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bc%a2%e5%ad%97%e6%ad%a7%e8%a6%96%e5%a5%b3%e6%80%a7%e3%80%8a%e7%b6%93%e6%bf%9f%e5%ad%b8%e4%ba%ba%e3%80%8b%e5%bb%ba%e8%ad%b0%e9%87%8d%e6%96%b0%e9%80%a0%e5%ad%97

漢字歧視女性 《經濟學人》認應重新造字

邱慕天 2018/09/10 18:48 點閱 26290 次
獨眾多性暴力或是道德貶義的字詞都集中在「女」部首中,因此《經濟學人》建議重新造字,以減低歧視女性。(photo by Typokaki)
獨眾多性暴力或是道德貶義的字詞都集中在「女」部首中,因此《經濟學人》建議重新造字,以減低歧視女性。(photo by Typokaki)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綜合報導】語言性別歧視(linguistic sexism)在性別平權的近代是一個頗受關注的主題。文化匯入了語言,語言又鞏固了文化。

耶魯駐校學人安妮•法迪曼在《書趣──一个普通讀者的自白》曾談及傳統英文詞彙中性別不平等的「他/她問題」,例如用「mankind」代表人類,或為女性的專業從業人員(如女皇帝、女雕刻家、女作家)創設女性化的字尾。

在詞語分「陰陽性」的歐洲語種中,近年都開始反省:德文辭典加入「無性字彙」;法文使用者開始辯論為何「陽性」當是各種形容詞、副詞的原型?

學中文者揭發

經濟學人》新一期文章向西方讀者解釋:漢字雖不如歐洲語言分有陰陽性,卻透過「部首」系統運作性別的刻板印象,而且一個外國人「在學習中文的前幾個小時就能夠察覺」。

AA

圖說:漢字從數千年前的中原起始,內建在部首中的,許多是農業文明的性別和人倫思維。(photo by “龍龕手鑑” via Wikimedia)

文中指出,一般漢字部首都包含了與部首意義相近的關連字詞,如「言」部首有「語、話、請、談、謝」,但唯獨眾多性暴力或是道德貶義的字詞都集中在「女」部首中,例如「妒、嫌、奴、妖、姦」。儘管也有「安」、「好」、「妙」這些正向字眼,但其造字結構卻暗示了女性要有「家」的屋簷遮蓋、有孩「子」陪伴下或當值年「少」才能「安」、「好」、「妙」。

性別觀不合時宜

事實上,中文造字內建的性別觀念不是第一次被提出質疑。黃玉順1994年文章《漢字里的性别歧視》舉出「妥」、「委」、「如」字將女性置於「爪」、「稻禾」下和一張「口」旁,強化了女性的三從四德,就像「男」性必須在「田」中勞「力」一般,已經不合時宜。

2010年時一位上海律師葉滿天更以《16漢字之錯:既不尊重女性,又誤導兒童人生觀?》部落格文章,引起廣大中國網友對漢字性別問題的探討。文中所點名的16漢字包含娛、耍、婪、嫉、妒、嫌、佞、妄、妖、奴、妓、娼、姦、姘、婊和嫖,他認為,這16個字都具有一定的貶義,讓人在學習、書寫或閱讀的過程中,無形中降低了對女性的評價。

文字符號的扭曲

2015年11月原來在北京有一場名為《姦:性别暴力傷害的文化符號》的女權藝術展,意在暴露更多漢語中存在的性別偏見,如「父母」、「男女」這些帶有「男尊女卑」潛在意涵的構詞。佟玉潔是被取消的藝術展的召集人,她為展覽準備的文章中針對「姦」的造字寫道:「為什麼由一個女人變成由三個女人組成的字,是具有如此政治和道德想像的符號,成為中國傳統社會和政治理論仇恨的物件?」

佟玉潔指《左傳》以「姦」為「邪惡」、《國語》以「姦」為叛徒。此外,意指「爭吵」的「奻(讀「暖」)」則有《易經》做背書:「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紐約時報》在該展因故取消後,引述駐北京漢學家莫大偉說法指出:「所有語言中都寫進了性別。但由於中文的視覺特性,讓性別在中文裡顯得特別醒目。」

女人新字典

《經濟學人》最後指出,文字書寫是文化認同和國族自豪感的一部份。推廣新字,總比因時代正確不正確的理由廢棄既存的字詞簡單多了。2014年時,由馬來西亞華人陳姝利和許家尹成立的字型工作室Typokaki就邀設計師陳子豪幫忙推出了一本《女人的字》新字典,將新時代作女人的經驗植入造字概念中。

畢竟,文化和語言不僅傳承,也會變動。網路時代以來,華語已不知新增多少詞彙;而我們有否想過「漢字」本身,也有重構再造、打破刻板印象的可能呢?

AA

圖說:《女人的字》從對新時代女性友善的角度再造女部首偏旁的漢字。(photo by Typokaki)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