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人才短缺 技職體系受歡迎(20220315 CEO論壇-陳玉芬、朱建平)

醒報編輯 2022/03/31 09:41 點閱 28110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陳玉芬(藝珂人事顧問公司台灣、韓國總經理)
朱建平(資深人力資源顧問)
文字整理:李潔鈴、竇興韻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我們來談論目前最夯的話題,高科技半導體很熱絡,卻面臨人才短缺,光是台積電不斷擴廠,就需要很多的科技人力,目前從竹科至南科都在搶人才,且前陣子各大學紛紛舉辦校園徵才,有公司祭出年薪兩百萬來找剛畢業的新鮮人,聽說幾乎百分百的台大畢業生都找得到工作。

請問,是否年輕人一定要進入到科技業,才會富裕?科技業代表錢,還是代表辛勞?先請人資專家朱建平來說明一下。

進入科技業就富裕?

朱建平:兩者皆是。就如同社長所說,原則上都是超時工作,是用生命在換錢。像我剛畢業時曾去應徵科技業,後來想了一陣子,我認為那並不是我想要的工作模式,就沒去上班。據我所知,我同學雖能在40歲下半輩子想過的生活,但代價就是被綁在那個工作裡面,用十幾二十年的時間賣命。

問:像這種高科技的工作量很大嗎?會很無聊嗎?

朱建平:您說的都有,但要看不同的職位,最頂尖的部分就是在研發設計,也就是關鍵人才;而其他的工程師可說是「高級作業員」,在製程上,他們比起一般作業員能做更多的事情、更懂得科技的專業;而一般作業員只是處理生產線上很窄的一塊工作,把那一塊處理好就好。

用命換高薪

問:看來有些就是高級的女工、男工,工作很無趣吧?

朱建平:的確很無趣,這些工作不需與別人有互動,而是跟機器設備互動。

問:即使你剛提到的研發,也是需要絞盡腦汁,非常傷腦。所以大家不要羨慕高科技的人?

朱建平:對,簡直是用命換來的。

問:當大家在稱讚高科技的薪水時,很少有人去想那是多麼地辛苦、無趣、無聊。我認識很多在新竹科技園區工作的人,他們連娛樂、交女朋友,甚至花錢的時間都沒有。

朱建平:有些公司會把你的娛樂需求、設備放到工廠裡面,希望你都不要離開公司,下班就直接在那邊使用就好,很多設備都非常棒,但事實上,他們沒有時間、力氣,也不會有人想去使用。

高科技趨勢正夯

問:玉芬是跨國高階經理人,請跟我們談論一下,你所了解的高科技業?

陳玉芬:高科技現在很紅,尤其是半導體業上下游都缺非常多人,但不只是高科技,各行各業都依賴科技,導致軟體工程師在台灣或全世界非常短缺,這與我們的生活型態有相關。未來很多的工作上面都是依賴晶片、軟體工程師,有很多產業可以做這些半導體工程,如汽車本來是傳統工業,轉型成自動車,也是要很多科技的人才進入公司研發。

所以科技人才的需求,就是因為它可能在各行各業運用,才會大量短缺。

問:了解,再請您分享一下,高科技產業部分,像剛剛建平有提到研發、作業員的不同,你們有沒有接到一些case,要求提供業者人才?

缺工成國安危機

陳玉芬:有的。我相信只要公司有需求,都會有人要。這反而是很大的挑戰,當業界需要大量人才時,人才來不及供應,那可以做什麼?

這不僅僅是業者的想法,最重要的是客戶或是半導體業者面臨交貨期的緊張感,但是人才不足,也無法做事情,這樣的缺工、少子化可說是目前台灣的國安危機。

問:那你們如何去找到適合的人力呢?需要跨國尋覓嗎?

陳玉芬:全世界人才不斷短缺,如果談論企業可以做什麼?台灣國內人力有的就看能力落點在哪?如果能力不是企業所要,可透過培訓或看其他國家有沒有需求。反之,其他國家也會引進台灣的人才訓練。但業者無法解決現況,政府就應該積極介入。

這就是為什麼政府一直支持半導體業,問題不是只有單方面喊話,而是國家策略應想辦法去解決的問題。

問:玉芬,妳也一直在領導台灣跟韓國這兩個國家的HR需求,那來談談韓國怎麼做,該國也很重視高科技吧?

陳玉芬:是啊。國外想要到台灣找人才,希望我們能幫他把人才引到國外去,但是這樣的複雜度就會更高,為什麼業者會一直提高薪資,用各個不同方法去招聘人才,誰可以在這之中找到人才,誰就能在這個行業繼續下去。

年輕人想從事高科技

問:年輕人想從事高科技,建平可否給他們一些建議?

朱建平:大家都想往這個方向去工作,連我兒子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尤其是念資工。就像我兒子在高雄讀大學,台積電在高雄設廠,就特別到他們的大學去招募人才。

現在已不是「台、成、清、交」才能進到台積電,國外的一些大廠也都來台灣找人才,現在的年輕人很有機會到國外、國際級的公司工作。主要還是自己有沒有具備企業所需的專業能力,若你念的不是本科系,就更應該去補足這樣的能力,才有辦法進入這個產業裡面。

問:可是你剛剛提到,這個產業不是最好的機會。那你要不要談論什麼樣的人比較適合高科技產業?

充實自己 學習謙卑

朱建平:半導體的流程,從晶圓、晶片設計到製造、後面的封裝測試等專業,其實不是只有電腦,還有化學、材料、機械等相關科系,泛指理工科。也不要忘了成品要賣出,企業還是需要招募產銷人員來銷售、行政人員來執行企劃,所有的文法商科系都有機會進到半導體業的公司。

就像剛社長所提到的學習,在學校學習不到的,可透過進入企業不斷學習,充實去補足自身能力,這才是關鍵所在。學習的意願、態度、抗壓,與別人團隊合作,在這種大環境當中能抗壓,是人才要具備的基本能力。

政府如何培養人才?

問:那你覺得如果國家把這方面當作重大國安問題,培養人才可以從哪些方面下手?比方說從高中就開始培養?從小就學寫程式?

朱建平:台灣在教育體系上做錯了一件事,就是廣設一般大學,把技職體系都升級成大學,這件事破壞了過去台灣的製造業、科技業的結構,使其分崩離析。

因為台灣不可能都是高階人力,企業需要完成整個工作流程,會分成很多中階、基層的人力,當今台灣的中、低階人力是短缺的狀態,也是目前的國安危機。

雖然高階人才業者搶著要,國外也使盡各種手段招聘人才,但這些高階人力還是可以從中、基層去培養上去,可是台灣這部份斷了很久,所以政府要去思考整個教育體系,例如快倒閉的學校,就讓企業去接手,從基層人力去培養,透過教育基層培養出高工、高中、再到大學。因為現在每個人不一定都要念研究所,甚至連大學未必要讀,就可以就業。

問:沒錯,所以剛剛建平講到一個重點,技職體性應當重建,不然整個國家就變成沒有可用的人了。玉芬有甚麼看法?

應當重建技職體系

陳玉芬:廣設大學這件事滿嚴重的,當然有些人會辯論大學教育其實是在做為一個人的人文養成,學校的目標不是職業訓練所,畢業出來後並非一定要進到職場上工作,是為了在某一個地方成長才進到大學。

但我認為,之前五專等專科學校的訓練很紮實,在技職體系中是非常的專業,他們不會覺得當上總經理就佔有一席之地,而是覺得自己會的東西很廣,並享受工作的成就感。

而且工作的意義不僅是成就感,更應該是人生的意義。未必一定要進到高科技產業,如果你有興趣那當然ok,但進到高科技產業後,你還是要發展、長期積累。

若是我對這個行業有興趣,可能是升主管,但若沒興趣怎麼辦?你要再跳脫出這行業,競爭更為複雜。

所以每個人要有方向感,自己本身就該判斷在某個時間點跳脫出來看看,跟以往行業的差別,未來規劃對於自身的意義在哪?

不抱怨 應深思

現在人人都想進到台積電,你可以進去看看是否喜歡、未來在公司的發展為何?我也鼓勵年輕人在工作時要思索,現在做這項行業未來會怎樣?

主持人:我想不管是政府還是企業,在這一波缺才潮流中要深層的思考,而不是表象的去看問題,在現今就業環境下,應找到自己的社會定位,培養自己的競爭力,才不會盲目的跟著潮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