻又被困在家園的一群人。因此「本土主義」的回潮並非來自於深刻的哲學反省,而是本地人對本地困境的直覺反應。

作為「社群主義」哲學家,桑德爾不客氣地指出,數十年來自由主義將道德問題推給自由市場決定,以致於面臨破產的現況;「民主」一旦只是私人利益的總和,將失去了它促成「共善」的美好工具意義。

他說,科技在目前帶來社群主義哲學的三大挑戰。

第一,是「效率主義」的陷阱,讓人以「決策效率」取代了真正需要靜心慢下來釐清的哲學思辨。

第二,是「科技獨裁」的試探,誤以為人工智慧的演算法能代替群體價值觀差異的協商過程。

第三,則是「注意力的渙散」,它所提供的連結和爆炸資訊會不斷叫人分心。桑德爾課上禁止「電子螢幕」出現,是有原因的:「哲學討論」需要我們走出自己的泡泡,把注意力真正放在彼此身上。(民主,何嘗不也需要如此呢?)

https://premium.zeit.de/aktuelle-zeit?wt_zmc=fix.int.zonpme.zede.rr.aktausg_angebot.redirect.link.link&utm_medium=fix&utm_source=zede_zonpme_int&utm_campaign=rr&utm_content=aktausg_angebot_redirect_link_link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