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美中俄的新三國演義 (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12/23 09:32 點閱 1824 次

當代全球政治經濟愈趨互賴,美中俄之間的政治角力,是否會將國際政治的主軸再次拉回「新冷戰」體制? 世界新秩序如何重整,將是未來觀察全球政治走向的重點。

亞太地區正在形成一個新的全球性金融經濟和政治中心,勢將成為大國利益相互交匯的主戰場。做為東亞陸權國家,中國全力拓展經濟,蓄積發展能量。習近平上任後,以RCEP為基礎,透過區域經濟整合,推動亞太地區自由貿易區,到提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構想,正從落實「中國夢」推進「亞太夢」。

近年來更逐步增強軍備,強化太平洋軍力投射能力,朝向海洋霸權擴張,北京定調「中國就是東方的中心」的政經戰略布局,非但使得亞太安全情勢失衡,更威脅美國建構的西太平洋海洋秩序。

【俄強勢抗歐美】
普丁以沙皇再臨之姿主政俄羅斯,具現莫斯科的世界觀與戰略意圖。宣告一個更具侵略性,更傾向以武力而非用外交手段追求國家利益的俄羅斯已經出現,且將會是一個與歐美對抗,而非合作的核武強權。即使因國際油價大跌、歐盟和美國的制裁重創俄羅斯經濟,普丁依舊強悍回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圍堵和孤立。

為突顯俄羅斯在歐亞中心位置的優勢地位,身處歐亞大陸的俄羅斯借重權力平衡手段,與美國及歐盟抗衡。在中東地區,堅決反對華府對大馬士革用兵,並與歐巴馬爭搶終結伊朗核武議題的話語權。

美中俄矛盾的根源在於彼此之間地緣戰略的結構性衝突。前者致力於維持世界霸權地位,後二者則都企圖重塑大國榮光,在現實主義的國際政治權力鬥爭原理下,引領三方開啟有別於上世紀50到90年代的「新冷戰」格局。

【源自結構衝突】
美國趁俄羅斯衰落之際,以北約和歐盟制約並蠶食前蘇聯勢力範圍, 因為華府深知俄羅斯領土和資源的潛力,再興的俄羅斯,仍是美利堅霸權的強勁對手;中俄兩國傳統的友好關係,對美國都具有全球層次的戰略野心,北京和莫斯科邁向實質軍事同盟,聯手對抗美國的態勢就越來越明顯。

在中東,歐巴馬處理敘利亞化武和伊朗核武問題進退失據,恐怖組織正以新面貎捲土重來,ISIS 意圖分割伊敘國土建立伊斯蘭國,衝擊中東均勢;在歐洲,普丁正著手重返前蘇聯榮耀,兼併克里米亞,開啟烏東戰事,染指烏克蘭和頓涅茨克、盧甘斯克親俄地區;

在亞洲,一個強大的中國試圖把美國擠出亞洲,中國與周邊國家間在東海、南海海域的主權紛爭,已然形成區域安全的發火點。然而,美國卻因伊拉克和阿富汗戰事,付出經濟疲軟、國力日衰的代價而自顧不暇,即使想反制中、俄也有心無力。

【美霸權恐動搖】
美國在二戰後以優勢國力打造的全球均勢正面臨中、俄的嚴峻挑戰。中國崛起、俄羅斯復興,中俄兩國的核心利益與美國的全球戰略更存在結構性矛盾和潛在衝突。中國意欲分享亞太地區政治權力,俄羅斯制霸歐洲、主導中東政治秩序的國家意志不曾動搖,大國的政治角力觸發區域中型國家的安全憂慮,必然牽動全球進入地緣政治板塊運動震盪期。

一言以蔽之,美中俄之間的新三國演義,將直接界定後美利堅霸權時期的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