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返鄉五味雜陳 化壓力為助力 (20140127 三角談愛)

2014/01/27 12:03 點閱 931 次

醒報現場「三角談愛」
時間:2014.01.26 14:00~15:00
主持人:台灣醒報社長林意玲
來賓:樊雪春老師、蘇家宏律師、溫小平老師

新年是一個開始,也是一個人生的「盤點」,所以無論是回鄉跟家人在一起度過,或是出國旅遊等,你都會覺得特別有意義,這些都要事前做好計畫。

春節快到了!過年可以放假,大家都很開心,可是奇怪的是,春節對很多人來說卻有些壓力,因為春節就要回到自己的家,不能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度過。

為什麼「家」反而成為我們不可承受之重,特別是回娘家、婆家都好辛苦。今天我們與3 位專家學者一起討論過年回家的複雜心情。

樊雪春:我覺得第一個原因是因為要「遷徙」,春節出門本身就很有壓力。以前回娘家時,本來只要3 個小時的車程, 我們卻開了8 個小時,所以行程跟旅程本身就是有壓力。另外,要見的人也會是有壓力的。熟識的人見面時在做的事情就是「比較」,互相詢問孩子的學校等等,親戚有一年沒有見面,孩子們夾在中間,感覺到的壓力也很大。

比較常產生壓力

特別是親戚當中有考高中或考大學的,回家第一句話就是問:「考上哪裡啊?」如果考得好還好,可是常常10 個人有8 個覺得自己考得不理想,如果有不止一個親戚,還會被問不止一次,壓力是會一直累積的。如果春節只是一個大家互相比較的聚會,這樣大家真的會蠻痛苦。

另外,我們常常講說「廚房裡容不下兩個女人」,婆婆覺得要吃飯、媳婦覺得要吃麵, 這時候就會產生差異。如果兩個人都是比較寬宏大量、大而化之的人,還容易解決,但若是兩個人互不相讓,恐怕拿起廚房裡的鍋碗瓢盆時都會越來越大聲。我們的情緒若沒有獲得發洩,就可能會產生些不愉快,這些都是讓我們覺得蠻有壓力的事情。

問:小平老師輔導過許多年輕夫妻,你是否發現過年時大家的心情都很複雜?

溫小平:主要可以分成已婚與未婚兩種人,我聽過一些年輕的未婚朋友告訴我,每逢過年他就自願留在公司值班,恨不得把過年排得滿滿的,可以順理成章不回家。因為他每次回家,一定都會被問跟婚姻大事有關的話題,像是需不需要介紹對象等等。如果已婚者就會被問什麼時候要生孩子,總是問這些事情。

不停地在洗碗……

媳婦跟先生回婆家,是要幫忙做家事的。曾有人告訴我, 她最痛恨過年,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我後來可以比較體諒我的舅媽,當我們所有人回家都玩得很開心時,舅媽卻要不停地準備食物給我們吃,吃完了又要不停地洗碗,洗完了又要準備食物了。

後來我就提議全家人都' 要輪流幫忙洗碗,甚至輪流準備食物。如果這些事情成為負擔, 回家3 天就要準備3 天的食物, 說不定家裡親戚一批又一批地來拜年,簡直就太恐怖了。

問:過年應該也有許多快樂的事,蘇律師小時候應該也很喜歡收紅包吧?

蘇家宏:我覺得我過的年比較特別,因為我家人幾乎都在北部,沒有享受過南北大遷徙的快感。我是家中長孫,長相可愛,所以特別受到長輩疼愛。過年時就到阿公家騎腳踏車、捉蝦、「摸蛤仔兼洗褲」,有時候還會在水溝撈到一些豬腸子之類的。當時的童年讓我覺得不一樣,可以體會不同的生活經驗,而且得到滿滿的愛, 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孩子的天堂

問:過年真的是「孩子的天堂、大人的地獄」。我們再請樊雪春老師跟我們分析一下,中國人這種人際關係跟家庭網絡,究竟帶給人們的是快樂還是壓力痛苦?

樊雪春:我們可以想像有一張網,其實西方世界比較屬於個人主義,東方世界屬於集體主義。我們在網絡裡面,是在其中的一個「點」,如果旁邊有很多線的話,線就會帶來壓力,可是同樣的,也會有助力, 這些線也是一種資源。

壓力轉換為助力

這些點跟線就會在春節的時候串連在一起,說不定能因此找到新工作的契機, 看個人怎麼看待。我比較建議大家在交流網絡時, 把它看做是一種助力,就不會是一種壓力。

問:家族裡面的連結力量是很強的,不曉得蘇律師有沒有同感?

蘇家宏:真的是要把它當作一個助力與祝福,如果家族越多、越大時,「基本盤」就越大。我本身擔任律師,如果我過年都關在家裡不跟其他親戚往來,若有人需要幫助的時候,就不曉得你可以幫助他,很多東西大家可以相互支援鼓勵。

我們想開了以後,其實就不用怕說人家問你是否單身或結婚。對我個人來說,大家都會先問我跟我太太說:「生小孩了沒?」可能是我因為壓力太大造成這個狀況,但反而在這個時候,可以聽聽看有沒有什麼偏方或醫生,可以提供幫助。這時親人反而覺得我容易親近, 不需要爭強,親人間有來有往, 可以互相幫助,這是個正向循環,成為堅固不破的大網。

問:請教溫小平老師, 過年時親人在一起,如何把壓力變成動力?

幾個家庭一起過年

溫小平:我曾經聽過有些單親家庭告訴我,過年他們多半不想回到自己家中去,因為一方面感傷、一方面尷尬,後來他們就決定幾個家庭一起過年。我覺得這樣其實蠻好的,因為他們的同質性高,懂得彼此互相安慰,也不會互相詢問尖銳的問題。孩子也不會覺得尷尬, 可以顧及孩子的心理。

後來我的朋友就告訴我,他們用這種方式一起過年,覺得這種感覺很棒,不會害怕過年可能要去面對什麼事情。等到幾年後調適好了,再回到自己的家中去過年,我覺得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方法。

問:溫小平老師讓我想到「人事全非」這句話。每年也會有親人發生變故,這是否是一個互相取暖的好機會?

樊雪春:新年是一個開始, 是一個人生的「盤點」,所以若是能夠跟家人在一起,你會覺得特別有意義。因為家人是從小看你長大的人,所以我們在家人的網絡裡,會有一種歷史感,有一個自己的定位,這是在西方的社會中比較少見的。

人生的「盤點」

在我們東方的社會裡,我們會注意這個人的位子,所以這個位置也會讓你感受到安全感, 這個蠻重要的。

問:每一年的見面就是一個盤點。接下來我們也請樊雪春老師跟我們談談,怎麼樣讓這個年過得更有建設性?

樊雪春:過年是需要有規劃的,我某一年在年前就規劃好要寫完一篇稿子,後來就在年假中把它完成了。可見得過年裡還是有些時間是可以自己掌握的,重要的是需要有個規劃, 不然回家後真的就吃吃喝喝, 自己沒有規劃的話就會被別人規劃。

出國其實也是一個很好規劃, 我有好幾個朋友過年時會全家族出國,結果他們在外地反而感情比較好,因為在外地就會讓家人間覺得要連結得強一點, 所以出外過年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租個旅館也不錯

另外,這幾年很流行出去餐館吃飯,可以在大年初一吃與親友一同聚餐。這些都可以大大減少過年的壓力,特別是對那些要張羅食物的人,也可將餐館的食物打包回來燉一燉就好了。現在也很流行租個旅館過年,也越來越多人選擇在元旦過年。

我們在輔導室裡面碰到有壓力的人,常常會做角色扮演的治療,先沙盤推演,想好應對進退,把這些都先想好以後,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過年感覺就會比較好。

蘇家宏:剛剛樊老師講到一點重點就是「計畫」,尤其是我們已結婚的人特別要注意,先生要跟太太先討論一下,今年回家的時候有沒有什麼重點要先知道,先做功課,像是今年父母親狀況如何、有些什麼出遊行程等等。

「計畫」過個好年

一方面太太也會有期待,不會閒著3、4 天沒有事情做,家事部分若是沒有先去計畫,可能衝突也會比較大。我碰過一個案子,太太過年把家事做完後就上樓休息了,沒想到全家過年的習慣是要一起在客廳聊天,因此就造成夫婦間的爭執, 如果事前有溝通,可能就不會造成衝突。

問:蘇律師真是很棒的老公,會替老婆著想。我們也請問一下溫小平老師,大家過年回家最大的壓力是來自長輩,我們這些長輩怎麼會變成這些晚輩的痛苦跟壓力?

溫小平:其實我們也是從晚輩變成長輩,慢慢長大也要慢慢去適應家人各自東西的情形。年輕人應該早點讓父母親知道, 過年你有什麼計劃跟安排,有的人除夕夜出國玩,爸媽當然很生氣,所以應該要及早告訴父母親你的計畫、安排,不然會讓父母的期待落空。

彼此體諒為對方著想

孩子有時候也要體諒父母親, 有的父母一年才等到那麼一次, 說不定在兩個月前已經準備好要做什麼菜,結果過年孩子說不回家,那對老人家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傷害。

我覺得重點是,孩子好不容易回來了,你不要讓他有不好的回憶,造成他明年不想再回來。我看到最多的摩擦,還是在媳婦身上。

現在的媳婦跟過去不一樣, 現在的媳婦可能還要上班、工作,這幾天好不容易放了年假, 她也是想要休息的。做公婆的就應該多體諒一點,也許出去外面吃,大家彼此體諒,我相信這個年假是大家樂於去度過的。

主持人:好不容易全家人聚在一起,如何能夠扮演好各自的角色,讓相聚是一個非常快樂、沒有負擔的事情,讓明年此時大家就還會再回來,我想這是全家人的責任。今天非常謝謝三位來賓來到我們中間帶給我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