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亂世真情 奧斯卡得獎片的普世價值

醒報編輯部 2022/04/14 10:54 點閱 1052 次

(胡幼鳳/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成長」是電影千古不變的核心議題,本屆奧斯卡得獎的最佳劇情片《樂動心旋律》和最佳動畫片《魔法滿屋》(圖),可見全球疫情肆虐及戰火威脅下,人們對家庭的依戀更深,暖心之作更易擄獲人心。

《樂動心旋律》相對於金獅獎得獎之作的《犬山記》,只是個溫馨的幽默小品,但《犬山記》為何只讓珍康萍拿到最佳導演獎? 這和奧斯卡的最佳影片是由五千多名會員一票票投出來的特殊制度有關,這樣的結果已不是藝術層次一較高下,而是比誰最得人心。

熱情與愛之作

《犬山記 》中為愛殺人,且殺害的並非萬惡之徒,這帶給觀眾的道德衝擊,無法黑白蓋棺論定,而《樂動心旋律》卻毫無疑問是部暖心之作。

《樂動心旋律》的故事改編自法國片《貝禮一家》,是個重新翻拍的題材,只是由原本的牛奶場改成自營的小漁船公司,竟然成為得獎黑馬,主因在於影片展現了家庭可貴的親情與愛及犧牲。

其實這是很傳統的家庭倫理劇的架構,特殊之處在於故事背景是一個聾啞家庭,一家四口靠唯一正常的女兒與外界溝通。

聾啞人士的世界

女孩從小就被迫提早進入大人的世界,成為聽人世界與聾人世界的溝通者。甚至父母因衛生習慣不佳染上性病,青春期的女兒還要尷尬地協助父母與醫生溝通病情,並轉告醫囑暫停性生活。

女孩扮演家中重要的溝通者,猶如親子地位顛倒,父母更像是需要她照顧的孩子般天真又熱情,而她卻要相對表現出世故及冷靜。但另一方面她正值青春年華,有暗戀的對象,本身很喜歡唱歌,因自小怪腔怪調曾遭霸凌而怯場,被老師發現她的歌唱天賦後,願以私授方式教導她歌唱,並推荐她去著名的音樂學院甄試。

這部電影結合了青春成長、聾啞人士的生活困境、歌唱勵志、幽默喜劇等元素。原本只請了唯一得過奧斯卡影后的聾啞女星瑪麗麥特琳擔任女主角的媽媽,但瑪麗麥特琳以罷工來強力要求製片組要多用真正聾啞演員來演出,此片因此請了不少聾人劇場的演員來演出,包括得到最佳男配角獎的特洛伊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片中飾演爸爸,除了表現出對女兒的疼愛、生活在聽人世界的困境,也表現了對於剝削漁民的作法不滿,角色比較深化立體,相對之下飾演媽媽的影后,反而表現的機會較少,角色比較空洞流於表面。

串流平台的成功

這部電影於去年底在Apple TV推出,一直以串流平台為主要播映平台。

而論起劇情曲折、場景華麗,製作費時來說,最佳動畫片《魔法滿屋》是花費五年,動員八百人,為迪士尼慶祝六十周年去年推出的大製作,影片結合了哥倫比亞的文化特色,為魔幻場景打造出華麗的聲光場面,令人賞心悅目,有些畫面甚至美得可能單獨成畫。

片中魔法家族成員的角色設定各有天賦且有趣,有順風耳,有能和動物溝通的,有能預言未來卻躲在牆縫中守護家人十多年的舅舅Bruno,有力大無窮能扛馬車的姊姊路易莎,有隨時隨地開出遍地玫瑰的姊姊伊莎貝拉,而家族的大家長祖母阿布拉,和女主角瑪麗寶兒一樣雖然沒有魔法,但卻都舉足輕重。

不同的是阿布拉一心一意想要每個人發揮天賦,維護家族榮譽,而造成每個人的壓力,而寶兒卻無視於被嘲笑沒有天賦,體貼關懷每個人。

魔法和戰爭出口

在讓人觸目驚心的俄烏戰火下,看這部起源於哥倫比亞內戰的魔法家族故事,會格外有感觸。在戰爭無情的恐怖威脅下,庶民無語問蒼天,唯願有魔法可以改變家毀人亡的命運,讓人生有美好的出口。

這部動畫以魔法為趣點,但實質探討的是我們都背負著家人看不見的負擔,家人間互相的牽引與關懷,也讓這部影片成為少數老少咸宜的動畫片,

這部動畫片由百老匯音樂劇的名導及詞曲創作人林曼努埃爾米蘭達和《魔法奇緣》和《動物方城市》的動畫導演拜倫霍華合作,不但去年底在票房上取得佳績,賣座達2.5億美元,至今在Disney + 放映,畫風華麗優美,內容溫馨動人,片中主題曲”We don’t talk about Bruno"也躍居流行歌曲冠軍。

成人的夢想

難得的是對於哥倫比亞文化的深入瞭解與尊重,甚至片中出現的食物及植物都有所本。猶如2017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動畫的《可可夜總會》對墨西哥的亡靈節文化的深入描述,讓我們發現墨西哥人慎終追遠,對祖先的敬畏和我們很相似。

2020年獲奧斯卡最佳動畫的《靈魂急轉彎》深入美國黑人與爵士樂文化的連結,除了在藝術造詣上呈現創意,也有深入淺出的人生哲思,這些都在在說明迪士尼的動畫已經不再只是追求讓兒童觀眾著迷的動畫元素,而是讓成人觀眾也能沈浸其中,在結合夢想、家庭與人生觀的動畫中,讓觀眾在亂世中尋找到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