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1%b8%e6%93%87%e6%80%a7%e7%b7%98%e9%bb%98%e7%97%87%e6%82%a3%e8%80%85%e4%b8%a6%e9%9d%9e%e8%87%aa%e5%b7%b1%e9%81%b8%e6%93%87%e4%b8%8d%e8%aa%aa%e8%a9%b1%ef%bc%8c%e8%80%8c%e6%98%af%e6%9c%89%e5%8f%a3%e9%9b%a3%e8%a8%80%e3%80%82%ef%bc%88photo_by__pexels%ef%bc%89

不同於憂鬱症 選擇性緘默症有口難言

蘇盈之 2018/03/12 18:00 點閱 20680 次
選擇性緘默症患者並非自己選擇不說話,而是有口難言。(photo by pexels)
選擇性緘默症患者並非自己選擇不說話,而是有口難言。(photo by pexels)

【台灣醒報記者蘇盈之台北報導】在台灣,選擇性緘默症(患者無法開口)少為人知,因此常造成學校老師對學生患者無法採取適當處置;另外,選緘症不同於憂鬱症,但目前台灣臨床多採用抗憂藥治療適當與否,仍待醫界研究。

「選擇性緘默症」在病名上容易使人產生誤解,以為「選擇性」是患者主動不願開口,但實際上是想開口卻無能為力。台灣對選緘症不了解,因此時常誤診,或強迫病患改變,造成患者痛苦。

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秘書長蕭玉萍受訪時表示,女兒受選緘症多年所苦,在家活潑多話,但在學校卻總難開口。女兒高中前,導師還能允許選緘症這個狀況。但到高中,老師對於「無法開口」並不能理解,認為上了高中的孩子應該要夠成熟敢表達,就越加鼓勵孩子開口,但無意間造成孩子的表達焦慮。

蕭玉萍在無奈之下,讓女兒休學,在家自學。女兒就診後,服用抗憂藥,但是休學在家她感覺自在,表達無礙,就不想再吃藥。因此服用抗憂藥,對選緘患者是否是適當處置,仍需醫界研究討論。

「需要正視選緘症這個問題。」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諶立中司長受訪表示,台灣家長不知選緘症,以為是孩子極度害羞,而沒有採取治療的途徑。選緘症在台灣需要被認識,並營造出友善的環境,去接納選緘症患者,切勿對選緘症患者貼上精神病患的標籤。選緘症患者是需要老師、家長、心理師相互配搭,才能幫助病患。

台灣環境待加強

美國焦慮及選擇性緘默症治療中心主任茹絲佩瑞尼分享,她輔導過的成功案例,付出了很多的時間,讓病患對她產生熟習和安全感,便能夠敞開心房。

台灣選緘患者有就診困境,患者本身就對陌生環境不安,面對陌生的心理醫師也難以敞開,心理醫師會診時間都有限制,面對不說話,也無法鼓勵說話的選緘患者,難以付出足夠的時間成本去協助。因此台灣的心理治療環境,還需要更多調整。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