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愛沙尼亞的襪子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4/01/28 13:38 點閱 1737 次
她和心愛的他過年時報名參加十四天的俄波波旅行團,不少人羨慕不已,還以為他們的年終獎金多豐厚,其實,這是他倆各自的夢想,她嚮往俄羅斯,而他喜歡波羅的海三小國。(網路截圖)
她和心愛的他過年時報名參加十四天的俄波波旅行團,不少人羨慕不已,還以為他們的年終獎金多豐厚,其實,這是他倆各自的夢想,她嚮往俄羅斯,而他喜歡波羅的海三小國。(網路截圖)

隨著氣溫下降,日子進入冬天,睡進被窩裡時,兩隻冰冷的腳就像互丟雪球的小人,不時就會驚醒剛入睡的她,身體打著抖索,怎麼就睡不安穩。如果他在身旁,就會提醒她,「妳別忘了穿襪子!」

一藍一紅的襪子

她只好鑽出被窩,打開抽屜,翻找出那雙愛沙尼亞的襪子,一腳藍一腳紅的從腳趾慢慢套上腳踝,正要離開的體溫,就被兜攏在襪裡。

襪子那時買了兩雙,藍的是他的,紅的是她的。剛買回來時,各穿各的,直到那年出了狀況,外出時,她才經常一腳藍一腳紅的穿上街,不瞭解的人免不了問她,「妳的襪子是不是穿錯了?」
她只是稍稍牽動嘴角,苦笑了笑,沒有回答。

去年冬天,她才把襪子收進抽屜裡,不是怕人問她,而是,襪子太常穿,已經褪色、勾了紗,她擔心再多洗幾次,洗破了,就像撕破了她美好的回憶,於是小心藏起它留作念想。

為旅遊省吃儉用

當初她和心愛的他過年時報名參加十四天的俄波波旅行團,不少人羨慕不已,還以為他們的年終獎金多豐厚,其實,這是他倆各自的夢想,她嚮往俄羅斯,而他喜歡波羅的海三小國。可是他們的經濟能力有限,扣除房屋貸款,存款所剩無幾,為了圓夢,必須努力籌措旅費,兩人商議好約會時省吃儉用,結婚時,更是沒買鑽戒、沒穿白紗,連結婚照都是請朋友用手機拍了幾張,喜宴更是在平價餐廳請了兩桌近親好友。

旅行途中,為了樽節開支,他們甚至達成共識,只買小件紀念品,例如鑰匙鍊、風景明信片等,既不佔箱子,也不致花費太多。

愛煞妳呀!

直到愛沙尼亞,領隊給了他們自由活動時間,他倆手牽著手在塔林的古城區逛著,逛到教堂附近的襪子店,那是間十分迷你的小店,展示著充滿當地色彩的襪子,她兩眼透出熱切,晃著他的手臂說,「我放棄俄羅斯的蜂蜜,改買襪子好不好?」

他蹙了蹙眉,逗著她說,「只要妳猜對了我為什麼喜歡愛沙尼亞這個國家,就答應妳買。」
她望進他狡黠的眼,想要找出答案,他卻閉口不說。她不由喃喃,「愛沙尼亞,愛沙尼亞…,我知道了,是發音!發音的諧音!對不對?愛煞妳呀!」

他笑著捏了捏她的面頰,說,「妳終於知道我多愛妳啦!」結果他們買了兩雙保暖的羊毛襪,他是藍色紅花,她是紅色藍花。說好了回台灣以後,當作情侶襪來穿。只穿了兩個冬天,他就沒穿了,反倒是她,穿的次數多得多。

來不及阻止悲劇

為了早點償還房屋貸款,以及籌措下一筆旅遊資金,滿足喜愛旅行的她,他下班後多兼了一份工作。看到他每回夜裡拖著疲憊的腳步進門,假日也幾乎忙著兼差,她就說自己不想去旅行了,勸他不要太累,她會心疼。

「沒關係,」他摸摸她的頭,「再熬一年吧!到時候我就可以加薪了。」
卻還是來不及阻止悲劇的發生。他在冬日夜裡十一點多下班時,遇上酒駕的司機,加上他過於疲累,反應慢了半拍,整個人被撞飛出去,即使戴了安全帽,因為撞擊力量太大,當她趕到醫院,面對的卻是渾身血跡斑斑、已經沒了溫度的他。撫觸著他腳上的愛沙尼亞襪子,他的皮膚卻是冰涼一片,她不停哭泣,彷彿他的死,也有她的一分責任。

溫暖她的腳掌心

為了懷念他,寒冷的天氣,她總是一腳藍一腳紅的穿著這雙襪子,就像他依然在她身邊。
這個夜晚,她重新穿上愛沙尼亞的襪子,彷彿他的手,正溫暖著她的腳掌心,伴她入眠。可是,因為襪口鬆了,睡到半夜,就從腳掌滑落,沒能一直守護她的腳,就如同他無法陪她走到生命的終點。

再度被自己的腳冰醒,她又套上襪子,把棉被蓋過肩膀,輕輕閉上眼睛,希望夢裡能夠跟他重逢在塔林的街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