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打獵之13〉「一帶一路」的「中國亞洲夢」

魏國彥 2024/01/29 13:45 點閱 2157 次
一帶一路10週年喊國際合作,參與國對北京各有願望清單,2023年10月18日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4)與前來的外國領導人一同拍照留影,俄羅斯總統蒲亭站在習近平右手邊。(中央社)
一帶一路10週年喊國際合作,參與國對北京各有願望清單,2023年10月18日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4)與前來的外國領導人一同拍照留影,俄羅斯總統蒲亭站在習近平右手邊。(中央社)

德國哲學家尼采曾說:「人,因有夢想而偉大」 (Men are great for the dreams they have) ,原文的「人」用的是複數,準確的翻譯應該是「一群人」。現在有一群人──中國人──在做著中國的亞洲夢,中國會不會因著這個夢而偉大呢?

一帶一路美夢能成真?

2013年中國政府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或稱「新絲綢之路」(New Silk Road),被視為是中共中央總書記習進平透過以中國的財力為潤滑劑,向國土之西,沿著唐朝於公元七、八世紀拓展過的絲路再次進發,創造貫通亞歐的非正式同盟網絡。所謂「一帶」指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構築新的交通基礎設施,並沿線建設跨越中亞,進入中東和歐洲的工業走廊。而「一路」的全名是「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要投資興建通過南海及印度洋的新港口及貿易通路。

「一帶一路」的推行主要由中國的政策銀行支撐,由「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放貸,在一帶一路沿線,尤其是亞洲低度開發地區,融資興建公路、鐵路、港口、水壩、供電與通訊等基礎設施。蘇聯一九九一年解體,中亞國家一方面脫離了枷鎖,另方面也失去了庇蔭,中國正好以雄厚金援進入這個嗷嗷待哺的權力真空地帶。

然而,真正支持中國海外雄心壯志的財源是來自另外兩個大型政策銀行,亦即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與中國進出口銀行,他們放貸的對象遍及全世界,當然也包括一帶一路。


”AA”
一帶一路10週年投資收縮,學者:中國經濟走低,戰略主軸聚焦台美一帶一路10週年投資收縮 學者:中國經濟走低,戰略主軸聚焦台美。(中央社製圖)

中國通的觀察

英國駐亞洲的媒體人唐米樂(Tom Miller)十分敏銳地在2017年就推出了這本英文著作《中國的亞洲夢》(Chinas Asian Dream),「時報出版」也十分迅速地在同年年底就發行了中文版,由一向關心地緣與國際政治的翻譯名家林添貴執筆。作者唐米樂在該書出版時擔任香港《中國經濟季刊》執行編輯,曾任南華早報駐北京記者,他旅居北京十四年,經常來往於英國與亞洲,是個在地中國通。

我此刻翻出這本「有點老」的書,目的在於「撫今追昔」,也就是在「一帶一路」推出將近十四年之際,在中美戰略摩擦越行尖銳之時,回顧八年前的文字而溫故而知新。

本書的「緒論」先回顧中國十九世紀以來受到列強侵略的屈辱,中國人普遍存有的民族復興的美夢,「一帶一路」成了中國人恢復漢唐大清對於周邊地區享有「朝貢」格局的想望,一雪百年國恥。

本書有六章,先描述「朝貢」制度的發想與北京政府的布局,首先是2013年10月習近平以總書記身份主持黨內專門討論區域外交的中央工作會議,發表「讓命運共同體意識在周邊國家落地生根」的講話,開啟了習近平外交新路線。一年後,在2014年十一月北京召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上正式揭露這個「新絲綢之路」倡議。

調查記者的功力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調查,一帶一路上有許多名列基礎設施品質最爛的國家,例如寮國、柬埔寨、蒙古,吉爾吉斯,巴基斯坦、塔吉克、孟加拉、尼泊爾、緬甸。基礎設施品質爛除了缺錢外,也有部份原因來自管理低劣,工程技術落後、甚至貪污橫行,因此要解決這些問題就不只是靠金援而已,還牽涉到工程隊伍到場施工,金融監理,工程驗收,某個程度上而言,等於要介入該等國家的內政與行政。

本書由近而遠,分別到現場檢視了各個地區:第二章談中亞;第三章南下湄公河,聚焦寮國、柬埔寨;第四章觀察緬甸;第五章說印度洋的布局與印度的恐懼;最後一章分析南海周邊國家在美國扈從與吸取中國奶水之間的掙扎。報導的內容雖然是2017年的景況,有些情境已時移勢轉,但根源結構仍然存在。

唐米樂表現出調查記者的功力,他實際走訪雲南景宏市,位在湄公河(當地稱為瀾滄江)最上游,這個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州治所在地,是中國「南方絲路」向北進入西藏和喜馬拉雅山區,西向進入孟加拉和印度、南向進入中南半島的出發點,無可避免地成為中國西南邊陲進發「一帶一路」的橋頭堡。

走訪一帶一路國家

流向湄公河中游柬埔寨與寮國的龐大資金流陡然間把這個小鎮變成了國際都市。作者從這個新興大城搭乘「雲南水力發電公司」的順風車出發,循「亞洲三號公路」進入寮國。這條公路是由亞投行管理,沿著公路,中國國有的大型礦業公司全員到齊,探查寮國豐富但低度開發的礦產:金、銅、鐵礬土、鐵、鉛、鋅和鋰礦。

他又到了金邊,拜訪柬埔寨首都的有力人士,很多高官是從美國回來的,他們揚棄美國,稱讚中共,因為「我們需要朋友,而中國湊巧是有錢朋友,而且不像美國,提一大堆條件」。一切欣欣向榮,彼之時,他難料後來柬埔寨竟會成為兩岸華人聯手詐騙集團的淵藪。

作者接著西行緬甸,第一手的現場走訪,貼切描繪出該國多民族共處的微妙平衡,適值緬甸政壇動盪,翁山蘇姬贏得大選,由牢房釋出,取代原來的軍政府執政,她也必須和中國合作來維持緬甸國內脆弱的和平。若中國果真在該國八面玲瓏,或許能穩住局面,把緬甸變成中國在中南半島的「加利福尼亞州」,直面印度洋。

印度如芒刺在背

再往西行,作者來到斯里蘭卡的可倫坡,觀察到中共潛水艇為了反恐任務到港泊靠,引發印度警告,作者從而走訪印度抨擊的「珍珠串」(string of pearls)港口群,實地觀察中國在印度洋各相關港口如何透過具有商業性質的國際公司經營碼頭,例如,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招商局控股公司」以保護石油進口必經的海上通路為主張,經營孟加拉的索納迪亞深水港,緬甸皎漂深水港、斯里蘭卡可倫坡港及巴基斯坦的喀拉蚩港和瓜達爾港。

瓜達爾港鄰近伊朗,是進入波斯灣的門戶,也正好是連通新疆的「中巴經濟走廊」在印度洋的出口港,成為陸域與海域之「一帶一路」交通要道的交會點。這一切當然使得印度感到芒刺在背。

作者與印度學者齊蘭涅在德里碰面深談,這位曾在美國哈佛任教的國家安全顧問毫不保留地說出印度對於中國的負面評價:「我對中國的威權政府完全不信任」、「中國在他們已得到戰略收穫的所有國家,運用其工程公司作為國際擴張的前鋒」。

最後,本書以「怒海」來稱呼南中國海,語氣急切地關心中國在越南、菲律賓與中共的潛在衝突一觸即發,主因來自中國對於南海「九段線」傳統領域主張,認為南海是一個隨時會沸騰的汽鍋。

取決於中美實力消長

作者的結語:歷史上「貿易跟著國旗走」,但有時候是「國旗跟著貿易走」,中國在這個兩個前提間辯證前進;中國雖然口稱愛好和平,但不時口氣強硬,耀武揚威,增加了「中國威脅論」的口實,使得相關國家不時生出「我們需要美國在此區域的強勢領導」的鷹派呼聲,引發美國歐巴馬政府「重返亞洲」(後來改成「亞洲再平衡」)政策。

作者認為,美國與其區域盟友必須承認中國崛起這個無可避免的現實,不過,未來態勢取決於中美經濟實力消長。中國追求亞洲夢的同時也必須付出更多資源,以及在主權主張上必要的退讓,不然「中國夢」可能成為亞洲的悲劇夢魘。


”AA”
「中國威脅論」的口實,使得相關國家不時生出「我們需要美國在此區域的強勢領導」的鷹派呼聲,引發美國歐巴馬政府「重返亞洲」(後來改成「亞洲再平衡」)政策。(網路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