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3網壇三巨頭》

醒報編輯 2024/01/21 18:50 點閱 1610 次

網球三巨頭費德勒、納達爾、喬科維奇頂尖對決制霸網壇專書!
是草地之王・紅土之王・硬地之王,更是Greatest Of All Time。

「草地之王」費德勒、「紅土之王」納達爾、「硬地之王」喬科維奇,
對決20年,球風迥異,各擅勝場,是宿敵,是競爭對手,卻也惺惺相惜,
是球員和球迷心中的神級人物和殿堂般存在,更是網壇同時擁有三位史上最偉大球員的絕頂盛世。

作者精采分析三位天王迥異的個性和球風,深入回顧三位傳奇的宿敵對峙和惺惺相惜,帶領我們重溫三人最輝煌的時刻和最沉重的失敗,揭露不為人知的球王軼事和人性一面,自三人的童年開始,一路詳述至當今史上最偉大GOAT之爭。書中特別收錄20幅珍貴彩照+費納喬對戰、勝場數據及個人冠軍獎項紀錄,精采呈現三巨頭場內外的重要時刻,是鐵粉球迷值得收藏不可錯過的好書。

費德勒、納達爾和喬科維奇之間的競爭,是二十一世紀體壇最重要的宿敵關係。三人在二十一世紀的前二十年完全制霸網壇,彼此的球風和個性截然不同,將網球這項競技運動推向嶄新的境界。雖然把不同時代的網球選手拿來做比較並不公平,但若我們把冠軍頭銜數、球技實力以及職業生涯的長壽納入考量,我們討論的無疑是史上最強的三位網球選手。

史上最強的網球選手

二○○四年,費德勒和納達爾在邁阿密大師賽開啟了精采絕倫的競爭關係。短短幾年後,喬科維奇也加入戰局,闖入費德勒和納達爾的宿敵關係中,對他倆的霸權造成嚴重威脅,同時也意味著鞭策他倆,繼續在每場比賽全力以赴。三人組成了令人讚歎的「網壇三巨頭」(Big 3)。

三人激烈的競爭已近二十年,帶給球迷許多史上最經典的比賽。這些比賽並不只是在網球史上最經典,放諸所有體育競技皆是。二○○八年及二○一九年的溫網決賽、二○一二年的澳網決賽,或是二○一○年的美網決賽都極富戲劇性,在我們的腦海留下烙印。

然而,這些年網壇三雄獻給世人值得追憶的對決何其多。當然,有些網球迷大概不會認可這個觀點,他們懷念的是馬克安諾(John McEnroe)和柏格(Björn Borg)的截擊網球;籃球迷則偏好大鳥博德(Larry Bird)和魔術強森(Magic Johnson)的對決,以及塞爾提克隊對決湖人隊的「表演時刻」(Showtime);賽車迷則說是洗拿(Ayrton Senna)和保魯斯(Alain Prost)無止盡的爭戰才最為經典。很難選定單一一個對戰組合,因為幸運的是,體壇歷史賦予我們諸多範例。

無法超越的運動素質

若要比較網壇這三位大宿敵,就得強調三人無法被超越的運動素質,更得強調在同一項運動競技中,鮮少有機會見到史上最強的三位選手共存於同一個時代,同台較勁。這也許是史無前例。就冠軍頭銜的數量和價值來看——這是最客觀的評比方式——費德勒、納達爾和喬科維奇著實是史上最強。當然,把拉沃(Rod Laver)和柏格等網壇傳奇排除在外,也並不公平,他們的天賦也許不亞於本書的三位主人公。

然而,在運動世界看的不只是天賦,網壇的普遍共識認為大滿貫奪冠數才是關鍵要素,才決定了誰是最強王者。

而「最強王者」的這條路上,只剩本書的三位主人公在競爭:費德勒 、納達爾和喬科維奇,三人分別拿下二十座、二十二座、二十一座大滿貫冠軍。山普拉斯(Pete Sampras)曾拿下十四座大滿貫,在當時是無人能企及的紀錄,但仍被遠遠甩在後頭。

三巨頭的宿敵關係

不同於其他傳奇宿敵關係(除了前述組合,還有女網的娜拉提洛娃﹝Martina Narvatilova﹞與艾芙特﹝Chris Evert﹞、西洋棋的卡爾波夫﹝Anatoly Karpov﹞和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足球的C羅﹝Cristiano Ronaldo﹞與梅西﹝Lionel Messi﹞等),三巨頭的宿敵關係之所以新奇且獨特,正是因為牽涉到三位選手。

此外,網壇賽程緊湊,無時無刻苛求著選手,令三人的對決次數在過去十五年內翻了一倍,彼此的競爭關係以此為養分,不斷成長,三人放眼的目標越來越困難,許多時候堪稱空想。二○二一年於法網對決後,費德勒、納達爾和喬科維奇三人間合計已交手過一百四十八場,這個數字非比尋常,更何況其中幾乎一半(七十二場)是在決賽遭遇,其中許多次交手可以說是網球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對決。

打遍天下無敵手

三巨頭也是前所未聞的網壇長青樹,也促使了交手次數如此之多。一反所有預測和先例,費德勒、納達爾和喬科維奇年過三十好幾,仍維持頂尖的球技水準和成績,費德勒甚至已經四十出頭。結果就是,這三位前無古人的天才仍活躍於網壇,許多世代的網球選手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夢想被攔腰截斷。

三巨頭讓許多實力派選手吃足苦頭,如羅迪克(Andy Roddick)、費雷爾、戴波特羅(Juan Martín Del Potro)、蒂姆(Dominic Thiem)等人,現在他們把矛頭轉向茲維列夫(Alexander Zverev)、西西帕斯(Stefano Tsitsipas)或者梅德維夫(Daniil Medvedev)等「新世代」(NextGen)選手。

費德勒二○○三年於溫網首次封王時,納達爾和喬科維奇甚至尚未踏入職業網壇。打從那一刻以來,網壇三巨頭合計參加了八十項大滿貫賽事,奪下其中六十四次冠軍,大滿貫封王率高達八十%;這兩項數據證明了三人的競技水準是如此之高,三人對於勝利有多麼在乎。

能從他們手中拿下大滿貫金盃的勇者寥寥無幾,其中值得特別褒揚莫瑞和瓦林卡,兩人分別三度搶下大滿貫冠軍。來自蘇格蘭的莫瑞處於全盛期時,世人甚至討論未來可能看見「四巨頭」誕生,但最終他受到髖部傷勢拖累,沒能維持水準。

風格和個性上對比

三巨頭共處同個時代,攻略冠軍頭銜可說是最為困難,但沒有人可以奪走他們打下的輝煌戰果。從二○○四年起,除了三巨頭以外,唯一曾登上世界第一的選手就只有莫瑞(Andy Murray) ,而過去十五年來,唯獨瓦林卡(Stanislas Wawrinka)曾從他們手上搶下澳網和法網冠軍。此外,羅迪克、高迪歐(Gastón Gaudio)、薩芬(Marat Safin)、戴波特羅、契利奇(Marin Čilić)、蒂姆和梅德維夫也可以自詡曾在三巨頭霸權時代捧過大滿貫金盃 。

一段宿敵關係要達到風靡全球的程度,光是競爭者擁有高超的球技還不夠,還需要他們在風格和個性上有所對比,突顯彼此間的差異,迫使球迷選邊站。費德勒、納達爾和喬科維奇的風格迥異,就各種層面來說,完美代表了各自國家的特性,同時又不淪為刻板印象。費德勒冰冷、優雅且精準,無論場內場外,就像是網球版的瑞士。

納達爾則與他截然相反,個性質樸、開朗且熱血,非常西班牙、地中海民族的特性。喬科維奇則是「決心」的同義詞,是塞爾維亞民族強大學習力和適應力的完美典範。

網球是單人競技運動,正因為如此,費德勒、納達爾和喬科維奇之間的競爭關係也拉高至另外的層次。唯一的重點在於選手自身,和宿敵在球場上正面交鋒,沒有人可以伸出援手,就連教練也禁止指點迷津。若比賽當天諸事不順,選手也沒辦法躲到同伴身邊避難或者取暖。這點使得在網球這項體育競技中,心智強度成為左右勝負的首要因素,其重要程度不亞於天賦,甚至更為重要,因為世界最強選手之間的素質差異甚微。

阿格西:與自己對話

阿格西(Andre Agassi)曾針對這點給出完美解釋:「網球是與自己對話的運動。站上呼嘯的賽場時,選手就像在公共廣場上大爆粗口的瘋子。怎麼說呢?嗯,因為網球是非常孤獨的運動,唯有拳擊手可以理解網球選手所面臨的孤獨為何物。話雖如此,但拳擊手還有助手坐在角落待命。」

重大的宿敵關係中——無論是體壇或其他領域,如藝術或戰爭——「他我」或者死敵的存在,會將主人翁的自我要求和技藝推向前所未見的水準。這點也有助於選手大大延長其職業生涯,延長到超乎預期的地步,三巨頭還沒發表退役宣言呢。

即使年紀不再青春,加上身體為許多傷痛困擾,三人心中競技的熱火仍舊燒得旺盛。這份熱情驅動他們打破網壇的所有紀錄,在每個賽季迎接全新的艱難挑戰。我們無從得知三巨頭的時代還能持續多久,但肯定明白一件事:我們很難再碰上相似的時代。

展現偉大人品

最後,還有一件小細節,突顯了費德勒、納達爾和喬科維奇三人出眾的形象,值得一提。偉大運動選手之間的角力不只體現於他們在賽場的功勳多寡,也體現在他們的人品上,換句話說,他們透過展現出的品德,以及在社會上的模範形象一較高下。就這點而言,三巨頭沒有對手。三人毋庸置疑具備偉大人格,無論場上場外,他們謙卑、慷慨和體現運動精神的善舉不勝枚舉。

納達爾想為他在溫網敗給費德勒的兩場決賽報一箭之仇。此外,只要再奪冠一次,他便確定能夠首次登上世界第一王位。

ATP的太陽王專制統治四年後,二○○八年費德勒遭納達爾逐下王座。這年是三巨頭歷史的第一個轉折點,而下個轉折點是二○一一年,喬科維奇徹底爆發那年。首先,因為三人的對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大滿貫的場地類型,風水輪流轉,而納達爾的統治力已跨足紅土之外,征服當時他難以攻克的溫網草地。這讓他在汲汲營營四年後,終於攀上世界排名第一。

包辦四大滿貫冠軍

費德勒已經永遠不再孤身統治網壇了。再者,二○○七年嶄露頭角後,喬科維奇證明他已準備好與兩位最強王者平等戰鬥。二○○八年賽季初,他首次在澳網封王,賽季末更加冕為ATP大師。他仍得等到二○一一年,才可以達到他的兩位對手水準,但已證明他有能力辦到。最後,二○○八年對三巨頭的宿敵關係具有象徵意義:三人首次包辦四大滿貫冠軍,隨著時間經過,我們對此早已司空見慣。

納達爾的二○○八年是他生涯最完整的賽季之一,因為他不僅在法網和溫網封王,還拿下三座大師賽冠軍、北京奧運男單金牌以及台維斯盃總冠軍。世界排名第一的寶座怎麼會從他手中溜走呢。至於費德勒,他一貫的冠軍豐收大幅縮水:他在二○○四和二○○五年皆收穫十一座冠軍,二○○六年更豪取十二座冠軍,二○○八年卻縮減為三分之一(四座冠軍),與喬科維奇的奪冠數一樣。世代交替已經找上門來了,而且新生代選手已準備好破門而入。

來到澳網,喬科維奇驗證了他在美網留下的巨大迴響,征服了他的首座大滿貫金盃。未來,他將拿下二十二座大滿貫冠軍。年僅二十歲的他整場賽事的表現幾近完美無瑕,只輸掉一盤,而且還是在決賽上丟的,輸給本屆賽事的另一位風雲人物松加(四比六、六比四、六比三和七比六)。

職業生涯的地盤

松加在四強賽淘汰納達爾(六比二、六比三和六比二),而納達爾在這之前則手刃對方的三位法國同胞。喬科維奇在四強賽對決費德勒時,他甚至不算碰上什麼真正的危險,報了之前在墨爾本和紐約被他淘汰的仇(七比五、六比三和七比六)。這個炙熱的一月二十七日,高舉諾曼・布魯克斯盃時,無比年輕的喬科維奇尚不曉得澳網將成為他職業生涯的地盤。

松加將比賽最後一顆球打出界外時,喬科維奇後仰倒地,同時迪亞娜緊緊擁抱瑟強,瑟強正嘗試喘過氣來,做出憤怒的手勢。為了見到兒子的美夢成真,他們受盡多少痛苦,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馬可和喬傑發了瘋似地上跳下跳,慶祝他們崇拜的大哥創下的壯舉。

一切在這一刻都有意義了;喬科維奇坐著、一臉狐疑地望著他們,無法相信自己剛剛達成何等成就。頒獎典禮上,主辦單位介紹喬科維奇為首位在大滿貫封王的塞爾維亞人,以及繼庫瑞爾之後、在墨爾本公園奪冠的最年輕選手(二十歲)。

甫封王的喬科維奇做的第一件事是感謝家人一生都在背後支持他。他的爸媽弟弟依照年齡大小依次排排坐,每個人都身穿白球衣,上頭分別印有黑色的大大字母「N-O-L-E」,流露出無比感動的表情,不想自這場美夢中醒來。若羅德・拉沃競技場的頒獎典禮已經夠特別了,那麼在貝爾格勒舉辦的接待會只能用瘋狂來形容,成千上萬人等待著他,準備慶祝這項塞爾維亞體育史上的巨大成就;塞爾維亞體壇渴求這股喜悅已久。

網壇巔峰的候選人

很難想像如果伊凡諾維琪在女單決賽擊敗莎拉波娃,會發生什麼事。短短幾個月後,伊凡諾維琪在法網辦到了,讓塞爾維亞網球之年更加圓滿。塞爾維亞的黃金世代選手開始勾勒出輝煌未來的輪廓。

這次勝利後,喬科維奇打斷費德勒和納達爾創下的大滿貫十一連冠紀錄,搖身成為問鼎網壇巔峰的候選人,儘管他又花了三年才達到他倆的境界。此外,喬科維奇在排行榜只落後納達爾八百一十五分,而納達爾,無論如何,已在澳網拿出他的最佳表現。

首次參戰台維斯盃世界組敗給俄羅斯隊後(他又退賽了),喬科維奇在印地安泉四強賽擊敗納達爾(六比三和六比二),更進一步縮減了兩人間本就不多的差距。從這一刻起,進入飛航模式的人成了納達爾,但是是超音速戰機,以對手不可能企及的速度衝刺。

唯一在年終最後一哩路阻礙他的是他的傷勢,不幸的是,受傷在他的職業生涯已是家常便飯。隔週,納達爾勇闖邁阿密大師賽決賽,但不敵達維登科(六比四和六比二)。在邁阿密,接近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在卡納維爾角的火箭發射基地,火箭納達爾二○○八號升空,幾乎連續贏下蒙地卡羅、巴塞隆納、漢堡、法網、女王草地網賽、溫網和多倫多,唯獨在羅馬暫時停止尾流噴射。

第一座紅土大師賽冠軍

紅土賽季,費德勒在紅土敗給納達爾一貫戲碼又再次上演。納達爾在蒙地卡羅和漢堡的決賽又雙雙戰勝費德勒。漢堡對費德勒極其珍貴,他也在四強賽戰勝喬科維奇。這場比賽,喬科維奇再次因為呼吸衰竭而退賽,而且對手偏偏是最不相信他的身體健康有問題的人(六比三和三比二)。

將這起事件拋諸腦後,且身體機能恢復百分之百後,喬科維奇把握納達爾在羅馬的唯一一次失利,並於決賽擊敗頑強抵抗的瓦林卡(四比六、六比三和六比三),贏下他的第一座紅土大師賽冠軍。職業生涯一開始,喬科維奇便展現強大的靈活多樣性,在各種場地都曾封王過。

費德勒一再敗給納達爾,令他心中的挫敗感逐漸滋長,他無能為力,找不到對付納達爾球風的解方。前一年結束與東尼・羅契的合作關係後,費德勒雇用專攻紅土的知名教練,仰賴他的服務。這人是來自西班牙的荷西・伊格拉斯,從前曾在法網戰勝庫瑞爾和張德培等好手,唯一目標是與他的新老闆一起再現輝煌。

儘管這個全新雙人組合有個好的開始,順利拿下愛斯多尼網賽,但費德勒在蒙地卡羅、漢堡,特別是法網,都成為納達爾的手下敗將,導致他與來自格拉納達的伊格拉斯短暫合作關係走向盡頭。

形成了一股自卑情節

火槍手盃是費德勒二○○八年的最主要目標。他渴望加入有本事湊齊四大滿貫的菁英俱樂部,年復一年,這機會都被納達爾在巴黎奪去。然而,費德勒的自信心不足,球場最不適合他的球風,偏偏又是他的死敵最擅長的場地類型,在在都形成了一股自卑情節,又拖累了他。

雖然他在法網的表現令人懷疑,面對排名非常低的選手丟失了好幾盤,但仍成功連續第三年闖進菲利普・沙特里耶球場的決賽。納達爾連續第二年在四強淘汰喬科維奇(六比四、六比二和七比六),這年法網他的表現最好,一盤未失,一場比賽只輸了三局。

面對費德勒,他占盡上風⋯⋯而且他也證明了這點。納達爾以海嘯般的強烈攻勢摧殘費德勒,僅以一小時又四十八分鐘便把他打得一敗塗地,比數六比一、六比三和六比○,載入史冊。

就這樣,納達爾打出他史上最佳表現,追平比柏格的紀錄,成為唯一在法網連續四年封王的選手。此外,自二○○五年首次來到布洛涅森林以來,他未曾一敗。事到如今,費德勒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到底有能力達成他的雙重目標,因為要納達爾在法網失手,看似非常困難。 (章文/輯)

《Big 3網壇三巨頭:費德勒、納達爾、喬科維奇競逐史上最佳GOAT的網球盛世》
作者:卡洛斯・拜德茲(擁有資訊新聞學學位)
出版社:奇光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