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c%af%e8%aa%a4%e7%96%ab%e6%83%85%e8%a8%8a%e6%81%af%e4%bd%bf%e6%9f%93%e7%97%85%e8%80%85%e8%88%87%e5%b0%91%e6%95%b8%e6%97%8f%e7%be%a4%e4%b8%80%e5%86%8d%e9%81%ad%e5%88%b0%e5%ad%a4%e7%ab%8b%e8%88%87%e6%ad%a7%e8%a6%96%e3%80%82%ef%bc%88photo_by_ingesistel_on_pixabay_under_pixabay_license%ef%bc%89

錯誤訊息釀歧視 AIDS患者籲世界省思

林志怡 2021/06/21 13:31 點閱 2166 次
錯誤疫情訊息使染病者與少數族群一再遭到孤立與歧視。(Photo by ingesistel on Pixabay under Pixabay License)
錯誤疫情訊息使染病者與少數族群一再遭到孤立與歧視。(Photo by ingesistel on Pixabay under Pixabay License)

【台灣醒報記者林志怡綜合報導】「政府並未記取每一次疫情的教訓,一再重蹈覆轍。」數位AIDS(愛滋病)患者指出,新冠肺炎患者及黃種人因為美國總統川普的歧視言論而遭到歧視,與當初AIDS爆發初期、政府錯誤引導染病途徑,造成社會誤解的過程相似,呼籲世界應記取這幾次疫情的經驗,並深切反省否則將一再重蹈覆轍。

新流行病患者遭孤立

時代雜誌報導,在首波疫情倖存的AIDS患者認為,當初AIDS的疫情爆發過程與新冠肺炎非常相似。

南部艾滋病聯盟社區行動經理吉娜・布朗是一名AIDS患者。她說,在AIDS爆發初期,政府並不願意深入的了解這種疾病,也不願意正確公開確診數目,並一再重申AIDS是來自男同性戀者或靜脈注射毒品、濫交、性工作等,使疾病被嚴重污名化,也使患者產生強烈的孤立感。

居住於舊金山的跨性別法律中心資深主任張柏芝也認為,美國政府當初未能對新冠肺炎疫情做出即時反應,慌亂程度與HIV病毒橫行時相去不遠,「我認為這類疫情爆發是具有週期性的。這不是第一次爆發流行病,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疫情使人失去人性

對於新冠肺炎疫情,吉娜感嘆說,不論是新冠病毒還是HIV病毒大流行,受創最深的永遠是邊緣民眾,比如HIV病毒爆發時的黑人與男同性戀者、新冠肺炎疫情下的黑人與黃種人等,「無論是 HIV 還是 COVID,我們都沒有看到彼此的人性。」

吉娜回憶,在她染上AIDS的初期,人類對於病毒的傳播方式還不夠了解,她的家人也因此不願意與她進行任何接觸,「當我生了女兒時,醫院裡從來沒有人來過我的房間。他們把我的食物放在門外,我不得不自己把托盤拿進來。」

此外,據NBC新聞報導,流行病加劇菲律賓裔美國人的抑鬱和焦慮感,且專家認為這種焦慮與新冠肺炎造成的反亞裔種族主義關係密切,且資訊落差造成的認知斷層,使部分民眾對疫苗與防疫措施產生抵制心理,並因此嚴重影響家庭關係。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