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談音樂》如果你能再帶一張蕭邦的唱片

蕭旭岑 2022/10/10 11:05 點閱 1915 次

最近出席好友徐鵬博主辦的法國鋼琴家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獨奏會,當真是處處驚喜。一開場演奏尼諾・羅塔(Nino Rota)為大師導演費里尼《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配樂的旋律,就讓我歡欣至極:而上半場最後的蕭邦第二號詼諧曲,則讓幾乎不聽蕭邦的吾友建凱感動不已。

鋼琴家路易沙達

路易沙達的蕭邦是法式的,就像香噴噴,不膩口的甜點。多年錘煉,他已經琢磨出珍珠般的音色,幾近無瑕的彈性速度。例如安可曲時,他隨性演奏蕭邦降E大調華麗大圓舞曲,看似奔放,實則精緻,有如一道絕好上品的甜點,每個音都是甜的,猶如滾燙在酥皮上的糖漿。

而路易沙達列為重頭戲的第二號詼諧曲,旋律動人,情緒變化與對比巨大,問世一百八十五年來,很常出現在鋼琴獨奏會,是重量級的鋼琴經典曲目。不但是我個人最鍾愛的蕭邦作品,也是其四首詼諧曲中最著名的一首,大作曲家舒曼曾用「充滿甜美的滋味與大膽的作風,交織著愛恨情仇」表達讚賞之意。

蕭邦的詼諧曲

我告訴建凱,一生幾乎只寫鋼琴曲目的蕭邦,最有深度的曲子就是四首詼諧曲(Scherzo)與四首敘事曲(Ballade)。如果你認為蕭邦是沙龍音樂,那你該聽聽這八首鋼琴史上的巨作,內蘊豐富,色彩紛呈,技巧燦爛若星,樂曲華麗瑰美,有甜蜜溫婉的抒情,也有憂鬱感傷的嗟嘆,值得愛樂者聆聽一輩子。

蕭邦一共創作了四首單獨的詼諧曲,他將原本置於樂章間的「詼諧曲」獨立成曲,這是創舉,在音樂史上有其獨特地位。他沿用詼諧曲一貫的三拍子基礎,但以四小節為樂句單位,讓三拍的詼諧曲聽起來猶如四拍子的節奏感,速度全部是急板(Presto),充滿戲劇性對比,是蕭邦詼諧曲中重要的節奏特徵。

第二號詼諧曲

其中第二號詼諧曲的地位特殊,蕭邦創作此曲時,適逢與曾論及婚嫁的女友瑪麗亞戀情結束,對他身心俱是重大打擊。因此這首曲子以三連音「疑問」短句開頭,時而糾結失落,時而愛意纏綿,蘊含大量複雜的情緒。我猜想舒曼說「交織著愛恨情仇」,可能知道蕭邦這段苦澀失戀過程,因而意有所指。

也是因為這麼強烈的情緒在內,這首詼諧曲必須聽現場,才能徹底感受到音符傳達出的強大情感能量。1995年鋼琴怪傑波哥雷利奇(Ivo Pogorelich)首次來台,安可曲就丟出這首長達十分鐘的大作,深深震撼了台下的我。沒想到27年後,同樣在國家音樂廳,路易沙達的演奏也讓平常不聽蕭邦的好友建凱大為震動。

現場之外,唱片裡的第二號詼諧曲也有典範級演奏。那是偉大的義大利鋼琴家米開蘭傑里(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一生唯一錄製的蕭邦唱片(DG)。他演奏了十首馬祖卡舞曲,一首前奏曲,第一號敘事曲,在壓軸的第二號詼諧曲,米開蘭傑里演出了不可思議的層次與音色變化,堪稱神級的演奏。

如果能再帶一張

去年此際,我曾寫了倘若流落荒島,你只能帶一張蕭邦唱片,當時我雖然選了美國鋼琴大師拜倫‧堅尼斯(Byron Janis)的晚年錄音,但如果還能再帶一張蕭邦唱片,毫無疑問就是米開蘭傑里這張神作。那裡頭每一個樂句設計,每一個觸鍵與聲音,都達到鋼琴家極致的典範程度,堪稱最完美的蕭邦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