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徵時代意義 〈島嶼天光〉具代表性

張振鴻 2015/06/28 20:10 點閱 5853 次
曾擔任過金曲獎評審的音樂人都認為,〈島嶼天光〉能擊敗音樂性極強的〈Play我呸〉,是因為它具有社會意義,並象徵當年度的氛圍。(photo by 金曲獎官方提供)
曾擔任過金曲獎評審的音樂人都認為,〈島嶼天光〉能擊敗音樂性極強的〈Play我呸〉,是因為它具有社會意義,並象徵當年度的氛圍。(photo by 金曲獎官方提供)

【台灣醒報記者張振鴻綜合報導】「最佳歌曲一定要具有影響力,且能讓人津津樂道。」曾多次擔任金曲獎評審的POP radio音樂總監呂理傑認為,〈島嶼天光〉能在第26屆金曲獎上擊敗〈Play我呸〉,主要是它與社會脈動結合。另一位也曾擔任過評審的亞洲電台DJ劉玉霖則表示,〈島嶼天光〉相當具有時代代表性。

第26屆金曲獎27日晚上揭曉,其中最佳單曲由頗具社會時代意義的〈島嶼天光〉擊敗音樂、創意性十足的〈Play我呸〉,最佳專輯由蔡依林的《呸》壓倒性勝出,最佳國語男歌手則在入圍名單公布時,被評審說「低空飛過」的歌神張學友與E神陳奕迅互相廝殺,最後陳奕迅以一票險勝。

【最佳歌曲具代表性】
「最佳歌曲是年度代表性,不見得是最佳『單曲』。」呂理傑認為,最佳歌曲一定要在多年後回想時,仍能代表當年度氛圍的作品。劉玉霖表示,這屆評審也許比較重視時代軸心,因此即便〈島嶼天光〉在各方面的音樂性都不如〈呸〉,但歌曲話題性具有時代意義,讓評審在投票時就有那股衝動。

呂理傑提出,音樂終究要回歸到感動人心的工具面,〈島嶼天光〉可以說切中這個出發點。Hit Fm公關林國維也認為,評審都說了〈島嶼天光〉相當讓人他們感動,回到最初音樂與人性的連結。

【最佳專輯實至名歸】
「專輯本身要考量包括意念、企劃、想法、包裝等多個面向,《呸》在所有方面都很完整。」劉玉霖表示,這張作品還找了日本天后安室奈美惠合作,化不可能為可能,具有相當大的國際格局。林國維則認為,蔡依林的《呸》中,既有個人擅長的舞曲,慢歌又具有個性,完全是挑戰作品與歌手的極限。

呂理傑則指出,最佳專輯需要具有代表性與多元豐富性,而評審每年在討論投票意向時,都會有個既定的「鼓勵」方向,因此以今年評審團強調創新、創意的角度來看,《呸》確實實至名歸。「這張專輯的創新是和新銳音樂人合作。」劉玉霖說,《呸》加入非常嶄新的元素,跳脫傳統與大牌音樂人及製作人合作的框架。

【陳奕迅能駕馭音樂】
至於張學友在評審團眼中逆勢成長的情況,呂理傑認為,評審在公布名單後或許還會再重新聆聽作品,或許會有感受上的差異與轉變。林國偉也說,初選時評審必須在眾多作品中挑選入圍名單,是相當疲乏的過程,但也許之後再接觸作品,才感受到歌神作品中的創意和細膩。

「張學友感覺想要做出不一樣的風格,放棄了過往大鳴大放的唱法。」劉玉霖表示,最後仍由陳奕迅得獎的原因,在於他的演出能將歌手的聲音與音樂融為一體,「就像是一把樂器」,能夠和諧但有利的領導整個作品往屬於他個人的音樂特性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