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在戰爭中受創的高等教育

張瑞雄 2024/02/04 14:17 點閱 3509 次
在以色列的多次轟炸、數千名學生和數百名學者和工作人員被殺害,每一次攻擊都會使高等教育的發展倒退數年,對學生和教職員的心理產生巨大傷害。(Photo by AP)
在以色列的多次轟炸、數千名學生和數百名學者和工作人員被殺害,每一次攻擊都會使高等教育的發展倒退數年,對學生和教職員的心理產生巨大傷害。(Photo by AP)

世界各地的學者應該利用他們的影響力,要求各國政府向以色列施加壓力,要求其結束軍事佔領並取消對巴勒斯坦高等教育的限制和破壞。

在戰爭中,除了生命的損失和建設的破壞之外,另一個重要但不被注意的點就是對教育的摧殘,以色列-巴勒斯坦衝突對巴勒斯坦高等教育產生了毀滅性的影響。加薩和約旦河西岸的大學在以色列軍事活動下面臨巨大的挑戰,人口流動、材料設備進口、和資源取得的限制,使教學、研究和大學管理變得極為困難。

打擊高等教育

在以色列的多次轟炸中、對加薩的大學校園造成了巨大破壞,整棟建築物被摧毀,電力和網路存取等關鍵基礎設施中斷。多年來,數千名學生和數百名學者和工作人員被殺害,每一次攻擊都會使高等教育的發展倒退數年,對學生和教職員的心理產生巨大傷害。

以巴勒斯坦高等教育為目標,似乎是以色列蓄意破壞巴勒斯坦民族和社會的戰略,學者將其描述為「教育犯罪」,目的在透過攻擊大學來打擊巴勒斯坦社會的士氣並削弱其抵抗佔領的能力。教育一直被巴勒斯坦人視為賦權和希望的象徵,因此摧毀校園正傳達了以色列試圖征服巴勒斯坦人的信息。

國外留學者回國貢獻

儘管面臨巨大的挑戰,巴勒斯坦學者展現了維持學術標準的非凡決心和承諾,出國留學的人不畏困難選擇回國從事教學和研究工作,即使海外的機會大得多。他們的願景不僅僅是簡單的教育,還包括重建巴勒斯坦社會和幫助實現自決,年輕學生同樣將教育視為賦予自己和社區權力的手段。

困難的條件意味著巴勒斯坦大學的運作方式需要創造性和適應性,許多教學已轉向線上,以克服上課障礙。國際合作夥伴關係通常是在國外學習期間建立的,為學術資源(如期刊、設備捐贈和客座講師)提供了重要的連結。

巴國學者不畏艱難

儘管面臨種種障礙,個別巴勒斯坦學者仍繼續進行研究。除了無法支付全額薪水帶來的經濟困難之外,缺乏設備、獲取全球期刊受到限制,以及軍事佔領帶來的心理壓力都是持續存在的障礙。然而巴勒斯坦學者努力維持教學和研究水準、發表論文並培養新一代學者,他們的毅力展現了非凡的性格力量。

全球學術界有道德責任向巴勒斯坦同行表達聲援,世界各地的學者應該利用他們的影響力,要求各國政府向以色列施加壓力,要求其結束軍事佔領並取消對巴勒斯坦高等教育的限制和破壞。

最重要的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需要永久停火並透過談判解決長達數十年的衝突。巴勒斯坦大學已經展示了他們的韌性和決心,但最終他們的發展仍然受到束縛,因為沒有整個民族的自由和主權。

教育是巴勒斯坦人自力更生的基礎,但戰爭限制了大學的真正潛力,世界學術界必須大聲疾呼,對巴勒斯坦的教育給予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