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柯的多重人生》

醒報編輯 2023/08/24 19:33 點閱 2321 次

本書作者梅西對法國思想極為熟稔,他在艾希邦的首部傅柯傳記面世數年後
展開另一個傅柯生平的研究、訪談與寫作計畫。

梅西以英文寫作,對於並非出身自法國學術文化背景的讀者而言,其敘述顯得背景脈絡更加清晰,對各項細節的紀錄也更加詳盡,無論是傅柯與巴黎及美國智識圈的人際互動、與激進政治或社運人士的想法及行動的交流、與新興的同志運動的關係、對身體與物質的開發及嘗試,或是對傅柯完整的說明探討。

梅西於二○一一年罹癌辭世,二○一九年重出的新版特別邀請當代最頂尖的傅柯專家艾登(Stuart Elden)撰寫專文,根據三十年來的新資料與新研究全面審視梅西當年的成果,不但為讀者補充了最新進展與發現,更肯定這部傳記所達到的高度成就。

這時候,傅柯與德費已在芳雷醫師街同居,決定共度終生。這項決定不表示雙方必須對彼此忠貞,但確實建立了一段延續至一九八四年傅柯去世為止的關係。整體而言,這是一項頗為放鬆的夥伴關係,德費也指稱傅柯在日常生活中非常容易相處。不過,他們確實遭遇了一些社交方面的困難以及一定程度的歧視。他們同居一事在他們的圈子裡不是祕密,但一九六三年的法國社會,尤其是法國學術界,對於同性伴侶的觀感並不是特別正面。

傅柯的感情生活

與丹尼爾.德費的關係對傅柯的人生造成重大變化,原因是這項關係導致他與巴特疏遠。關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至少流傳有三個不同版本。索萊爾斯指稱巴特與傅柯爭風吃醋,其他人則說巴特、傅柯與尚保羅.艾宏一起去丹吉爾(Tangier)度假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傅柯一再抱怨自己沒有收到德費的消息,而他終於收到一封信之後,對於巴特挖苦他的一句話反應非常激烈。根據德費的說法,是因為他占據了傅柯生活的一部分,再加上工作的壓力,所以才造成傅柯與巴特疏遠,他也否認傅柯與巴特之間有過任何嚴重爭吵。

到了一九六三至一九六四年間,德費在準備教師資格考,傅柯已經開始撰寫《詞與物》。他們兩人經常忙到凌晨,所以傅柯只得放棄每週與巴特共進晚餐三次的習慣。他們的友情因此大幅降溫,但沒有突然中斷。直到一九七○年代初期,他們的友誼才終於因為政治上的歧見而畫下句點。

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德費的出現也對傅柯的文本造成了輕微影響。《瘋狂史》的節略版在一九六四年推出之時,原本題獻給艾瑞克米歇爾.尼爾森的文字消失不見,而且也沒有再出現在後續的其他版本當中。這項新關係甚至抹除了先前這段友誼的痕跡。現在,德費成為傅柯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物,而且自此以後都是如此。

他們兩人都有其他許多或多或少逢場作戲的性對象,傅柯身邊也經常環繞著一群仰慕他的年輕男子。傅柯從來不曾在他出版的作品當中公開提及德費,但倒是曾在一九八二年與德國電影導演雪洛特(Werner Schroeter)的對談裡描述了這項關係的重要性:

他對德費的愛也許沒有立即造成他與巴特徹底斷絕關係,但確實導致傅柯無法實現過往的一項抱負。自從他離開漢堡之後,就一直著迷於前往日本的想法,甚至還有在那裡定居下來的念頭。這項著迷至少有一部分是一種觀點的表現,認為東方是西方理性的極限之一。如同他在《瘋狂史》的原始序言當中所寫的:

東方被視為起源,被夢想為產生懷舊之情與回歸之承諾的那個令人頭昏眼花的點……是起始的夜,西方形成於其中,但其中又有一條分界線。對於西方而言,東方就是西方所不是的一切,儘管西方必須到那裡找尋其原始的真理。這項分界在西方漫長演化過程中的歷史應該受到書寫,以其連續性與交換受到追溯,但也必須獲准以其悲劇性的莊嚴姿態出現。

主持法國藝文協會

前往日本的衝動來自於龐格提出的一項建議。一九六三年,東京的法國藝文協會(Institut Culturel Français)的主任職務出缺。由於傅柯在瑞典、波蘭與德國有豐富經驗,因此是充分合格的人選,他也對此相當熱衷,部分原因是他對於在克雷蒙費弘工作愈來愈感到不滿。

他與葛侯迪的爭吵向來都是一件惱人的事情,傅柯也對自己在沒有什麼祕書人力可以支援的情況下必須負擔的行政工作感到厭煩。此外,他仍然不認為在大學教書是他真正的志業。日本看起來似乎是個相當吸引人的替代選項。

不過,他面對了兩項障礙。第一是傅柯的院長不願失去他,尤其是大學裡的應用心理學院只有他一個人有能力能夠加以重整。在一九六三年九月二日寫給教育部長的一封正式信件裡,那名院長寫道:

在當前的情況下,傅柯先生一旦離去,將導致我們的全體教職人員嚴重失衡。我們在下個學年不但無法找到替代他的人選,而且克雷蒙的哲學組正處於危急狀態……所以主任明年必定要在職……鑒於這些情況,我因此決定極力敦促傅柯先生婉拒他所收到的邀請。他已經接受我向他提出的論點,我也對他這樣的無私表現深懷感激。

為愛而犧牲

傅柯的無私很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客套,而不是真正改變了心意。他不是一個會甘於接受學術權威過度操弄的人,所以很有可能是為了拖延時間而請這位院長寫信給部長。導致他無法離開的第二項障礙,當然就是他與丹尼爾.德費的感情。傅柯不願拋下自己的新伴侶,甚至提議德費和他一起到日本去,轉換跑道攻讀日本研究。

德費對現代日本社會的發展毫無概念,因此認為自己去日本只能研究扇子與陶瓷,而這樣的前景對他而言實在沒有什麼吸引力。除此之外,還有他的教師資格考;一旦去了東京,他就必須放棄自己的學業,也等於是放棄一切學術生涯的希望。最後,他做出了犧牲自己的資格考這項困難的決定。

在此同時,法國外交部則要求傅柯必須立刻做出決定;總理龐畢度即將前往日本進行正式訪問,屆時法國藝文協會絕對不能沒有主任。在先前曾以大學方面的阻礙為由搪塞外交部的傅柯,終於提出否定的答案;他已決定為了德費的資格考而犧牲到日本居住的樂趣。這一整齣誤會是在他們兩人沒有任何公開討論的情況下所發生的結果。於是,德費暗中下定決心,他要寫出一部重大的智識著作來回報傅柯的犧牲。這個目標終究沒有實現,傅柯也從來不知道他的伴侶在心底藏有這項未能達成的抱負。

對軍隊反感

德費在一九六四年夏季成功通過教師資格考,接著就必須立即入伍服十八個月的兵役。由於他曾參與反戰運動,也曾擔任代表出席法國全國學生聯合會的反殖民委員會,因此對軍隊的觀感極為負面,也不願服役當兵。他不像傅柯那樣有個能夠對軍隊的醫療小組發揮影響力的父親,但卻有另外一個選項,此一選項正顯示教育在一個公然的菁英主義體制裡能夠為人帶來的好處。

不久之前剛成立的公民合作部(Service civil de coopération)所訂立的條款,可讓符合資格的年輕男子到開發中國家服務以取代兵役(那些國家通常是法國的前殖民地,但不以此為限)。德費原本的計畫是要去越南,但一九六四年八月二日的東京灣事件與美軍在後續對北越展開的攻擊,導致這項計畫變得充滿危險,於是他改而接受突尼西亞的一項教職。因此,他就在斯法克斯(Sfax)這座位於加貝斯灣(Gulf of Gabes)的南部城市教導哲學而度過役期。傅柯經常前去探望他,他們兩人也在一九六四至一九六五年的聖誕假期一同在突尼西亞四處旅遊。(宗祐/輯)

《傅柯的多重人生》
作者:大衛.梅西(英國傳記作家)
出版社:春山出版

其他書訊:
《叫你不要創作的,不是對你好的》
作者: 盧建彰(廣告導演)
出版社:有鹿文化

每個人身來就有創作的才華,還不識字,但握起筆就能畫畫;還不懂得樂理,但隨口哼唱就可以自得其樂。你創作出的世界,讓你一個人也能很快樂。然而這些與生俱來,經常在成長中一點點被忘記了。因為大人說,創作不能當飯吃;因為有人說,創作不會讓你成功。

金錢、掌聲與名留青史都是其次,而是為了在痛苦的日常生活,無助的生存壓力下,將創作當成「生命的下課時間」,在有限的生命裡,為了自己自由,為了自己快樂,為了自己創作。

《別咬指甲了!把恐懼變成你的超能力!》
作者: 阿瑪莉亞・安德烈(作家、繪者)
出版社:今周刊

這是一本關於恐懼的書,由內而外探索恐懼的真面目,解說它如何運作與偽裝,而我們又該如何挖掘出深藏其中的智慧與力量;這也是一本關於焦慮的書,講述恐懼過於強大且失控時,會如何以焦慮的樣貌扭曲我們的世界,而我們又該如何與它做朋友,練習對自己好一點。

恐懼很可怕,但談論它的方法可以很有趣、插畫可以很幽默、互動練習當然也能很好玩。隨著拆解心魔的真面目,我們將一步步揭穿讓思考停擺、行動能力全無的魔術背後,恐懼玩的招數。我們可以奪回人生主導權,找回身心的健康!

《減醣常備菜150》
作者:主婦之友社(日本知名出版社)
出版社:悅知文化

想吃就吃,瘦身不用餓肚子!不論是單身貴族、小家庭、大家庭都適合!少了做菜的壓力,多了享受美食的悠閒!日本營養師.減醣達人親身實證的瘦身法!

結合現今最流行的飲食趨勢:先進行2週習慣減醣生活,培養易瘦體質;有效減低身體對碳水化合物的需求;用最符合自己身體狀況的方式瘦下來;體質好,氣色佳,皮膚彈滑有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