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報大選座談會》非綠和解咖啡會,郭董約得成嗎?(上)

簡嘉佑 2023/08/20 20:45 點閱 2184 次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左)曾與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於金門合體。(網路截圖)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左)曾與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於金門合體。(網路截圖)

《醒報大選座談會》非綠的和解咖啡,郭董約得成嗎?(上)
廖達琪(中山政研所榮譽退休教授)
陳俐甫(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曾冠球(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教授)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文字整理:簡嘉佑

主持人(下稱問):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日前向民眾黨及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柯文哲、侯友宜喊話,一起喝咖啡談合作,要打敗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賴清德。
但郭董先前幾次避見侯友宜,悶著頭跑自己的造勢活動,如今卻突然邀請柯、侯兩人喝咖啡。大家都覺得郭董是否不懷好意?而且郭董過去信用也不太好,就算喝咖啡有承諾,但是否能信守,也引發外界疑竇,這樣的結盟有可能性嗎?

從受邀者來看,侯友宜雖數度找郭台銘洽談都吃閉門羹,這次郭董的邀約他仍釋出善意;但柯文哲已經回絕郭台銘的結盟邀請。總之,從郭董的立場來看,怎麼突然要邀大家喝咖啡?您如何解讀?

曾冠球:可能是現在郭董氣勢還不錯,因為主動邀人喝咖啡,某種角度來講,就是象徵自已有整合能力。目前仍處於三方叫板的階段,怎麼樣能增加自己的號召力、形象比較好,且可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郭台銘認為自己適合做整合的工作,不過預期不會有太好的結果,所以該動作的象徵意義可能大於實質意義。

郭董要找台階下

廖達琪:我的看法不太一樣,郭董民調表現向來比較差,各種民調中想來都是老四,距離老三侯友宜還有一段距離,當然身旁還是有希望他繼續選的人,以國民黨議長周典論為代表。

現在郭董不得不出個招,給自己找台階,所以先下手為強,喊出「要整合」的口號,若侯友宜或柯文哲不來,是你們的錯,把爛攤子丟給別人。但從他這種動作來看,就更給人一種「我就是老大」的感受。

柯P早就意識到郭台銘的用心,所以老早就回絕郭董的邀約;侯友宜則是軟姿態,還處於責任,沒有辦法做實質整合的責任釐清,找出誰是真正的破壞者。
但未來還有很多的變動,郭台銘素來的聲譽與商場上的商譽,大家都心知肚明,兵不厭詐、無奸不商,大家對他的善意,都能理解背後的問題。
面對郭台銘不斷炒作的聲勢,國民黨堅壁清野的情況也比過去好很多,大家都是拚一口氣,侯友宜一直低姿態的狀況,媒體也持續在看。

商場之道難從政

問: 我們也許不敢確定郭台銘是不是奸商,但至少郭台銘在去年與今年與國民黨接觸的紀錄上,大家都覺得他沒有說話算話,他的信用在「政治」上是存疑的。

陳俐甫:郭台銘在三個候選人當中,他因為沒有政黨推薦,能不能參加選舉就像是期貨或認股權一樣,有時間價值的,愈晚發動,就愈無法形成連署,不能參選就什麼都沒有了。

對郭台銘來講,是有時間價值的參選者,所以郭董一定要拚在9月前完成連署,民眾黨與國民黨有政黨推薦,所以也是郭董必須先出牌的原因,時間對他是不利的。

第二,從郭董對富士康或鴻海的經營方式來看,大家都知道他是一言九鼎,把員工當作動物園,非常蠻橫的商場梟雄形象。出於這種決策模式,會認為政黨能不能做協調,是政黨大老說了算,並把侯友宜與柯文哲當作老闆,來一場大和解,就可以調解。

但侯友宜背後是有團隊,是朱立倫選出來選的,所以基本上侯友宜要不要選,還不是他個人可以決定的,而柯文哲要不要選則是他個人可以決定的。

所以郭台銘長期不是政治人物,而是在商場走跳,其實候選人背後都是專業政治團隊,是一連串的人跟複雜的利益關係,並非參選人的個人利益,因為郭台銘的這個想像,所以其他人也不太想理郭董,也是文化的問題。

在侯、柯、郭三人之中,僅有侯友宜比較講信用,因為他是事務官出身,很多時候顧左右而言他、逃避問題,就是不敢隨便亂說話,這樣承諾才會有意義。比較起來,郭台銘在外國投資,已經有20案以上被列為說話不算話;柯文哲也不能嘲笑郭台銘,超過200件說話不算話、打臉自己等狀況。三人中只有一個說話算話的人,這場咖啡也是很難談成。

郭需化被動為主動

問:的確,政治也並非一個人講了就算,還有選民、政黨在背後要考慮。然而,關於郭台銘的心理狀況與動作,可以請曾教授再進一步分析嗎?

曾冠球:我同意郭台銘在這個時間點邀請另外兩人喝咖啡的動作,對他的選票有推動的作用,希望在連署之前,有更好的結果。但是相較於侯友宜的反應,郭董更重要的事情是拓展藍營的支持,喝咖啡會有加分的作用,如今他展現誠意喝咖啡,就是拋球給藍營,看藍營如何接球。

侯才有資格喊整合

問:郭董出於個人考量喊出「喝咖啡」的口號,讓人懷疑他有此資格號召嗎?但就實際狀況來說,誰才是最適合登高一呼談整合的呢?

廖達琪: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一直都在說「在野」大整合,另外從縣市長、立委席次來看,國民黨也是三方政治勢力中的領頭羊,自然由侯友宜出面找別人來喝咖啡才有脈絡。郭台銘底下是空,而郭台銘也搞不懂選舉在實體運作上,牽涉到立法委員小雞等議題,這次「喝咖啡」的號召,只是幫自己找個台階下。

雖然國民黨最有正當性來召開三方整合會議,但我不認為「這次大和解咖啡可以喝成,也不覺得國民黨需要召開」。

因為總統大選是一對一,要很有技巧的結盟,因為大選除了總統大選之外,還有國會選舉,如果非綠整合的話,柯文哲恐無法對下面的小雞有所交代。

這三方的整合是很微妙的,要發揮創意想像力,很難靠著和解大咖啡就談妥,更包括檯面上的實力較勁,也有暗通款曲、更有不同選區的安排,考驗著空前的創意與想像力,而不是看著上面的人喊來喊去,真正合作都是底下的鴨子划水,才能促成。


”AA”
三位學者都認為,國民黨的侯友宜(右)才是三人中,最有資格號召非綠聯盟的人。(網路截圖)

三方都不要當副手

問:歸納而言,想大家要和解,不能只是檯面上喊喊口號,更多牽涉到檯面下的利益交換,才能讓大家都保持面子與裡子,所以不是那麼容易可以。但從另外一角度來看,國民黨若要召開大和解咖啡,郭台銘也不一定會來。

陳俐甫:我同意廖老師的看法,有召開和解咖啡的資格的只有國民黨,因為召開會議的人必須要有「讓利」的空間存在,有東西給人家,霸主出面才有召開的機會,只有空氣的人並沒有資格召開會議。

柯文哲雖然有點東西,但大部分是空氣;郭台銘更是只有他自己,所以由柯、郭來開的話,結果都沒有辦法確保。

我想郭台銘講這個事情主要考量到「政治聲量」,或者是說更心理的壓力,因為郭董參選有如認購權證,要是在九月前沒有創造聲勢,就沒辦法參選,所以他所有的牌都需要在9月中前打完,要求喝咖啡就是一張牌,依照現在的玩法,只要這樣就是會有聲量。

如郭台銘到金門與柯文哲參加活體,就是一個突襲,可以創造郭台銘的聲量,但柯文哲就不滿,郭台銘來與我徹夜長談後,反而消息都不是我答應的,被郭台銘蹭了聲量。這次金門被偷襲事件,就讓柯文哲覺得跟郭台銘在一起,都會被他隨意解釋,對自己不利。

如果有人要真正想召開協調會議,就相當於釋放出「要讓利」的消息,然而,郭台銘如果願意要讓利的話,難道是要「當副手」嗎?若願意屈就副手,也不用喊出「喝咖啡」的口號。現行狀況就是「三人都願意把副手交給對方,前提是我要當正的,所以現在才喬不攏,這三個人都不願意退讓當副手」。

其實只要有一方願意退居副手,兩方自然就會合作在一起,但現在三方候選人都還沒有提出心目中的副手人選,就是為了虛懸以待,等著把對方併購過來。


”AA”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右)在大選中的動向,引發社會關注。(網路截圖)

扭轉選民信心

曾冠球:就實力來講的話,侯友宜作為大黨候選人,自然最有資格喊出「喝咖啡」的口號,但就郭董角度來看,他這個動作並不是資格的問題,而是「他必須那麼做」。

這個舉動與郭台銘的選戰策略與象徵性相關,雖然郭台銘選上總統的機率不高,但至少必須衝過連署的門檻,不要讓人感受是「最後一名」。所以可能客觀結果不會改變,但郭董邀請「喝咖啡」的動作至希望能解決前述參選連署的議題,郭台銘一定有一定的動作,才能夠改變選民的看法,讓他們願意連署。(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