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的另一面 學生流露真情

方家敏 2014/03/30 17:58 點閱 2770 次
學生占領議場的同時,也多少面臨學業、家庭的阻礙,但他們都願意割捨私情來換回理想與民主。(photo by方家敏/台灣醒報)
學生占領議場的同時,也多少面臨學業、家庭的阻礙,但他們都願意割捨私情來換回理想與民主。(photo by方家敏/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方家敏台北報導】他們為了理想,不惜犧牲家庭、學業也要持續堅守立法院議場。陽明大學的詹斯閔為了參與社會運動而與父母冷戰、拋下生活中的小確幸,已經在議場守候13天;逢甲大學的居滴堅持做對的事情,不惜犧牲課業;相反的,東華大學的曾詩婷受受到父母、師長的鼓勵,能夠全心投入;南華大學的顏佩瑩則忍受生理上的不便,堅持在救國家之餘也不能忘記本份。

【親子關係陷冰點】
陽明大學醫學系大二的詹斯閔長期關心社會議題,也是「不要核四、五六運動」的核心志工。她從一開始就跟著導演柯一正等人進入議場,經歷過警方攻堅、被斷水、斷電的時刻。「我從占領議場第一天就被媒體拍到,爸媽連續以電話、簡訊轟炸無效,最後索性衝上台北找我。」她說,家人很反對她來參與反服貿活動,一方面是擔心她的安危,一方面則是家中的政治立場不同。

詹斯閔說,當時爸媽在議場外面想找她,卻被一口回絕。「我事後有傳簡訊告知他們不必擔心,但我當時真的不想見他們。」她說,自己也會擔心這樣的堅持是否能達到目標。
「有時候也會懷疑自己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當同年紀的朋友都在關心課業、男女朋友之類的小確幸,我卻選擇投入社會運動,到底能不能夠真的改變台灣。但看到場外的民眾連日守候,就會告訴自己不能放棄。」

雖然是醫學系的學生,但大二的課程都屬通識課,所以比較輕鬆。「我們教授有請同學告知我回去考期中考,但我也沒準備,只好跟教授說沒辦法考試。」她笑說,幸好教授們大多能理解,有給予補救的機會,甚至願意幫她向其他教授說情。

【已有被當的準備】
逢甲大學工業工程學系大二的居滴(化名)來到議場第4天,雖然被記了多筆曠課,但他早已預料到,「國家都要滅亡了,當然要挺身而出!但我也理解本來就是有捨才有得,所以我帶書來唸,而且每周一到三的課我還是有上,犧牲掉的課程我已經有準備要花更多時間補回來,但在這中間還是需要取得平衡。」居滴有些憤恨的說,有的教授會先問班上有沒有人去立法院,如果有的話就故意點名。

他說,家中政治立場是深藍,因此對他的行動非常反彈,「他們就覺得我們都是被民進黨控制的,還派出我阿公來說服我,不要我參與政治。」雖然家裡打著「悲情牌」,但居滴認為,台灣社會面臨的狀況已超越藍綠,而是政府做錯了。「這就像一輛遊覽車的駕駛已經疲勞駕駛,而大多數的人都在車上睡覺,不知道危險,我們這些學生則是少數醒著的人,必須要喚醒沉睡的人。」

【父母溫情喊話】
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的學生曾詩婷受訪時表示,他們系上的老師都非常支持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甚至為此停課一周。還有許多教授發e-mail鼓勵學生,並提醒參與抗爭的同時要保護自己。她的父母也非常支持,特別傳簡訊告訴她,「我們絕對支持妳追尋民主的自由,但妳的安全是我們絕對的堅持。」

從占領議場第二天就開始當志工的曾詩婷坦承,一開始的確會質疑自己做的對不對,「媒體說我們攻佔議場宛如暴民,但我們過去以理性、和平的方式得不到政府的回應,逼不得已必須透過激烈的手段來引起大家注意。現在我們透過學生運動讓外界知道有很多人都在關心政治、關心社會。」

【救國家也不忘本】
南華大學傳播學系大四的顏佩瑩也待在議場超過10天,本來就有參與劇場工作的她,這期間還曾外出協助劇場公演。「國家要救,但也不能忘記自己的本分!」顏佩瑩說,雖然她堅持台灣守護民主的決心,但學業、工作也要顧到,為了4月中的期中考,她也會帶書來念,並準時完成應繳交的報告。

雖然她已經很多天沒去上課,但她在議場內的每一天都在學習,「大家時常分享對各種事務的看法,雖然有時候會讓我感到挫折,覺得自己不夠聰明,但也激發了我的求知慾,讓我想要多充實自己。」顏佩瑩坦承,在議場裡最不方便的就是只能在廁所擦澡,特別是生理期的時候讓她一度想放棄,所幸還是撐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