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0%b1%e5%88%8a%e9%a0%ad%e6%a2%9d)%e6%8b%9c%e7%99%bb%e7%9a%84%e6%89%bf%e6%93%94%ef%bc%9a%e4%bb%96%e8%83%bd%e6%8b%af%e6%95%91%e8%87%aa%e7%94%b1%e4%b8%96%e7%95%8c%e5%97%8e%ef%bc%9f%ef%bc%88%e8%a7%80%e5%af%9f%e8%80%85%ef%bc%89

拜登能繼續川普的外交成就嗎?(觀察者The Spectator)

祝潤霖 2020/12/13 13:40 點閱 924 次

美國新任總統當選人拜登總談到許多關於恢復美國世界地位的議題。而相比之下,儘管批評川普的人總說,比起建立關係,川普更擅長打破關係,但川普還是破除了許多障礙,他所做的不只是為新外交政策打下基礎。如果川普在11月獲勝,他有可能創下自冷戰結束以來的總統中最成功的外交記錄。

首先,川普避免了中東的新戰爭,並盡力結束了舊戰爭;他雖對俄羅斯採取強硬路線,致使俄羅斯與中國結成聯盟;他拋棄了伊朗協議,改以威懾而非攏絡的方式與伊朗政權談判;他加速遜尼派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和解,促進中東轉型,從而讓伊斯蘭主義喪失吸引力。

最重要的是,川普敢於面對中國的威脅,贏得了全世界的青睞;在經歷了2年的關稅和制裁之後,2019年12月,兩國達成了第1階段新貿易協定,中國承諾購買更多美國出口產品,增加美國公司進入其金融服務市場的機會,並擴大其知識產權法。現在拜登政府則可能永久推遲第2階段協議。

在拜登的領導下,美國恐將撤回川普2018年《國家安全戰略》的戰略競爭對抗政策。歐巴馬時代的外交官庫爾特•坎貝爾在2019年的一篇論文中指出,美國應尋求「平等並存的穩定狀態」,透過「競合策略」與中國合作,並認為在美國領導下的國際民主陣線,將迫使中國開始遵守貿易規則。

單邊主義正在式微,川普的激進政策只是加速趨勢的因素之一,全球已經分裂成新的冷戰路線:谷歌VS百度、臉書VS微博。11月,亞太15國簽署了RCEP區域全面經濟合作夥伴關係,讓日、韓、澳、紐、星、菲等美國盟國與中國建立低關稅貿易區,這將減少美國對太平洋民主國家的影響。

歐盟最大的經濟體德國正在積極尋求中國的業務,拒絕排除從華為購買5G的可能性;法國總理馬克宏的「法國第一」外交政策進一步削弱了美國在歐洲的影響力。英國在歐洲是可靠的親美聲音;這也是馬克宏在英國脫歐談判中堅持強硬路線,要將美國的影響力從歐盟轉移出去的原因。

如果拜登不能恢復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舊盟約,意味著美國的盟國將愈來愈少,美國未來會變得更加不可靠之外。如果拜登政府沒有以川普的外交成就做為基礎,而是不惜代價抹去共和黨過去四年的政績,這類口號政治獲得成功的機會,就好比在北京高喊「黑人的命也是命」差不多意思。

https://www.spectator.co.uk/article/bidens-burden-can-he-save-the-free-world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