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良制專題2-2》「良制一國」釋疑陳長文:盼裨益兩岸人民

呂翔禾 2024/01/24 11:12 點閱 4287 次
1991年5月3日陳長文拜訪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圖為中共國務院台辦主任王兆國(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設宴招待海基會祕書長陳長文一行。(資料照片)
1991年5月3日陳長文拜訪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圖為中共國務院台辦主任王兆國(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設宴招待海基會祕書長陳長文一行。(資料照片)

【台灣醒報記者林意玲專訪、呂翔禾整理】「兩岸人民自主選擇較好的制度,才能讓兩岸和平,並化解對峙的僵局!」前海基會秘書長、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人陳長文23日接受台灣醒報專訪時指出,他提出「一國良制」或是「良制一國」,是希望兩岸能和平統一,因為雙方都無法承受開戰的風險。他也認為兩岸應該從高層領導人對話開始,彼此表現更多的善意。

1991年5月,海基會首任秘書長陳長文訪問北京,回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時,提出「一國良制」並簡述內涵:中國的統一,應是兩種制度的選擇、和平的競爭,由兩岸人民自主選擇較好的制度。

陳長文在2017年曾撰文公開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呼籲「先良制,後一國」,把「一國良制」調整為「良制一國」。

以下是專訪對話:

民主以外也要繁榮

主持人(下稱問):「良制」與「兩制」差別在哪裡?

陳長文:「良制」是指相對好的制度,一個制度與另一個制度的比較與排列組合。

問:「良」字似乎有點主觀,您認為的「良」不一定是他認為的「良」,要比各自的成果(科技、經濟、人民福利)?還是由兩岸民主投票決定?

陳長文:雖然「良制」看來很主觀,但這涉及價值判斷,因此是「比較級」(better)的觀念,但兩制就很客觀,是兩套不同的制度。
有人質疑中國的制度是良制嗎?畢竟中國沒有民主,但中國大陸現在發展的這麼繁榮,主觀上他們會認為繁榮是比較重要的。

創造善意對談空間

問:中國人可能認為自己制度較好,但台灣民眾卻覺得民主比較好,各自都覺得很好,就很難找到最大公約數,這該怎麼辦?

陳長文:宋楚瑜以前擔任新聞局長時曾說兩岸是「一個中國,但不是現在。」、「中共非中國」。但現在又不一樣,這個題目連ChatGPT都很難回答。當初習近平與前總統馬英九曾在新加坡對談(馬習會),只可惜雙方不說具體的話,未來如何能再創造類似等級的對談,應該是新政府(行政系統+立法機關)的首要任務。

兩岸領導人要對話,可惜雙方政府底下的人都說了很多兇狠的話,尤其是國台辦針對美國、立陶宛與歐盟等實質上是支持台獨的行為,用了很不友善的話去回應,這就不利於對話。

賴神也可和緩兩岸

問:陳律師認為是兩岸之間的誤會太多,以致雙方都產生更多仇恨嗎?但現在兩岸關係已經回不到馬英九時代,賴清德上台後兩岸還有辦法開啟對話嗎?

陳長文:我之前在蔡英文總統上任前寫過文章,提醒蔡英文總統在兩岸關係上或可以做得比馬英九還要更好。過去在尼克森時代起,他曾派遣國務卿季辛吉前往巴基斯坦,中途秘密繞道中國與時任領導人毛澤東和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碰面。賴清德總統如果支持國家統一,他可能會做得比馬英九更好。

蔡英文總統初期曾公開提出《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做兩岸關係執行的基礎,賴清德若是願意說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祖先從大陸來,或是說雖然自己很會講台語、但中文也說得很好等等之類的話,就可以向大陸釋出善意。

中國已非吳下阿蒙

問:但賴清德早就身不由己了,他的支持者不希望與中國統一,賴清德也要重視草根的民意,律師怎麼看?

陳長文:「一國」對台灣人民乍聽起來不好,但那是過去,可如今中國發展起來,民眾對於兩岸之間的觀念,也會覺得繁榮比較重要,至少願意給大陸一個機會。

過去中國一片烏黑,經濟與文化等面向的發展都很糟糕,但如今的發展判若兩人,台灣有多少人在大陸工作,還有很多台商在大陸,當初中國副總理吳學謙聽到我說「一國良制」,並未當場表示不悅。他只跟我們見面約一小時,但他的夫人卻轉達說,「吳副總理覺得陳長文先生是位好朋友」。我想應該是「一國良制」有其道理。

藍要檢討「中國」內涵

原本是「一國良制」,但台灣人無法接受「一國」擺在前面,那我就調整成「良制」在前面。我已經80歲,提「良制一國」,是因為我必須為我們的子孫輩著想,我不會忘記我父親在我小時候因國共內戰而離開世界,母親帶著一家四個小孩,從小含辛茹苦的撫養成人。

賴清德不是蔡英文,民進黨政府雖然繼續執政,但賴清德卻面臨多數人民不支持他,民進黨亦非最大黨的雙重挑戰,這是老百姓投票的智慧。我希望他能改弦更張,就像我之前說的,蔡總統有機會把兩岸關係處理得比馬英九更好,賴清德同樣也有機會做得比蔡英文更好。(如果他們徹底改變那不實際又違反憲法的台獨主張。)

另外,國民黨究竟覺得中國是資產還是原罪?如果是資產就請好好發揮,台灣與中國目前的狀況與過去不同,當時香港回歸中國時,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曾採用「一國兩制」是很英明的作法(雖然在香港沒有成功),但現在台灣與中國不適合「一國兩制」,因此我建議嘗試「良制一國」。

功在習近平一簣

我認為習近平知道兩岸統一的困境,他也要說服黨內那些人,還有處理社會與貪污問題,我當初說兩岸和談的過程「功在一簣」,而非「功虧一簣」,我就是希望習近平能促成這最後一哩路,我們應該給習近平先生最好的祝福。

台灣要聽美國人的嗎?我之前讀台灣的英文報紙頭版,居然是說台灣有意把飛機場跑道拓寬,以防共軍轟炸後來不及修,還有一部分跑道可以使用,其實中國的軍事轟炸下,根本來不及修跑道。

問:那你覺得台灣與中國的制度,誰比較良?可否舉例?

陳長文:前新加坡外交部長楊榮文曾說,大家都以為在中國統治的「暴政」下,中國民眾如果出國,就不會再回去中國,但事實上,還是有大量的中國人在國外取得學歷後,回到中國貢獻,出國旅遊的遊客也是一樣。我還是覺得說,兩岸和談「功在一簣」,大家應該重新坐下來溝通。

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我曾經應中國大陸最高人民法院舉辦的論壇邀請,到北京發表過有關司法改革的談話,我就說台灣已經雖然經歷過戒嚴與動員戡亂,但透過逐步的司法改革,以前逮捕犯人只需要檢察官同意,但現在只有法官才能同意是否逮捕,這方面我們的制度就比較進步,這就是我前面講到的「良制」。

民進黨第三次連任,如今國民黨的論述是「親美和中」,雖然沒有「仇中」,但他說不出來「親中」二字,代表國民黨不親共產黨,但不會恨他們,兩岸如今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在和平的道路上都有他們的困境。

應及早重視「良制」

問:既然陳律師認為「良制一國」那麼重要,怎麼樣才能讓它放上時間表?讓民進黨與台灣民眾黨的支持者認真討論,並讓台灣老百姓重視你的主張?

陳長文:賴清德可信度太低,柯文哲說「兩岸一家親」或許較聰明,我想可以透過國會的努力讓民進黨政府看見民意的反應。

「良制一國」是在幫兩岸和平共榮擴大空間啊!《中華民國憲法》本來就是一國憲法,固有疆域包括台灣與大陸。如果兩岸準備打仗,有錢人早就搭飛機飛走了,徒留民眾受苦。

問:你認為選民要等到打仗,才會覺得「良制一國」的重要?是否為了安全起見,應該儘速推動「良制一國」?

大陸短期內難接受民主

陳長文:台灣的民主法治發展也仍有改善的空間,不是嗎?

我過去在海基會擔任秘書長,海基會創會的願景是「中國的」、「善意的」與「服務的」,大陸過去雖然水深火熱,但如今「功在一簣」,我寄予厚望。

自由民主的部分,台灣也要展現善意。過去我在中國發表談話時,我就曾善意的提醒他們說,你們法院的判決中,從來沒有引用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不過我要再次強調我並沒有惡意,畢竟中國在這方面(自由、民主與法治)確實還有些困境,只是還沒有到敢面對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