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創報兩週年 董事長的告白

2015/04/27 12:53 點閱 2246 次

【台灣醒報董事長邱文福】1966年,我念高中時迷上寫作,這一生,就跟文字結上緣分。這文字,當然是試著結合歷史、文化、文學乃至新聞的。但四十多年來,汽車經營反而才是我真正的專業,如今突然成為「台灣醒報」的董事長,讓很多人感到好奇。這是因為大家只認識「台灣醒報」有個能幹的社長,自然會猜測董事長一定是背後的「金主」。

其實,做為媒體「金主」,在21世紀的台灣或全球,當報紙這個行業已經在倒數計時的死亡階段時,顯然是個「笨蛋」。特別是,在今天面對台灣報業發展與網路資訊的衝擊,已經使得人們從來不認為報業還有甚麼「最適化(Optimal)」經營的模式。

然而,在無線、有線電視、網路、手機,在網路匯流技術下,使得近年的超級搜尋大站如Google、Yahoo!、MSN等,都將面對Web 3.0世代的平權思維挑戰。人們說,Web 3.0將是一個網路民主、均富、平權的時代,用以對抗前述大站所擁有的超級帝王地位。

這樣,「台灣醒報」的生存法寶為何?很簡單,我們不認為上述平權概念的看法代表一切。因為人類不是完全活在monitor的世界,他也活在人情與人性中。
1990年左右,汽車界曾被科技預測虛擬銷售通路將可完全取代實體通路時,美國福特汽車也一度想以網路行銷取代實體通路,如今20年過去,我相信任何科技的進步,仍只是用來改善人類衣食住行育樂所需的「工具」而已。

總之,我們相信「讀報」的樂趣不會在報紙問世數百年後,突然從人類社會中消失。我們應該思考的是,愛報人要甚麼?我們能否與時俱進、給讀報人最有益的資訊。這條路,當然是漫長而艱辛的,但是我們也堅信這一路必有熱心相隨的朋友。

去年週年慶那天,戎撫天先生仗義出任「五媒合一新趨勢」座談會主持人,聯合報李彥甫先生、新頭殼創辦人之一胡元輝先生、天下雜誌資深顧問楊艾俐女士也都俠客般的一起出席談話,把台灣媒體六十年的發展,放到網路文明的今日世界;把恐龍、長毛象的隱喻,投射到「大象與跳蚤」中,比喻現今台灣媒體的特色,令人耳目一新。

簡單的說,30甚至40年前,當我還是個鄉下小孩進城時,開始喜歡寫作投稿報社,被告知會給予刊出時的雀躍之情,與遙遠嚮往編輯台的偉大,乃至一度有著無冕王的幻夢。如今,記者與工匠幾近無異,你要變成一個18般武藝都會的人。過去,記者可以守住一條汽車產業的路線,抓好key man之後,源源不斷的資訊就會主動進來,新聞甚至可以獨家或佔據大幅版面。

如今,除了記錄,你必須能夠拍攝、取景、抓好鏡頭、穩住。你必須言簡意賅,用140個字放進手機報;還要有辦法深入淺出,找好當事人、第三者、競爭者等等不同意見與看法,然後問到專家學者,理出頭緒、找出解決方案。

或者說吧,2009年的八八水災,你要深入林邊水淹二層樓的實境,拍下淒涼荒蕪的鏡頭,寫下驚心動魄的景致,找到遭受苦難的鄉民,問到鄉公所、縣政府;還有,山上土石流的駭人鏡頭,問出山中林木砍伐的歷史、河川砂石被掏空的原因,橋樑建造缺乏工程深度的理由,找到水利專家、地質學者、氣候、氣象與全球暖化,還要請教橋樑工程專家、國土規劃與國家經理原則等等的學者教授們,問出眼前是什麼情景?為什麼導致如此?誰要負責任?何時開始有這些病兆?未來還有什麼指望?

讓「公民辦報」的理念繼續發酵吧。這應該是一條新路。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