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8b%e6%b0%91%e9%bb%a8%e7%ab%8b%e5%a7%94%e5%90%b3%e6%96%af%e6%87%b77%e6%97%a5%e8%b3%aa%e8%a9%a2%e7%92%b0%e4%bf%9d%e7%bd%b2%e9%95%b7%e5%bc%b5%e5%ad%90%e6%95%ac%e6%99%82%e6%8c%87%e5%87%ba%ef%bc%8c%e7%92%b0%e4%bf%9d%e7%bd%b2%e8%a6%8f%e5%8a%83%e7%9a%84%e7%84%9a%e5%8c%96%e5%bb%a0%e8%aa%bf%e5%ba%a6%e6%b2%bb%e6%a8%99%e4%b8%8d%e6%b2%bb%e6%9c%ac%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事業廢棄物利用率低 籲制定改善期程

祝潤霖 2020/12/07 15:32 點閱 1745 次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7日質詢環保署長張子敬時指出,環保署規劃的焚化廠調度治標不治本。(網路截圖)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7日質詢環保署長張子敬時指出,環保署規劃的焚化廠調度治標不治本。(網路截圖)

【台灣醒報記者祝潤霖台北報導】「調度焚化廠、提升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率、活化掩埋場,都需要具體期程數據規劃!」國民黨立委吳斯懷7日質詢環保署長張子敬時指出,環保署規劃的焚化廠調度治標不治本,事業廢棄物再回收率須提升,掩埋場流量待活化;張子敬表示,飛灰再利用率僅6%,望透過水洗等方式改進。

事業廢棄物排擠效應

「焚化廠面臨20年的設備老舊、妥善率降低,都是現實面對的問題。」吳斯懷表示,不能僅憑報告說積極採取措施、量化有進步,這些都是原則性的東西,不能只治標,應該要找出治本的做法;「請問署長你有沒有正式的計畫?年處理量可以達到多少?什麼時間可以達成?」他問。

張子敬說,「我們已經把所有廠的整備時間都跑出來了,因為要考慮到調度的問題。」關於什麼時間、哪些廠要做完都有,報告中有提到,生活垃圾佔74%、事業佔26%,也就是焚化廠的設計原本是要處理生活垃圾的,「但因為事業廢棄物進來了,所以產生排擠。」

再利用率要具體數據

「除了提升量能之外,重要的是想辦法讓事業廢棄物可以再利用。」張子敬說,就是所謂燃料化,不只是進爐燒掉而已。吳斯懷則說,希望提出具體量化的目標,例如明、後年提升到多少?事業廢棄物可以減量到多少?希望看到每1年度、每1季有具體數據,這才叫期程規劃、目標管理。

張子敬回應說,「這沒問題,每1年可以提升多少,需求是多少,有多少是需要去調度處理的,我們都盤點出來了。」

掩埋場活化提升流量

吳斯懷問,掩埋場活化之後到底可以提升多少流量?有沒有具體規劃數據?張子敬表示,短期量化,長期希望能應付天然災害使用。吳斯懷質疑,到底能提升多少效能?下半年、明年能提升多少?「各縣市打來我辦公室,需要的是這些數據,他們才能有具體的因應措施。」

張子敬說,只要地方願意做掩埋場活化,就想辦法幫它找資源,都有在談。吳斯懷指出,廢棄物焚燒以後產生的底渣、飛灰,底渣再利用率只有14%、飛灰只有6%,這樣的量能顯然不夠?張子敬說,現在底渣再利用率已經慢慢上來,飛灰固化物確實是比較重要的問題,看能否透過水洗能被再利用。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