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政立委專訪7》從不敢拿麥到堅定質詢 王婉諭展現溫暖價值

呂翔禾 2022/10/13 13:01 點閱 13560 次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接受專訪表示,小黨可以從政策建議改變社會,自己進入立院的初衷就是「讓少數族群的需求被看見」。(王婉諭臉書)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接受專訪表示,小黨可以從政策建議改變社會,自己進入立院的初衷就是「讓少數族群的需求被看見」。(王婉諭臉書)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專訪】「我們辦公室有社工師喔,想不到吧?」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12日接受專訪時笑說,過去身為家庭主婦,其實從沒想過要從政,但進來立院才發現,小黨其實也能在政策建議上發揮很多作用。王婉諭也說,她的團隊都是希望能以微薄的力量改變台灣社會的人,希望爭取台灣弱勢族群的權益。

王婉諭因為「小燈泡案」踏入政壇,並在2020年當選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主要負責兒少保護、精神障礙、居住正義、犯罪被害人保護等領域,她屬於常常召開記者會的勤政立委之一,在過去兩個月召開11場記者會,關注包括揭弊者保護、確診者投票等重大民生議題。

立委兼媽不煩惱

「其實真的沒想過我會當立委!」王婉諭笑說,其實以前根本不敢拿著麥克風對一群人發表演說,但進入立法院後這都變成常態,還要面對許多媒體,都是過去沒有想像過的事情。她也透露,有些委員在螢幕上與私下共事其實有落差,感嘆台灣政界與媒體都有娛樂化的趨勢,常讓重要的議題被掩蓋。

雖然身兼立委職務與家務,但王婉諭很自信的說,她是很會規劃時間的人,假設立法院要在早上7點50分前簽到,她會在這之前煮好早餐、把小孩送到學校,她很感謝朋友與家人的協助,因此雖然當立委很忙,但家務主要還是自己做,有時候也會帶自己小孩跑行程。「國三的女兒要會考都不用擔心公民科」,王婉諭開玩笑說。


”AA”

從政策建議著手

王婉諭也提到,原本以為小黨在立法院作用有限,但進來後才發現小黨其實可以做很多事,「推動修法雖不容易,但可以給行政部門很多政策建議!」她舉例說,「班班有冷氣」最初就是時力的構想,另外,衛福部等部會也有採納許多她提出在《精神衛生法》底下,不涉及修法的政策建議。

她感嘆,在奔走過程的中發現,行政機關因為很多法律很難取得共識,因此推動的意願並不高,但因為團隊有認識許多民間組織,可以扮演政府與民間的溝通橋樑,「有點像幫行政機關撥開絆腳石一樣,」王婉諭也透露,包括《精神衛生法》與《犯罪被害人保護法》都在協商中,這屆立委任期有望通過。

提醒自己記得初衷

不過王婉諭也提到,在《精神衛生法》的出院轉銜機制仍未有明確做法,照理來說病友在出院前,下一個輔導的機關應該提前與目前處理的機關配合,否則並有出院後發生社會事件,但社政相關機關並沒有公權力,無法管理到病友還會被究責,以及司法強制力何時介入,也是需要改善的地方。

身為母親,被問到如何面對網路上的謾罵,王婉諭嘆了口氣說:「就淡然面對吧!」她認為,以仇恨性言論來看,台灣的民主化還是有很多改善的空間,理性上的政策辯論當然歡迎,但若是情緒性發言就很不好。每次看到時,她都會在內心提醒自己「進入立法院的初衷」:只求問心無愧。


”AA”

為少數族群爭取權益

王婉諭與團隊的互動非常平等,有些比較資深的助理甚至直呼其名。她也很心疼自己的團隊,「畢竟第一線面對選民陳情或挨罵的是他們」,不過她也很感謝自己的團隊,團隊裡面甚至還有專業的社工師,有選民服務案例就是個案進入司法程序後,由社工師協助輔導、陪伴,非常溫馨。

聊到不分區立委如何處理選服?王婉諭分享說,由於過去自己定位在婦幼議題,許多民眾也多以相關議題陳情。譬如曾有2個罹患SMA(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小孩因為行政機關程序處理緩慢,導致錯過健保給付資格(6歲以前),王婉諭便協助他們家獲得資格。

「從來沒想過單側聽損的人,聽力跟一般人差這麼多!」王婉諭舉另一個例子說,之前北捷招考員工有規定聽力要求,但因為沒寫清楚要「兩耳都符合標準」,結果有單側聽損者前去面試,因「平均聽力」有通過前面的篩選,到最後關頭才被刷下來,這對聽損者非常不公平,也是找她反應後,請北捷將相關規章制定清楚。

與王婉諭同屬教科文委員會的國民黨立委林奕華受訪時表示,王婉諭在教科文委員會中算是很認真的委員,而時代力量在委員會中只有她1席,她提的案子要成案機會不高,但不論政黨立場差異,她提出一些法案確實還不錯,有時她也會幫忙連署。

推動國會外交

王婉諭感嘆,過去傳統的立委為了選票考量,不見得會幫助一些少數、弱勢族群,但能夠幫助這些族群的權益被重視、看見,「就是我在立法院存在的價值!」她堅定地說,雖然辛苦,但這些都是自己覺得該做的事情。

王婉諭也提到,當立委之後有機會到其他國家進行國會外交,這也是台灣能增加國際地位與能見度的好方式,包括人權、性別平等與文化等「軟實力」,都是可以與國際互相學習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