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澳洲安全戰略對台灣的啟示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3/12/23 11:05 點閱 1877 次

長期以來,澳洲在經濟與國家安全政策上始終跟隨區域內最強勢西方國家的腳步。冷戰時期,美國、澳洲、紐西蘭簽署《澳紐美安全條約》(ANZUS),因此,不論那個政黨執政,都持續擔任美國的重要夥伴,由於澳洲在地理上的孤立位置,使得澳洲能夠避免捲入亞太地區的權力衝突中。

冷戰結束,特別是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坎培拉當局擔憂東南亞國家經濟受創後,因刪減國防預算導致軍力弱化,區域內權力失衡,造成安全問題惡化,亞太情勢的快速變遷,使得澳洲不得不轉而關注亞太安全事務。

【澳洲的南錨角色】
華府認為中國崛起將對全球安全形成威脅,防堵中國可能的擴張行動,美國加強與澳洲的軍事合作,在美國推動的合作性安全戰略的架構下,保障亞太區域安全扮演更加關鍵的角色,介入從澳洲到南海與印度洋東側的防衛工作,澳洲成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南錨」(south anchor)。

夾在美中兩強之間,澳洲政府仍力求維持自主外交政策,創造最大的利益。一方面,中國是澳洲第三大貿易伙伴,澳洲有30%物資出口至中國,進口貨品也有將近20%來自中國,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必須在經濟繼續與中國密切往來;另一方面,通過ANZUS與美國建立穩定軍事合作關係,是制衡中國軍事及經濟力量的關鍵,則有助於國家安全。

澳洲雖在安全上仰仗美國,但由於經濟上依賴中國,因此,權衡國家安全與經濟發展,採取「經濟親中、安全和美」的政策在國防與外交上盡量避免觸怒中國。

對外部威脅的認知上,澳洲深刻理解美國在亞太地區正面臨中國崛起的挑戰,「經濟親中、安全和美」雖是一種在政治現實下不得不採取的避險政策,卻可讓坎培拉當局游刄於美中兩強之間。

【經濟親中,安全親美】
台灣雖非美國邦交國,但在「台灣關係法」和彼此的默契下,仍具有「準盟邦」的關係,尤其是在經濟上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與澳洲相仿,甚至高於澳洲。

在美國轉向亞太、中國擴張軍事的強權對弈棋局,坎培拉當局「在經濟上與中國密切往來,卻謹記過度依賴的後果;在安全上與美國緊密合作,仍保持自主彈性」的戰略自覺,可提供政府思考,身處亞太第一島鏈的台灣,與日本、菲律賓、越南等美國盟友,以「合縱」因應中國的「連橫」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