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進立院 要開放也要自律

黃捷 2016/02/25 18:18 點閱 8345 次
社民黨發言人苗博雅認為,應由記者組成的自治團體核發記者證。(photo by 黃捷/台灣醒報)
社民黨發言人苗博雅認為,應由記者組成的自治團體核發記者證。(photo by 黃捷/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黃捷台北報導】公民記者能不能進立院?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在座談會中說,開放是必要的,但立院須嚴謹管理維安,採訪者也須自律,「不希望出事了,才有反民主的人嘲笑開放很愚蠢。」社民黨發言人苗博雅說,國會記者需要高度專業,「核發記者證應由記者團體把關,而非由政治的手劃線。」主持會議的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說,盼各界找到開放的最大公約數。

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25日召開公民記者座談會,邀請各界共同找出開放公民記者進入的最佳方式,「結論一定是開放,但怎麼開放,需要各界給意見,找出最大公約數。」他提到像是空間不足或維安問題,都需要更嚴謹的規範。

對此,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張宏林表示,開放是必要的,目前許多限制明顯違法,如換採訪證需商業登記,「但公視、中央社都是法人,政府自己就違規了。」但他認為開放不代表不管理,「總不希望出事了才讓反民主的人放馬後砲,嘲笑開放很愚蠢。」

苗博雅認為,不能剝奪「個體戶」記者的採訪權,但站在立院維安角度,勢必會擔心民眾藉採訪之由進入抗議或攻擊,對此,她舉英國的例子認為,「記者證還是必要的。」若由記者組成的自律團體核發記者證,可讓記者自行把關專業性,「總之,進立院的權利不應由政治之手決定。」

公民記者座談會上,有民進黨立委顧立雄、尤美女到場,獨立記者朱淑娟、導演李惠仁也上台發言爭取獨立記者進立院的採訪權。朱淑娟說,她做記者17年,都是坐在下面採訪,現在站在台上講話,代表國家出現問題了,她認為只要目的是基於採訪,就應該享有權利,並不一定要以工作證劃分。

導演李惠仁則批評,不應只讓主流媒體進入採訪,立院目前的限制是劃分階級,他也譏諷主流媒體傳達訊息不一定比較專業,「主流媒體都用爆料公社的消息,不丟臉嗎?」他認為新聞現場不是租界,屬於全體人民,不應由既得利益者就地分贓。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