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學術自由與學術誠信

張瑞雄 2024/01/07 10:28 點閱 1776 次
哈佛大學校長克勞丁•蓋伊(左)和賓州大學校長伊莉莎白•馬吉爾(右),宣布辭職進一步顯示,在面對複雜而極具爭議性的問題,如校園仇恨、大學經費和學術自由時,校園領導的壓力正在增加。(網路截圖)
哈佛大學校長克勞丁•蓋伊(左)和賓州大學校長伊莉莎白•馬吉爾(右),宣布辭職進一步顯示,在面對複雜而極具爭議性的問題,如校園仇恨、大學經費和學術自由時,校園領導的壓力正在增加。(網路截圖)

哈佛大學校長克勞丁•蓋伊(Claudine Gay)本週宣布辭去職務,她在任僅六個月便面臨著一系列的爭議。先前,賓州大學校長伊莉莎白•馬吉爾(Elizabeth Magill)也在校園言論自由和反猶太主義爭議浮出水面後辭職。

在哈佛,蓋伊面臨來自多方的批評。首先,她未能有效應對校園內反猶太主義的指控和事件的上升,包括一次廣受指責的國會證詞。蓋伊也未能平息她學術工作中的抄襲風波,以致新的指控不斷浮出水面。

在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下,蓋伊表示她為了大學的利益辭職,以避免因個人因素為大學帶來困擾。
她的離職標誌著哈佛第一位黑人和第二位女性校長的短暫任期,以不光彩的方式結束。

蓋伊本來獲得董事會的支持,但事件導致她各方面都被檢視,最終抄襲指控的學術誠信壓力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得不黯然下台。

在此之前,賓大校長馬吉爾也在類似的言論自由和反猶太主義爭議中辭職,這包括她未能安撫重要捐助人,如一位億萬富翁校友因對賓大對猶太學生投訴的回應感到沮喪,撤回了1億美元的捐款。

兩位校長的辭職進一步顯示,在面對複雜而極具爭議性的問題,如校園仇恨、大學經費和學術自由時,校園領導的壓力正在增加。這兩個案例都凸顯了大學領導必須立即調和多方面危機,通常是在面臨極大的公共壓力下,必須迅速平衡地維護包容性、安全性和追求真理的原則,同時尊重不同的觀點才行。

哈佛和賓大面臨的挑戰很快也會在其他大學出現,因此必須檢討大學的治理方法、危機應變能力和對校長的支持,以應對21世紀的動盪。在高等教育處於十字路口時,大學必須共同努力,以便在風暴來臨之際,不讓單一領導者背負著堅定引導大學船艦的重擔。

如果大學領導者因外界壓力而無法堅持包容性價值,這可能會產生一種寒蟬效應,抑制校園在平等和多元主義方面的進展。相反地,校長如果因為允許言論自由卻在捐助者和政治壓力下辭職,也威脅到學術自由和大學自治權。

更廣泛而言,大學學術自由和大學自治如果受到威脅,大學的凝聚力和願景受到外部勢力壓迫,這些困境可能導致大學在重要事項上出現麻煩,如教職員工的聘用、研究的保護、觀點多元性和建設性辯論的維護。

如今,學術界在政治上和文化上愈來愈分裂,缺乏共同討論的基礎,黨派利益也可能劫持討論主題或方向,讓大學自由的空氣愈來愈稀薄。這些校長的辭職再度證明大學必須堅守的原則,那就是學術自由、學術誠信和大學自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