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e%85%e8%88%88%e4%ba%9e%e4%ba%ba%e9%81%ad%e7%b7%ac%e7%94%b8%e8%bb%8d%e6%96%b9%e7%87%92%e6%ae%ba%e6%93%84%e6%8e%a0%ef%bc%8c%e9%80%83%e5%be%80%e5%ad%9f%e5%8a%a0%e6%8b%89%e7%9a%84%e9%81%8e%e7%a8%8b%e5%8f%88%e8%aa%a4%e8%a7%b8%e5%9c%b0%e9%9b%b7%ef%bc%8c%e6%9c%80%e6%96%b0%e6%b6%88%e6%81%af%e4%bb%a5%e3%80%8c%e7%a8%ae%e6%97%8f%e6%bb%85%e7%b5%95%e3%80%8d%e5%bd%a2%e5%ae%b9%e7%95%b6%e5%9c%b0%e6%85%98%e6%b3%81%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翁山蘇姬毀譽參半 外媒:不配和平獎

劉屏 2017/09/24 14:59 點閱 14145 次
羅興亞人遭緬甸軍方燒殺擄掠,逃往孟加拉的過程又誤觸地雷,最新消息以「種族滅絕」形容當地慘況。(photo by 網路截圖)
羅興亞人遭緬甸軍方燒殺擄掠,逃往孟加拉的過程又誤觸地雷,最新消息以「種族滅絕」形容當地慘況。(photo by 網路截圖)

【台灣醒報駐美記者劉屏華府報導】緬甸西部的羅興亞地區遭政府軍燒殺擄掠,已有高達42萬人逃往孟加拉,緬甸實際領導人翁山蘇姬的演說卻不願批評軍方,反而說羅興亞半數以上的村莊安然無恙,大多數羅興亞人並沒有離鄉背井云云,引起正反兩面的議論,許多人指責她糟蹋了諾貝爾和平獎。

和平獎得主失格?

英國獨立報》用詞最為尖銳,標題是問句:「翁山蘇姬配得上諾貝爾和平嗎?」指控翁山蘇姬針對羅興亞形勢的談話迴避真相,沒有承擔起領導人的責任,更不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崇高地位。

這樣的困境並不讓人意外,因為族群紛爭的複雜與難解,各國皆然;而帝國主義在殖民時代的統治手法,即使經過半世紀、一世紀,某些議題依然是政治上的燙手山芋。

歷史恩怨難消

美國CBS》一直關注羅興亞情勢,曾播出羅興亞人在逃難過程中誤觸地雷等慘狀,最新消息則以「種族滅絕」形容當地的現況。羅興亞人以穆斯林為主,在佛教徒占大多數的緬甸是少數民族,他們之中很多人是從鄰國孟加拉偷渡來的,所以不易獲得公民權,欠缺就學、就業、就醫等機會,受遷徙等自由限制,根本是次等公民。

但是另一方面,對於羅興亞今天的處境,有些緬甸人冷眼旁觀,甚至覺得罪有應得。因為穆斯林也曾得勢,當時佛教徒遭到迫害的不少。尤其英國人統治緬甸時,拉一派打一派,與穆斯林積極合作以壓制佛教徒,達到分而治之的目的。今天,很多緬甸人對羅興亞這段歷史一直難以釋懷。在緬甸正式公文書裡,是沒有「羅興亞人」這個字的。

正因為如此,翁山蘇姬近乎無關痛癢的談話,很多緬甸人覺得「剛好」,甚至予以讚揚。當然,在西方媒體看來,不論歷史恩怨有多麼苦大仇深,此時此刻羅興亞遭到迫害是不爭的事實,翁山蘇姬豈能視而不見。

面對軍方如履薄冰

翁山蘇姬有些話確實引發爭議,例如她說「我們要了解何以羅興亞人大舉出逃」,所以「要和逃難的人談話,也要和留下來的人談談」。她這個話被視為裝聾作啞,因為除非是活不下去,否則誰會扶老攜幼,攀山越嶺,冒著全家性命的風險前往陌生的國度?而今天羅興亞人大舉出逃,孰令致之,答案還不清楚嗎?

所以CBS說,翁山蘇姬可能太天真了,以為軍方真的純潔無瑕;也可能有難言之隱,只能昧著良心幫軍方撤謊。

紐約時報》很全面的說明翁山蘇姬的心境與處境,例如翁山蘇姬說,羅興亞人襲擊多個緬甸警察單位和一個陸軍基地,近乎恐怖行動,所以軍方猛烈反擊。《紐時》指出,緬甸的軍方力量太過強大,翁山蘇姬不得不與之妥協;別忘了,緬甸軍方曾經以捍衛國家主權為藉口推翻文人政府,翁山蘇姬臨深履薄,時刻避免讓軍方有機可乘。

只是,身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能對羅興亞人的苦難無動於衷嗎?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加拉社會企業家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說,幾十年來,全世界都站在翁山蘇姬一邊,現在她卻站到了她自己的對立面,「我們只能祈禱原來那個翁山蘇姬回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