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7%a5%e6%9c%ac_%e5%a5%b3%e6%80%a7

企業、傳統阻撓 日女性職場難高升

賴義中 2014/03/31 15:47 點閱 2946 次
《經濟學人》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高女性高階就業的政策,不易落實。(photo by 維基百科)
《經濟學人》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高女性高階就業的政策,不易落實。(photo by 維基百科)

【台灣醒報記者賴義中綜合報導】日本女性在就業市場難有大發展!為解決國內勞動力日益低落及女性職場發展受限等問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去年提出「女性經濟學」構想,宣布要將國內女性在領導職位的比例提升至30%,但《經濟學人》指出,受限於企業文化和傳統觀念,這項政策恐難以落實。

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統計,日本女性的教育程度位於全球頂標,但其勞動參與率卻僅有63%,低於先進國家水平;當生出第一胎後,7成女性會退出職場達10年以上,在美國則僅有3成。

安倍去年曾表示,他鼓勵女性打破職場的「竹天花板」,若將國內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提升至與男性相同水準,能為日本增添8百萬勞動力,帶動GDP成長15%,薪資的增加還可促進內需。

《經濟學人》指出,日本去年的總生育率為1.39,排名全球倒數,而據估算,2050年的勞動力將較現在減少4成,與其強調生育,不如鼓勵更多女性投入職場。在其他先進國家中,高生育率通常伴隨著高女性就業率,即使在日本,女性勞動參與程度較高的鄉村,其生育率也高於都市;在工作負擔較重的都市中,減低工時和提供育兒補助,才能刺激生育。

在安倍第一任首相期間擔任厚生勞動省大臣的自民黨議員上川陽子指出,自21世紀以來,女性就業狀況幾無改善,僅有少數能擔任專業性、技術性和管理性高的職位,2012年,全日本的非典型勞動人口中,女性即占77%,其中不少女性是在婚後尋求兼職工作,賺取薪水。

據統計,2011年日本僅有4.5%女性擔任公司部門主管,決策委員會等級的女性更只有1%,中國和新加坡則分別是9%和15%。日本女性升遷的障礙來自於其根深蒂固的企業文化,比起生產力和表現,主管更偏好以年資和工時決定升遷;性別分工也惡化此一情況,當丈夫在外花費大量時間精力工作時,同步增加女性處理家務和照護孩童的時間。

暢銷書《女性的品格》作者坂東真理子指出,許多女性無法感受到高階工作與高社會地位間的關聯,比起只能在超級市場工作,受過良好教育的女性寧可找個金龜婿。知名連鎖便利商店Lawson執行長新浪剛史認為,在疲累的上班族生活和主婦生活中,許多都市女性選擇迴避工作。

高盛日本首席策略師松井凱蒂指出,政府必須在若干政策上增加女性的財務自主權。日本法律規定,若配偶年收入低於103萬日圓,戶長(通常為男性)可享有38萬日圓的稅制減免;此外,若妻子的年收低於130萬日圓,就能免費領取生活補助津貼,這些制度都變相鼓勵女性留在家中。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