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5%89%e6%98%af%e9%86%ab%e9%99%a2%e6%96%bd%e6%89%93%e7%96%ab%e8%8b%97%ef%bc%8c%e5%b0%b1%e4%b9%9f%e6%9c%89%e5%82%b3%e5%87%ba%e5%84%aa%e5%85%88%e8%ae%93%e9%86%ab%e9%99%a2%e8%91%a3%e4%ba%8b%e6%96%bd%e6%89%93%e7%9a%84%e7%8b%80%e6%b3%81%ef%bc%8c%e6%8a%8a%e9%80%99%e9%ba%bc%e7%8f%8d%e8%b2%b4%e7%9a%84%e7%96%ab%e8%8b%97%e5%85%a8%e9%83%a8%e4%ba%a4%e7%b5%a6%e9%86%ab%e9%99%a2%e8%87%aa%e5%b7%b1%e4%be%86%e6%b1%ba%e5%ae%9a%e6%96%bd%e6%89%93%e7%9a%84%e6%8e%92%e5%ba%8f%e6%98%af%e5%90%a6%e9%81%a9%e7%95%b6%ef%bc%8c%e5%85%ac%e9%83%a8%e9%96%80%e6%87%89%e8%a9%b2%e8%a6%81%e9%98%b2%e7%af%84%e6%96%bc%e6%9c%aa%e7%84%b6%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社論〉縱放高層偷打疫苗 抗疫戰還能打嗎?

醒報編輯部 2021/06/02 15:28 點閱 3749 次

台灣疫苗少之又少,剛剛才到了四十一萬劑,相對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來說,無疑杯水車薪。因此對於施打資格有嚴格限定,第一線的工作人員優先,包括防疫人員、醫護、警察消防、安養照護跟軍人為主,其中又以最基層的工作同仁更加優先。沒想到實有位居高位的人,不但沒有肩膀為基層扛責,居然還偷偷摸摸優先施打疫苗,佔去基層名額,這樣的居心實在可議。

高層搶基層名額

台北市這次警察部門分派到3200支疫苗,以派出所跟交通外勤的一線警員優先接種,居然出現有三線一星的駐區督察、警政署署長室的秘書拿著服務證搶打疫苗。

督察是為了考核、風紀評估跟溝通員警的表現,沒想到也有出現在第一線搶打疫苗。警政署署長室就更不用說,越靠近警察的行政中心署長室,不是應該有更好的表率跟擔當,沒想到卻讓基層齒冷。其實上行下效,偷打疫苗的又豈是僅僅存在於警界?

前國民黨立委黃昭順更是堂而皇之,到義大大昌醫院貴賓室,由院長親自施打。,被爆料之後,居然還好意思,堅稱自己是藥師,義大醫院也是一拍即合,拿出疫苗來為黃昭順施打。

雖然說是每瓶剩餘湊出來的,但是就人性來說,黃昭順這樣的地方重要政治人物,義大醫院真的會拿湊的來用嗎?如果真的如此,根本就不會幫她大開貴賓室,更不會違法私下偷打疫苗。

船過水無痕

更可笑的是,無論是警察高層或是前立委,居然完全沒有懲處,高雄市衛生局表示會給予醫院嚴重警告,警政署跟台北市警局只說會檢討,請問這個要檢討多久?公然佔基層便宜,而且根本不是列在名冊之上,還搶打疫苗,難道沒有法律上的責任嗎?怎麼會僅僅停留在行政處分呢?

黃昭順跟義大醫院的偷打疫苗,藍綠對義大醫院可以說是靜悄悄,主要就是醫院掌握了重要的醫療資源,不管政黨背景都有生病的一天,因此大家都不敢追究,其實當初台北市在清點疫苗時,就發現各醫院都還有不少疫苗,當時說要清查為什麼還有這麼多?查了半天有結果嗎?還是船過水無痕。

其實光是醫院施打疫苗,就也有傳出優先讓醫院董事施打的狀況,把這麼珍貴的疫苗全部交給醫院自己來決定施打的排序是否適當,公部門應該要防範於未然,現在既然已經有雜音,就更應該建立透明可監督的機制。

有立委婉拒特權

甚至應該列出施打者的姓名職位,讓監督部門來進行查核,不然都讓醫院自己決定,有多少像是義大這樣的案例,恐怕不在少數。畢竟就連立委鄭運鵬都曾經承認,早就有有醫療院所詢問他,是否想要先施打疫苗,後來是他婉拒,才不了了之。這就能看出疫苗被當作私相授受的禮物,並不是空穴來風。

在抗疫當中,有許多無私的人奉獻出了自己的專業、精力跟時間,但卻有很多自私的人,霸佔了稀缺的資源,更掠奪了第一線應該享有的福利,這些人應該要揪出來,嚴厲的懲處。整天罰沒有戴口罩的,卻對這些偷打疫苗的束手無策,這是政府的失能,更是國家的恥辱。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