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買不到親情與真愛 —電影《披薩的滋味》觀後感(吳秀蘭)

吳秀蘭 / 退休老師 2016/07/25 18:00 點閱 1654 次

沒有傳統印度片載歌載舞的熱鬧場面,也沒有俊男美女的戀愛情節,在九十分鐘的影片,導演藉著一對南印度貧民窟出身的兄弟(綽號叫大小烏鴉蛋,因為常去偷樹上鳥窩的烏鴉蛋吃),從他們天真、單純,只是想嚐一口西方舶來品「披薩的滋味」,延伸觸及人類「貪婪」的本性,有錢人貪,沒錢人也貪;大人會貪,小孩也一樣會貪。

所以片中充斥著社會亂象,有利慾薰心的政客,為中飽私囊,打著光冕堂皇旗號,暗裡卻官商勾結、剝削弱勢、壓榨窮人。也有濫用媒體影響力的沒良心記者,趁機敲詐,窮追猛打,惟恐天下不亂。此片經由這對兄弟所遭遇的一連串事件風波,道盡貧富差距、階級歧視等社會問題,不過這也是許多開發中國家常有的現象。

貧窮不是罪 貪婪才是罪

在商業全球化的風潮下(像當年賣當勞進駐台灣一樣,很多人為嚐鮮大排長龍 (真有這麼好吃嗎?)故事從一家披薩連鎖店的開幕講起,這對兄弟從家裡撿來的二手電視,看到大名星為披薩店所做促銷廣告,就對這香噴噴、有起司拉絲的披薩垂涎三尺,做起披薩夢。

但家裡實在太窮,買不起。爸爸坐牢,媽媽打工,阿嬤年邁守著家。平常兄弟倆輟學,撿鐵道掉下的煤炭來賣,貼補家用。

如今為圓披薩夢,帶著弟弟到處打工。幫人刷牆壁、送酒醉者回家,甚至異想天開,想高價賣撿回來的流浪狗。俗云:「慾望是進步的動力。」人類為求方便、做事有效率,看哪,今日科技多麼進步!

這大烏鴉蛋比其他貧民窟安於現狀的孩子,更懂得動腦筋,肯吃苦勤快賺錢。但是人的慾望超過頭,就是「貪婪」,就容易失控走歪路。這兩個大小烏鴉蛋,為達買披薩金額,竟然在死黨協助下盜取煤礦,還設計偷取遊客手機。若因『飢寒起盜心』,也就罷了,但為了滿足過於自己能承擔的口腹之慾,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甚至做出違法的事,這就不對了。

劇情的轉折,從「摔巴掌」事件之後,有更深入的社會黑暗面的探討與反思。雖然兩兄弟穿上新衣進披薩店,仍因身分卑賤而被摑掌(這是階級歧視),這鏡頭被地產記者拍到,拿來要脅店主給鉅款,否則就公諸媒體上報,事情變大條,生意就免做了。

另外,有錢有勢的財閥,官商勾結,三下兩下就迅速完成土地交易,與開店的繁雜手續,有錢能使鬼推磨啊;反觀小烏鴉蛋的母親,為牢獄中還在打官司的先生求見官員,卻屢被刁難拒絕,說什麼:「你想見官員,就見得到啊?有這麼容易?」三言兩語就如此草草打發。這就是「貧富懸殊」所帶來的差別待遇,成人世界的冷漠無情,與現實勢利,在此表露無遺。

更具體的,我們看到的披薩店,門面多麼有派頭、裏面既明亮又寬敞,反觀、貧民窟違章建築,空間狹窄擁擠,不但門牌地址都沒有,巷子口連車子都很難通行。有形的生存空間被壓縮,無形的生存空間,同樣狹小的令人無法喘息,貧窮是他們的宿命嗎?貧窮是他們的過錯嗎?

##親情與真愛 金錢買不到
不過話說回來,貧民窟孩子,雖然物質缺乏,但只要有一點小確幸,一點小幸福,就開心得不得了。有錢人家孩子,天天山珍海味,區區披薩根本不以為希罕。但對大小烏鴉蛋而言,能嚐到一口美味誘人的披薩,那就是人間至極快樂。而且有錢人家,父母忙著做生意賺錢,沒空陪伴孩子,親子之間有疏離感,他們也挺羨慕一籬之隔,貧窮人家歡樂親密的家庭氣氛。

是啊,天倫之間的溫情互動,乃無價珍寶,是金錢買不到的。例如,阿嬤愛孫心切,按著廣告圖案,用青椒、番茄自製披薩,想滿足孫子嘴饞心願,雖然剛開始,孩子不領情,頂嘴傷了阿嬤的心。

但在劇終一幕(也是我喜歡的一段),大小烏鴉蛋兄弟,在媒體記者與滿滿的圍觀人潮簇擁下,光著腳ㄚ,踏進披薩店,坐在冷氣開很強的明亮披薩店內,吃下夢寐以求的披薩,大烏鴉蛋問弟弟,你覺得披薩好吃嗎?弟弟說沒有耶,還是阿嬤做的烤餅比較好吃。

到頭來還是家鄉的口味最道地,阿嬤的手藝最令人懷念!這兒導演也點出另一個亮點:當你卯足全力、費盡心思追求的夢想,得到時的感覺是:「只不過如此」,也是挺悲哀的!

總之,這部充滿童趣的印度片,敘事流暢幽默,辛辣諷刺,但又溫馨動人,是值得一看的好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