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9%9d%a2%e5%b0%8d%e7%b6%a0%e5%a7%94%e6%b1%9f%e6%b0%b8%e6%98%8c%e8%bf%bd%e5%95%8f%e3%80%8a%e6%9c%80%e4%bd%8e%e5%b7%a5%e8%b3%87%e6%b3%95%e3%80%8b%ef%bc%8c%e5%8b%9e%e5%8b%95%e9%83%a8%e9%95%b7%e8%a8%b1%e9%8a%98%e6%98%a5%ef%bc%88%e5%8f%b3%ef%bc%89%e5%83%85%e8%83%bd%e5%9b%9e%e6%87%89%e3%80%8c%e9%82%84%e5%9c%a8%e7%a0%94%e8%ad%b0%e3%80%8d%ef%bc%8c%e8%a1%8c%e6%94%bf%e9%99%a2%e9%95%b7%e8%b3%b4%e6%b8%85%e5%be%b7%ef%bc%88%e5%b7%a6%ef%bc%89%e8%b6%95%e7%b7%8a%e5%8d%94%e5%8a%a9%e7%b7%a9%e9%a0%b0%e3%80%82%ef%bc%88photo_by_%e9%84%ad%e7%be%bf%e8%8f%b2%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1

綠委抽考工資法 勞部跳針不及格

鄭羿菲 2018/03/13 16:55 點閱 10071 次
面對綠委江永昌追問《最低工資法》,勞動部長許銘春(右)僅能回應「還在研議」,行政院長賴清德(左)趕緊協助緩頰。(photo by 鄭羿菲/台灣醒報)
面對綠委江永昌追問《最低工資法》,勞動部長許銘春(右)僅能回應「還在研議」,行政院長賴清德(左)趕緊協助緩頰。(photo by 鄭羿菲/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鄭羿菲台北報導】「2018年底沒提出來《最低工資法》的話,我負責!」勞動部長許銘春13日在立院宣告。但民進黨立委江永昌接著追問,「最低工資法要納入的審議公式參數為何?若以最低生活可支配所得的60%,乘以每人扶養比,現最低工資應該接近3萬元,如何達成?」許銘春面對連番追問顯得招架不住,僅跳針「還在研議」,江永昌嘆道,「許部長沒做功課,若要推出法案,這些問題都應要有明確答覆。」

法案只聞樓梯響?

總統蔡英文在2015競選時提出勞動政見,希望改變「基本工資審議程序,與審議結果法律位階」,杜絕最低工資審議委員會決議後,僅供行政院參考,透過行政命令就可改變每年基本工資的調整幅度。但蔡政府上台近2年,最低工資法卻始終「只聞樓梯響,未見人下樓」,時代力量遂於1月遞交「訂定《最低工資法》」公投連署書,迫蔡政府加快腳步立法。

江永昌13日在立法院表示,立最低工資法是要解決「定期召開最低工資審議委員會」、「確立最低工資調薪公式」及「決議具法律效力」,杜絕2012年決議調幅1.42%,行政院卻以「經濟前景不明」為由打槍、2013年行政院審核通過「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3%以上為調薪門檻」等情況,「民進黨是關心勞工的政黨,但什麼時候才要推動立法?」

允年底前推出法案

許銘春回應說,勞動部預計2018年底前提出草案到行政院審議,目前已搜集各國最低工資審議的機制,也已召開5場公聽會,與相關的座談會,但勞資雙方意見仍有歧異,目前還在彙整中。

江永昌指出,執政黨立《最低工資法》刻不容緩,在2017年還有200萬人領2.1萬的基本工資,其中163萬人是本國勞工,若政府不足保障低薪族群的基本生活,低薪族群也會外流當移工,這是國安危機,「他要再請教勞動部,草案是類似德國分行業、地區的『多元』最低工資法,還是參考韓國的單一最低工資?」

法案政策方向空泛

「還要研究哪一國的最低工資法適合台灣國情。」許銘春回應。江永昌不客氣地說,「許部長的回答很空泛,感覺對最低工資法的掌握還很遙遠。」他再問,要維持基本生活,依《社會救助法》的最低生活費可治配所得的60%,也就是每月1.38萬,再乘以國人扶養比1.38,最低月薪就是2.98萬元,這是一條公式,而以OECD所得中位數2/3計算是2.7萬元,這是一條公式,而以OECD中位數所得計算是2.7萬元,這也是一條公式,草案的工資公式是什麼?

許銘春則跳針回應,還需研議。行政院長賴清德見狀緩頰說,前勞動部長林美珠、許銘春都有積極推動最低工資法,江委員所提的公式勞動部會參考,但「最低工資法是解決低薪問題的配套之一,」最重要的還是發展經濟,當投資機會與工作機會多了,自然就能提高工資。江永昌嘆道,距年底不到9個月,假如勞資雙方已討論得差不多了,他提的問題都應該要有明確的政策方向答覆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