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8%ad%e5%9c%8b%e5%a4%a7%e9%99%b8%e4%b8%8d%e5%a4%aa%e5%8f%af%e8%83%bd%e8%ae%93%e5%9c%b0%e4%b8%8b%e6%95%99%e6%9c%83%e6%8e%9b%e7%89%8c%ef%bc%8c%e5%9b%a0%e7%82%ba%e9%80%99%e6%a8%a3%e4%b8%89%e8%87%aa%e6%95%99%e6%9c%83%e7%9a%84%e5%9c%b0%e4%bd%8d%e5%b0%b1%e6%9c%83%e5%8f%97%e5%88%b0%e6%93%a0%e5%a3%93%ef%bc%8c%e4%b9%9f%e6%9c%83%e5%a4%b1%e5%8e%bb%e6%8e%a7%e5%88%b6%e7%9a%84%e7%ae%a1%e9%81%93%e3%80%82(photo_by_%e8%87%89%e6%9b%b8%e6%88%aa%e5%9c%96)

中梵建交猶有障礙 中方顧忌更多(20180125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01/25 09:02 點閱 40924 次
中國大陸不太可能讓地下教會掛牌,因為這樣三自教會的地位就會受到擠壓,也會失去控制的管道。(photo by 臉書截圖)
中國大陸不太可能讓地下教會掛牌,因為這樣三自教會的地位就會受到擠壓,也會失去控制的管道。(photo by 臉書截圖)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梵諦岡讓步主教任命權給中國,震驚國際社會,尤其台灣。梵諦岡與台灣長久以來就有良好的外交關係,但也不斷聽到風聲耳語,梵諦岡不可能忽略中國大陸的眾多信徒,兩國建交的可能性隨時都有,也讓台灣外交部捏了一把冷汗。

中、梵建交卡關最嚴重的就是主教任命權,最近卻傳出梵諦岡願意讓步,兩國建交可說是指日可待,台灣在這種情況之下很可能就必須被迫斷交。梵諦岡是我國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意義重大,請嚴震生老師分析一下。

梵諦岡操之不在我

嚴震生:教廷大概是台灣20個邦交國之中最重要的國家,如主持人所言,是台灣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也是台灣20個邦交國之中,唯一不需要台灣提供援助的國家。雖然梵諦岡很小,但教宗卻在全世界擁有極高的道德權威,整個教廷的軟實力,特別是教宗的發言都有很大的影響力。

許多專家也指出,台灣有許多在拉丁美洲的天主教邦交國,教宗對中國做出讓步,梵、中進而建交的話,是否會衝擊這些國家與台灣的外交關係?教廷確實是一個指標,可惜的是,台灣雖然對在拉丁美洲的邦交國還有些影響力,但梵諦岡無法操之在我。

梵諦岡並沒有派大使在台灣,只是「代辦」,因為他認為未來大使館還是會回到北京,畢竟中國大陸有那麼多天主教徒,梵諦岡有自己的羊要照顧。梵諦岡也認為最好的方式是先與中國建交,才能與當地的天主教徒有合法、正當的來往。

中梵可能走越南模式

但如果從歷史角度來看,梵、中建交存在兩大阻礙,第一當然是主教任命權,不管是先進國家如美歐,或者第三世界非洲國家,主教的任命權都在羅馬教廷手中,但中國大陸認為宗教是國內事務,不能由教廷決定,所以中共上台之後才會有三自愛國教會,即自治、自養、自傳。

所以主教任命權一直是中、梵的爭議點,如果這個爭議沒有消除,兩國就不可能建交。但現在看起來,梵諦岡可能會以「越南模式」跟中方建交,即中國大陸先挑選數名主教候選人名單,再把名單交給梵諦岡,由教廷做最後定奪,最終人選再交由中方確認,由教廷正式任命。

現在梵諦岡把2位主教候選人的名額讓出來,據說其中一位還做過人大代表,政治意味很強,如果消息屬實,表示梵諦岡讓步很大。

再者,中國大陸三自教會以外的宗教活動是見不得光的,所以有很多忠於教宗的神父、修女受盡逼迫,不願意放棄對教廷的忠貞度,在地下教會低調活動。現在梵諦岡要和北京政府妥協,這些地下教會應該怎麼辦?大陸是否願意使這些地下教會獲得平反?允許未來宗教活動自由、公開?

再加上,如果中國大陸願意對基督教讓步,是否也要對天主教讓步?這些都是問題。雖然有很多難題,但教宗可能是從解放神學的角度認為,先照顧到人民,再來談政治。

中國不在乎宗教自由

問:所以教廷和中國大陸的矛盾不只是主教任命權,還有宗教自由、國內穩定狀況等,中國也不會輕易放手對宗教的管制,看起來梵諦岡想要跟中國建交,中國反而沒有強烈意願去配合教廷的要求。

嚴震生:台灣可能是因為太習慣宗教自由,不清楚中國大陸對宗教活動的緊張程度與不信任,譬如有人在大陸參與基督教會,家人搞不清楚狀況,誤以為他們是在搞法輪功。在台灣,法輪功可能是一種強健身體的運動;但在國際社會與大陸眼裡是一個宗教,所以北京政府對於宗教活動充滿擔心,因為他無法控制。

地下教會的聚會也很低調,未來中國大陸也不可能讓這些地下教會掛牌,因為這樣三自教會的地位就會受到擠壓,也會失去控制的管道。習近平上台之後,對宗教自由的箝制也更嚴重,我認為中國大陸不會對梵諦岡做出太多讓步。

但教廷認為,我在主教任命權作出讓步,說不定未來北京政府會在其他方面對我做出讓步,這就要看後續發展了。

對國際不是壞事

問:中、梵建交雖然對台灣不利,但有可能讓中國大陸走向宗教自由,其實不是壞事。

嚴震生:這就像1978年台美斷交、中美建交,同時也是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時候,如果當初不是美國敲開這塊磚,促進中國大陸與國際的互動,現在大陸可能還是落後國家,經濟、人民生活品質都很低落。

主持人:沒錯,所以所有事情不能只從台灣的利弊得失來看,也要考慮到整體的國際發展,看見那些廣土眾民的需要。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