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逆風拍《春風勁草》 形塑Me2另類思維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3/12/28 16:18 點閱 2281 次
梅薇迪茲達以《春風勁草》的身障女教師獲得坎城影展影后。(作者提供)
梅薇迪茲達以《春風勁草》的身障女教師獲得坎城影展影后。(作者提供)

全球風行的”Me too”風潮,讓大家對利用權勢進行性騷擾深惡痛絕,尤其是戕害青少年學生的「狼師」,但土耳其金棕櫚名導努瑞貝其錫蘭卻逆風而行,用另種角度拍《春風勁草》,將師生間的曖昧、親近與對立,妒嫉與背叛,男女平權等議題,以詩意的畫面,層層堆疊的敘事手法,探討人性之幽微,編織成一張令人深思的網。

此片讓演身障女老師的梅薇迪茲達獲得坎城影展影后,飾演報復男老師的女學生的愛潔巴吉獲得芝加哥影展的最佳女配角銀雨果獎。

天寒地凍的困境

錫蘭近年編導的電影都超過3小時,他在2014年得到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冬日甦醒》長達3小時16分,而《春風勁草》還多了一分鐘,片長3小時17分,影片一開始就以男主角獨步於天寒地凍,渺無人煙的雪景長鏡頭,帶出劇中人的困境。

偏愛俄國作家契訶夫和杜思妥也夫思基作品的錫蘭,在這部電影中把俄羅斯裔美國作家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的成名小說《蘿莉塔》改寫,《蘿莉塔》描述有「戀童癖」的中年男子亨伯特迷戀12歲繼女蘿莉塔,發生曲折的亂倫故事。而《春風勁草》的故事背景設定在土耳其安納托利亞的一所偏鄉中學,兩位中年男老師被女學生指控性騷擾而灰頭土臉。

其中一位被指控的老師薩米(丹尼茲塞利洛格魯飾)是位作風自由派、自負且對現狀不滿的美術老師,原本一心想在偏鄉服務滿四年後,請調到首府伊斯坦堡去教學,卻因遭女學生指控而前途受阻。

師生關係斷鏈

瑟雯(愛潔巴吉飾)的同班同學平時就能感受到導師薩米對她另眼相待,不但在班上總指名要瑟雯回答問題,薩米還私下送瑟雯漂亮小鏡子等小禮物,而瑟雯也常到教員辦公室與他親暱談笑,有心機的好學生討好老師,雖無逾矩,但師生之間非比尋常。


”AA”
突來的大雪將萬物吞沒,薩梅特對生命的熱情也隨之枯熄,而與女教師努芮的相遇,能否為他在這片荒蕪中,重現蓬勃生機?(海鵬提供)

一日,學校老師到班上突擊檢查學生書包,發現瑟雯書包中有象徵「虛榮」的鏡子、筆記本還掉出一封情書,當場被女老師沒收,薩米去抗議學校罔顧學生的隱私,把被沒收的東西都要了回來,而當薩米正在看信的當兒,瑟雯闖進辦公室哭求歸還情書,薩米卻謊稱已經把情書撕毀,要瑟雯安心,偏她並不相信,師生之間的信賴關係就此斷鏈。

三角愛情考驗友情

於此同時,薩米經人介紹認識了一位面貌姣好但身障跛行的女教師努芮(梅薇迪茲達飾),薩米認為自己不會久留,不想牽扯感情,而把努芮介紹給同辦公室的男老師肯南,但見肯南對努芮曲意奉承卻又忍不住心中撚酸,而形成微妙的三角關係。

一日他倆突被區長召見,方知兩人都被女學生指控有不當行為,但區長無意嚴辦,對被指控的細節也不願透露,言談間反而怪起校長不懂息事寧人,越級通報,並叮囑他們回到學校如常上課,不要對學生談及此事。

兩位老師憤憤不平,齊聲喊冤,猜測是有學生挾怨報復,但查問無門,彼此也開始猜忌,薩米認為瑟雯涉嫌重大,一反往日的鍾愛,對瑟雯惡言相向,對其他學生也失去耐心。

透過這樁懸案,薩米逐漸露出本性,他瞞著肯南,私會努芮,寂寞的努芮與薩米的對話間,交待了安納托利亞高原的緊張情勢,土耳其政府清剿庫德族武裝部隊,恐怖分子引爆炸彈,讓努芮腿傷截肢,努芮因身障可享隨時請調他地的特權,卻寧可在小鎮教書,努芮的智慧在與薩米的對話中盡顯。

剝開知識分子的虛矯

編導錫蘭藉努芮之口,批判知識分子無力改變現狀,只流於空談,一場長達12分鐘的激辯,錫蘭快速地切換鏡頭,但這不僅是一場機鋒相對的華山論劍,努芮拿下義肢與薩米歡愛,錫蘭透過鏡頭對照出努芮的真摯與薩米的虛偽。


”AA”
導演錫蘭得獎新作《春風勁草》。(海鵬提供)

錫蘭以層層堆疊的手法,剝開知識份子滿口仁義道德的虛矯,也藉由身障女老師努芮勇敢直面男女平權的挑戰,做為劇情的制高點。女學生瑟雯迎風而立,雪花滿面的鏡頭,令人猜不透她是天真無邪還是滿腹心機,在在都令人深覺女性絕不可小覷。

女性堅韌勇爭自由

土耳其近年因保守的正義發展黨執政,女權日益惡化,連總統艾爾段也公然抨擊女權主義者不懂「母性」,說性別平等「違背人性」,對女性施加限制,包括墮胎、剖腹產和單獨旅行,而女性受暴力侵害的案件日增,光2022年就有397名土耳其女性死於暴力,因此今年五月大選結果仍是正義發展黨獲勝,有名20歲的女性因此尋短,並留下遺書說「身為女人,我從未感受到自由,我無法度過童年,也無法度過青春。」

梅薇迪茲達因飾演努芮而成為首位獲得坎城影后的土耳其女星,她在領獎時致詞表示努芮的感受她根本無須多加揣摩,由出生時就已深植其心。「我將這個獎獻給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希望的姊妹,及在土耳其等待好日子到來的叛逆靈魂。」一番話雖引起執政黨不滿及揚言抵制,但卻獲得藝文界及國際人士的支持。

而錫蘭透過這樣一個看似以男性觀點出發,曲折多面的故事,緩緩形塑了獨立女性的勇敢與堅韌。


”AA”
「堅持不拍短於三小時電影」的土耳其大師努瑞貝其錫蘭,他藉契訶夫式的角色與劇本架構,輔以呼吸感的攝影與場面調度,再次對人性善惡進行深入的道德探問。(海鵬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