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7%9d%e6%99%ae%e5%9c%a8%e5%be%8c%e7%ba%8c%e7%9a%84%e8%a8%80%e8%ab%96%e4%b8%ad%ef%bc%8c%e8%aa%aa%e5%b7%b4%e6%a0%bc%e9%81%94%e8%bf%aa%e5%83%8f%e5%80%8b%e3%80%8c%e6%87%a6%e5%a4%ab%e3%80%8d%e3%80%81%e3%80%8c%e5%96%aa%e5%ae%b6%e7%8a%ac%e3%80%8d%ef%bc%8c%e6%88%91%e8%a6%ba%e5%be%97%e9%80%99%e4%ba%9b%e8%a9%b1%e5%8f%af%e8%83%bd%e6%9c%83%e6%9b%b4%e8%a7%b8%e6%80%92%e5%88%b0%e4%b8%80%e4%ba%9b%e4%bc%8a%e6%96%af%e8%98%ad%e5%9c%8b%e7%9a%84%e8%bf%bd%e9%9a%a8%e8%80%85%e3%80%82(photo_by_youtube)

IS首領引爆炸藥自殺 川普言論挑釁(20191030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10/30 20:10 點閱 5648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首先請問嚴老師,最近最轟動也讓美國總統川普、可以說嘴的事,就是在美軍的追殺下,ISIS首領巴格達迪被逼到窮途末路最後引爆炸藥自殺。事件證實後,傳出更多的內幕消息,包括他行蹤是如何曝光的?人是怎麼死的?

而巴格達迪的死,帶出來的意義是什麼?請嚴老師為我們解析。

伊斯蘭國的興衰

嚴震生:巴格達迪是IS最重要的領袖。2014年IS組織開始在伊拉克跟敘利亞發展,直至2017年,這3年是組織最風光的時候。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都分別佔有大片土地,影響力甚至擴及到葉門及非洲地區。

IS組織的理想,就是企圖將時光重回穆斯林國家的往日光景,希望推翻目前的執政當局,改由以IS觀點為統治基礎的「哈里發」國執政。

自從2017年在摩蘇爾地區被擊敗之後,IS就開始節節敗退,到了今年3月,川普曾經宣布過,ISIS組織在美軍的圍剿下,已經窮途末路。這半年多來,巴格達迪到處躲藏,最終遭到親信背叛,被美軍圍捕,自己引爆炸藥自殺。

群龍無首IS瓦解?

在巴格達迪死之前,川普才從敘利亞撤軍,之後土耳其進入敘利亞引發戰爭,庫德族在協助美國對抗IS上不遺餘力,但美國說走就走,國際上都認為美軍對不起庫德族,且庫德族還要管理上千名的IS戰俘,結果一下子要回來防守土耳其,導致有些戰俘還因此跑掉。

在這樣子的情況下,大家都會很擔心IS要復活了,沒想到就在此時發生巴格達迪遭圍捕,走投無路下自殺的消息,那IS組織到底會不會就此結束?我想這是第一點要討論的問題。

新型態恐怖組織

IS過去都是靠社群網路在聯繫,他的支持者有很多都是從網路上面得到很多資訊,根據twitter的數據分析,IS的消息一出來,在twitter被人轉發的頻率高達95%,透過社群網路能夠傳達他的意識形態訊息,這個是未來要去思考的點,雖然首領死了,但只要持續在網路上散播其意識形態,難保不會有死灰復燃的可能。

轉移陣地重起爐灶

第二點,IS是一個新型態的恐怖主義組織,在此之前所有的恐怖組織是沒有地盤的。不像IS占領過大片土地、掌管過油田。經歷過這次殲滅之後,組織型態會不會又回到傳統的恐怖組織,只有靠聯繫,不會有自己的國家或基地?

第三點,IS餘黨可能轉移陣地,到所謂權力真空的地方,例如非洲,不是西方國家能夠輕易對付的地方,再加上IS在非洲也有影響力,所以撒哈拉沙漠,未來會不會成為他們的基地,我覺得這個是我們後續需要觀察的。

問:有人認為,巴格達迪死後,可以說是幫川普解套,之前因為美軍撤離敘利亞,引起很多非議。這次他能夠追殺到IS領袖,也算是一種成就。

民調提高假象

嚴震生:前任美國總統歐巴馬,殲滅了賓拉登,民調上升了5%,但一個月後就跌回去了,所以川普不應該太樂觀。今天新聞又有新的聽證的對他不利,所以巴格達迪的效應,我不覺得會對川普有太大的幫助。

川普在後續的言論中,說巴格達迪像個「懦夫」、「喪家犬」,我覺得這些話可能會更觸怒到一些伊斯蘭國的追隨者,未來美國在海外的大使館可能會成為攻擊的目標。

川普這番談話,我覺得跟賓拉登死後,歐巴馬的言論相比之下,就顯得有點輕蔑,我覺得身為美國總統,言論尺度的拿捏滿重要的。

問:IS組織剛開始,拍下殘酷的處決方式,用網路傳播影像,讓全世界膽戰心驚,迅速的崛起,許多人都不相信從摩蘇爾之後,IS會真正滅亡,主要是他成軍的結構、信仰的忠誠,視死如歸的精神,再加上用社群網路去串聯。想請問嚴老師,領袖的死亡跟整個組織的結構相關聯性是怎麼樣?

暴風雨前的寧靜

嚴震生:賓拉登死了之後,蓋達組織並沒有完全解散,還是有一些活動的能力,所以我認為巴格達迪死後,IS可能會沉寂一陣子,但很快會有另外的領導人出任。然後透過社群網路、透過他們對西方的仇恨,光電視播川普總統的一些談話,可以激勵很多人願意加入IS來對抗美國。

所以我認為美國還是要當心,甚至一些歐洲的盟邦也可能會受池魚之殃,像法國、德國,還是必須要保持謹慎,畢竟伊斯蘭國只要把這段談話拿出來啊,還是可以招募到很多的聖戰士。

巴格達迪過去斬首日本記者跟埃及的基督徒在海灘上面,這些畫面,我們都還記憶猶新,甚至把這個這個斬首完的人頭當足球來踢,這些影片也都還在,普遍國際上對伊斯蘭國是沒有任何同情心的,可是,即使再沒有同情心,川普也不需要追加甚至創造出更深的仇恨,我覺得這是一個領導人應該有的高度啊。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我們還是要保持高度的謹慎,持續觀察,不要因為巴格達迪死了就掉以輕心,以為IS就此瓦解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