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與白俄民眾紛抗議領導者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s 20200829 )

呂翔禾 2020/08/31 13:43 點閱 4682 次

俄國與白俄民眾紛抗議領導者
Russians and Belarusians are tired of backwards-looking autocrats

俄國與白俄的領導者從來沒這麼驚恐過,現在國內抗議的場景就像1989年、冷戰結束前夕的革命潮,愈來愈多民眾無法忍受專制政權的謊言,普丁、盧卡申科過往攏絡民眾的守法逐漸失效,面對抗議,他們只好使用過時的警棍與毒藥解決,在經濟衰退下2國領導人都面臨統治正當性不足的危機。

普丁、盧卡申科都是在蘇聯倒台的過程中取得權力,盧卡申科維持過去蘇聯式的發展,而普丁很幸運地碰到油價飛漲的年代,兩人在統治的過程中都透過媒體鞏固地位、塑造英雄形象,但是都未讓自己的政府進行真正的改革,因此當新冠肺炎來襲、油價下跌時,面對問題也顯得束手無策。

白俄羅斯的經濟仍在出口石油產物與附加產品的單一經濟體系,俄國雖然沒有白俄那麼單一產品出口導向,但今年來的油價大跌也讓俄國民眾從天堂中驚醒,這也讓俄國只能重施國族主義的故技。2位獨裁者也尚未找到適合的繼承者,以致他們延續權力的方式,卻讓國內的民眾對他們的厭煩感再度提升。

而俄國這個國內外都充滿假消息的地方,卻出現了反對派領袖納瓦尼中毒的案件,也讓俄國境內出現久違的大規模抗議。盧卡申科雖然以鎮壓的老手段面對白俄羅斯近日選舉爭議引發的抗議,但他也要隨時擔心軍隊不再效忠他;普丁因為白俄殷鑑不遠,目前不敢大動作鎮壓抗議者,但未來也會面臨類似的難題。

西方國家也開始更注重人權了。德國提供納瓦尼治療,歐盟與美國也不承認盧卡申科獲勝的選舉結果,他們也警告如果俄國敢在白俄羅斯動武,就會面臨嚴重制裁,即使普丁與盧卡申科不受道德、外交慣例與法律規範,但如果有任何跨越國際社會紅線的動作,勢必會付出嚴重的代價。

或許這類型專制國家可以維持一段時間,除了他們以外也不是沒有國家以重返過去榮耀的藉口施政,民眾剛開始可能會買單,但當更多群眾開始上街抗議、對政權感到厭煩時,就是獨裁者該害怕的時刻。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0/08/29/russians-and-belarusians-are-tired-of-backwards-looking-autocr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