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轉型正義不是鬥爭工具 政府可率先示範

醒報編輯部 2021/10/18 16:25 點閱 824 次

立委黃國書自行退出黨團、民進黨,並且宣布不再參選下一屆立委。全是因為被發現曾經擔任過政府的線民,不但匯報行程內容,還手繪同志家中的地圖擺設。近日才被同屬新潮流的大老發現,成了第一位被揭發身分後離開政壇的立委。

「被迫」當線民?

黃國書的反應也很微妙,一開始低調不受訪,後來雖然承認,但也強調自己是「被迫」當線民;不過沒有得到民進黨內太多的同情。前野百合學運要角的前秘書長羅文嘉就在臉書強調:「按月支薪、按時回報、內容鉅細彌遺、詳實準確,時間持續不知多少年,此之謂被迫可以當做下台階說詞,但切莫當做歷史事實。」

畢竟在當時肅殺的氣氛當中,選擇黨外本身就是冒險,嚴格說,爭的不是名利,而是理想的實踐。但時至今日,調查局監聽檔案是否應該公布?涉及的層面非常複雜,主要是牽連的人會很多,更可能會影響到這些人現今在社會的發展。但是從受害者的角度來說,為自己過去的委屈求得公道,也是合情合理。

避免成為政壇惡鬥工具

首先我們要避免的,是這些政治檔案成為政壇惡鬥的工具。繼黃國書之後,駐日代表謝長廷也被指控是線民。對此謝長廷當然是嚴正駁斥,不過這也突顯了一個問題,只要檔案沒有公平、公開、透明的公開,就會讓人有含沙射影、蓄意抹黑的操作空間。

尤其馬上要到2022年的選舉,各路人馬角逐立委、縣市長大位者眾,為求出線不擇手段。這份掌握在政府手中的監聽名冊,自然成為有心人的操作手段。除此之外,台灣也的確到了反省跟回顧那段政治監聽的不正常歲月,重新思考轉型正義的時候。

參考德國做法

在過去東德共產黨統治時期,德國國安部(Stasi)秘密合作提供線報的線民有17萬4千多人。兩德統一後,德國政府將這些檔案全部公開,對於當初擔任線民的公職人員,必須要經由單位的重新審查,看是否適任,目的除了還給受害者公道,更要讓加害者受到懲罰。

台灣如今光是要建立一個客觀公正的「善後單位」都格外困難。只要看看之前黨產會的處理,包括預算、人員編制、對國民黨黨產的追討到頻繁更替的首長,在在都說明了這個單位的爭議性。在即將選舉的前一年,名單很可能成為左右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沒有公正的單位做檢核跟公佈,一旦公開恐怕問題更難收拾。

沒有私心的揭露

在過去的政府中,監聽線民都是蒐集情報的手段,牽涉的範圍也遍及整個社會大小階層。如果真的要反省,政府必須帶頭做起,先建立一個公正客觀的機構,取信於國人,甚至也要被國際認可。

接著談公佈資料,既然要公佈資料,就應該全面透明,除了第三人之外,監聽著與被監聽著的資料都要揭露,這也是讓國人思考社會正義的好機會。

公平正義最忌諱的就是看人的臉色、各吹各的調,政府既然有心為之,一定要在公平上一步到位,想想之前還有官員洋洋得意,自比為東廠之流,不但重創機關公信力,更讓追求正義的美意付諸流水。

轉型正義牽涉到現在的執政黨跟在野黨,只有沒有私心的揭露,才能換來最純粹的公平與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