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爭議、習近平訪德國、日本慰安婦(20140227醒報國際現場)

2014/02/27 08:00 點閱 2229 次
消息指出,習近平3月將造訪德國,以德國對二戰的贖罪態度給日本難堪。(photo by 維基百科)
消息指出,習近平3月將造訪德國,以德國對二戰的贖罪態度給日本難堪。(photo by 維基百科)

環宇廣播電台(FM96.7) 醒報國際現場
播出時間:2 月 27 日 8:00-9:00
國立政治大學 國際關係中心美歐研究所 研究員 嚴震生 教授
與台灣醒報社長林意玲
跟您一起從台灣看全球

一、烏克蘭的問題分析。

‧烏克蘭原來是從前蘇聯獨立出來。我們知道蘇聯解體之後,這些共和國一個一個獨立了。據我們所知,發展比較好的一批是波羅的海三小國,包括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這些國家和歐洲十分接近,因此融入了歐盟。

‧有一些在中亞內陸地區、原本就有自己族群的伊斯蘭石油產國,包括哈薩克、吉爾吉斯、土庫曼、塔吉克和烏茲別克,這些國家大部分都不是非常民主。

‧另外還有兩組國家,一組靠近外高加索地區,如喬治亞、亞塞拜然、亞美尼亞等,這些國家有時也會動亂,像喬治亞,而且他們距離車臣很近,也會是俄羅斯的心腹大患。若是與西方較親近,對俄羅斯來說會有一些威脅;另外一些國家的例如白俄羅斯、烏克蘭、摩爾多瓦。這三個國家當中,摩爾多瓦比較落後,白俄羅斯和烏克蘭比較大。

‧白俄羅斯長期以來是獨裁政權,和俄羅斯關係一直不錯,而烏克蘭就是比較特殊的例子。在烏克蘭西部地區比較親歐洲,東部比較親俄羅斯。大部分在西部的人會比較希望融入歐盟,再慢慢變成歐洲國家;而東部這邊還是懷念在俄羅斯的日子,也有一些俄羅斯人甚至還留在烏克蘭,包括在克里米亞半島這一帶。

‧烏克蘭可以說在先天上就有兩股力量在拉扯,而西方力量某種程度上也代表民主。但烏克蘭從獨立以來,民主制度一直沒有很完善,十年前甚至有橙色革命,一直到現在都還沒進入軌道。我認為不單是民主,在認同上也是問題。

‧2004年的橘色革命,當時亞努科維奇在選總統過程中引發作票爭議,最後在選舉中落敗。但是贏得選舉的尤申科和現在常提到的女前總裡季莫申科合作也沒有做得很好。亞努柯維奇回來選上後,一樣做不好,又因為去年否決了一項關於烏克蘭和歐盟的政經協議。在這樣的情況下,當然就引起衝突。

‧如果烏克蘭的民主政治沒有貪腐的狀況,可以達到「善治」的安撫效果,那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但亞努柯維奇自己本身就有嚴重的貪污問題,國家整體走向又很分裂,再加上俄羅斯的普亭政權屬於比較獨裁的類型,因此才引起最近的一波抗爭。

‧但是這波抗爭如果不是上一周亞努柯維奇下令開槍以致於釀成死傷,或許也不會演變成這樣,結果最後自己被迫逃走。而他的政敵季莫申科站出來準備選舉,但是這個女總理本身是個由天然氣致富的商界領導人,被稱為「天然氣公主」,長相出眾、很有群眾魅力,但就我看來,她也不是一個很民主的人。

‧有些抗爭的人認為,雖然把她放出來了,但並不一定希望這些老面孔又上台執政。這是烏克蘭目前面臨比較大的問題。我個人比較驚訝的是,前任總統剛逃走後馬上有人接任,但是五月就要重新選舉了。當然拖延太久不是好事,但又太快了一些。這當中雙方依然有一番角力。

二、西方勢力與俄羅斯勢力在烏克蘭的角力分析。

‧俄羅斯最擔心的就是歐盟等西方國家透過這些前蘇聯共和國,一路東擴,對俄羅斯圍堵。在高加索地區,喬治亞是一個親西方國家,但就地理位置上來說孤立無援。

‧但俄羅斯會認為,喬治亞就是由西方所扶助的反俄羅斯勢力。烏克蘭比起喬治亞要大很多,所以俄羅斯當然希望烏克蘭是親俄派。若不是親俄,最低限度也不能變成親西方的國家。我認為俄羅斯可以接受的,是白俄羅斯或是烏克蘭作為西方和俄羅斯之間的緩衝。

‧可是人民的選擇還是很重要。究竟人民到底要什麼?是要加入歐盟,往歐洲方面發展好讓經濟提升?還是懷念從前在俄羅斯的穩定生活?所以最後還是必須由烏克蘭人民自己做決定。

‧特別是最近俄羅斯的軍隊在烏克蘭附近動作不斷,但是俄羅斯表示烏克蘭是自家的事情。不過烏克蘭也不希望俄羅斯保護那位逃跑的亞努柯維奇,希望讓他繩之以法。可是我認為他離開情況會好一點,若是繼續留在國內問題會更多。

二、習近平訪問德國,希望德國對二戰有所表態,也凸顯中日之間的矛盾,請嚴老師分析一下。

‧我最近剛去日本參加了一個研討會,對日本稍微增加了一些了解。習近平三月即將到德國參訪,而他非常希望德國官方能對二次大戰有所表態,好凸顯出日本與德國對於二戰所犯下的罪行的態度不同。

‧這可能來自於最近一連串中日之間的矛盾。在雙方的僵持之下,大陸等於在動員西方國家來譴責日本。所以中國希望在訪德行程上能夠凸顯德國的悔意來襯托日本,也希望德國對於二戰再多說幾句話,好對照日本是一個不願意認錯道歉的國家。

‧外交官在安排行程上,會指名要去哪些地點參訪,像是希望參觀納粹屠殺紀念碑之類的地點。不過這讓德國官員有些不高興。德國認為既然是中日之間的衝突,不應該牽扯到德國。

‧習近平表示想參觀納粹屠殺紀念碑等地點,但是德國認為納粹屠殺猶太人是類似於種族滅絕,和中日之間的矛盾類型不太一樣。中日在二戰曾有南京大屠殺等過往,是一種國與國之間敵對性的殺戮,日本的確應該作出一些道歉的表示。但是用納粹的屠殺來比對,其實是不太一樣的。

‧因為參觀納粹屠殺紀念碑的要求被拒絕,所以德國可能會安排習近平參觀戰亡者紀念館,這就比較符合常理了,並不是非納粹屠殺紀念碑不可。

‧另外中國希望德國可以跟日本方面講述德國如何面對歷史,但這一方面德國也拒絕了,因為德國認為習不能強制要別的國家做什麼。另一方面,我相信德國也不希望被中國當作抗日的棋子。

‧前一陣子,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認為南韓總統朴瑾惠訪歐是去「告狀」。訴說日本不肯面對歷史,所以當時就有嘲諷說南韓像個小女生跑去向歐洲告狀。但是中國比起南韓更加強大,應該可以處理好自身的問題。

‧日本安倍最近參訪靖國神社,被外界認為是對二戰軍國主義的崇敬,引發中國不滿,更使中日韓關係緊繃,也在互相較勁。

‧安倍在用人方面出了些問題,他使用的人反駁了90年代時官員對慰安婦、二戰的道歉,導致中國、韓國認為過去的道歉不是真誠的,中韓會認為,「若日本的道歉是真的,為何後來有會有這些反駁與舉止?」他們會拿德國與日本比較,德國願意在教科書上做修正,為何日本不能做。

‧日本也覺得中國在東海、南海設防空識別區,質疑中國在透過譴責日本在二戰的事件,使國際上對中國軍備擴張的焦點轉移,好讓中國能默默地發展軍備力量。

‧1914年,德國的興起挑戰英國的霸權,最後引發戰爭,中國現在崛起,挑戰了日本在亞洲的地位,日本是美國在亞洲的盟邦,中日雙方的較勁、東海情勢緊張高漲,我們擔心是否會擦槍走火,發生不可避免的戰禍。

‧中國此次歐洲行,還要參訪法國、荷蘭、比利時,嚴教授如何看待,中國安排去這些國家的用意?

‧中國發展新絲路火車路線,經過新疆、俄羅斯、烏克蘭、波蘭到德國這條路線帶來的經濟效益是可觀的,中國現在以其快速成長的經濟當作籌碼,對目前歐洲經濟狀況不佳的國家做討價還價的依據,在政治上也能獲益,今年適逢中法建交50週年,中國訪法是有特別意義的,強化兩國的關係。

‧中國領導人物出訪大國,除了國家主席外,還有總理、政協主席和委員長等同行,可分工合作處理國際關係,反觀日本的外交出訪只有安倍首相,如果日本天皇能夠出訪進行外交工作,日本還有可能和中國競爭,儘管日本副首相麻生也處理了一些問題,但與中國大批人馬處理外交工作相比,日本仍差了一截。

三、慰安婦紀念碑爭議

‧日本保守份子要求美國移除位於加州的慰安婦紀念碑,惹出許多風波,請嚴教授分析一下。

‧日本保守份子認為美國加州格倫代爾中央公園裡的韓國慰安婦紀念碑,引發了韓裔、日裔間的衝突,擔心在加州的日裔美國人會被韓裔圍堵、打壓甚至嘲笑,因此日本議員連署要求除掉公園裡的慰安婦紀念碑。這種事件其他地區也有,只是在加州日裔人數多。紐澤西則是韓裔比較多,日本人也抗議過紐澤西的紀念碑,當地市長回應日本人的抗議違反歷史事實,日本人也拿不出證據來,所以紀念碑就一直擺著。

‧加州日裔美國人不少,日本人擔心其他國的人會因看到紀念碑對他們譴責,影響到當地日裔人的安全,這點我可以理解,但我認為日本人可以先道歉,像德國,德裔美國人在美國的人數是最多,甚至超過英國,德國人若沒有為其在二次大戰所做的事道歉,在美國的德裔是否會被猶太人、法國人等追殺?我想應該是不會,會出現攻擊的情形的,應是少數人的行為。

‧日本的右翼分子在日本是有份量的,因此安倍必須安撫他們,這些右翼者會找台灣、韓國的親日派來強化他們的立場,現在這股力量也對美國施壓。在美國加州有日裔自由派眾議員,他們也希望日本政府能為二戰的事道歉。因此,我認為美國政府是不會裡會移除紀念碑的要求,甚至會覺得你是在惹麻煩。

‧美國為何要在各地設置慰安婦紀念碑?這碑設下去已成事實,若要拆除需花費極大得力量。

‧慰安婦的議題,美日都在討論,美國佔領日本時,有許多在軍中從事性工作的人讓美國大兵得了性病,於是美國將其禁止。台灣也有軍中樂園831,但和日本不同的是那不是強迫的,日本人說慰安婦不是強迫的,但台灣、韓國、中國的慰安婦都說是被強迫的。

‧從19世紀開始出現專門保護婦女、兒童的國際組織,避免她們被私運、凌虐等,美國將此當作基本人權,當美國境內韓裔的力量強大,要求美國州議會的官員要通過設立紀念慰安婦的碑,美國的州議員基於人權也會通過,如您說的,立下碑後,要拆除是不容易的。

‧紀念碑未特別指明是韓國人,只說是為二次大戰的慰安婦紀念,所以美國現在希望日本和韓國之間能自己去處理問題,不要把事情延燒到美國,因為美國已經為日韓間的政治角力頭痛,現在又要將這個矛盾扯進美國,讓美國很難處理。就好比習近平去訪德國,德國也不願處理中日間的矛盾,美國也同樣不願處理日韓間的矛盾。

‧亞洲人對這種不開心的歷史事情是否都比較小鼻子、小眼睛想去討公道?歐美、非國家是否也有這種愛恨情仇的史事,使他們也想去別的國家討公道?

‧這種事情應該是在自己的國家來做,例如台灣有228的紀念公園、紀念活動,若今天將228紀念搬到美國去,美國人也會覺得很奇怪,畢竟是政府願意處理問題,所以這問題就不算是問題了。

‧但韓國認為在國內設紀念碑,日本是不會道歉的,所以要到國際上去設。令日本受不了的是,為何放在紐澤西的紀念碑要與二戰納粹屠殺猶太人的碑在同一處,好像此項罪惡和納粹屠殺猶太人是一樣的程度,這讓日本人很難接受。

‧但如果日本在90年代就開始在態度上轉向,可能這件事情會漸趨緩和,但問題是二戰結束之後,日本天皇宣布失敗投降卻沒有對大戰道歉,他們只說「後悔這樣的事發生」,因為天皇沒有做出道歉,後人很難去做超越天皇沒做的事情,使得日本人一直不道歉,問題也一直無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