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9%82%e9%96%93%e6%8e%a8%e6%bc%94%ef%bc%8c%e8%83%a1%e5%a3%ab%e6%89%98%e9%9f%b3%e6%a8%82%e7%af%80%e5%9c%a8%e7%a4%be%e6%9c%83%e6%84%8f%e6%b6%b5%e4%b8%8a%ef%bc%8c%e9%80%90%e6%bc%b8%e6%88%90%e7%82%ba%e6%84%9b%e8%88%87%e5%92%8c%e5%b9%b3%e3%80%81%e4%bb%a5%e5%8f%9b%e9%80%86%e6%94%b9%e9%80%a0%e4%ba%ba%e6%ac%8a%e9%80%b2%e6%ad%a5%e7%9a%84%e8%b1%a1%e5%be%b5%e3%80%82%ef%bc%88photo_by_pixabay%ef%bc%89

(統析萬象)胡士托音樂節20世紀群眾傳奇(吳統雄)

吳統雄 2019/08/13 15:46 點閱 38860 次

8月15日是浮世達歌(一般譯為「胡士托」)音樂節50周年紀念,它「以歌曲表達了當時的浮世繪」,是音樂史的傳奇,奠定了愛與和平的號召、揭開以音樂手段、庶民主導的社會與文化運動。因為偶然、或然與必然,吸引了史上最多的40萬人參與,創造了時代的標誌、更影響了歷史。

轟動是意料之外

偶然,源於浮世達歌的轟動並不在計畫中、也非大堆頭天王巨星吸引的成果。4天32場表演,雖然有知名之士,但一線偶像如披頭四、巴布•狄倫、門樂團等都沒有參加,甚至還被形容為「在一個紐約養豬農場的院子裡演出」。

或然,是因為美國二戰後的嬰兒潮陸續成年,社會結構改變、文化趣味轉型,加上民權運動、越戰與反戰因素,在相互震盪中產生了能量,借此活動爆發了出口。而必然,則是政府與媒體對這個活動的強力打擊,造成全美年輕人堅決地、非要從四面八方趕到不可。

這原來是一個純營利商業企畫,主辦人過去只辦過最多2.5萬人的演唱會,而計畫將目標提升為5萬人,原預訂舉辦地點為紐約伯利恆鎮。

音樂節成嬉皮節?

當時由於反戰思想與生活方式轉向,「嬉皮」文化興起,鎮民認為會引來的聽眾多屬嬉皮,將破壞當地環境,否定了該活動。主辦人便在附近改租了私人牧場浮世達歌谷地。

鎮民的反對,引起全國性媒體的注意,主流媒體均屬保守派,一味強調活動會造成放蕩風氣並污染社會心靈,把音樂節抹黑為「嬉皮節」,並升高為對抗「陷入嬉皮汪洋般的泥沼」。政客也紛紛加入戰局,紐約州長洛克菲勒甚至表示擔心可能產生暴動,考慮出動國家警衛隊,在外圍阻擋其他州的聽眾進入紐約。

衝突造成人潮湧進

這樣衝突的話題,使已經存在的上下兩代熱鍋順勢爆發,叛逆聽眾為了表態而提早到來。本來是地區性的活動,卻吸引了全美年輕人從五湖四海搶進,紐約州的高速公路都因此強迫關閉了。媒體與政客的阻擋,引起更多的嬉皮湧入,甚至推倒了本來要買票才能進入的圍籬。主辦單位已無法管理,宣布改為免費演唱會!

會場的陣雨使得地面泥濘難行,附近沒有能夠維持衛生和提供基本需求的設施,數十萬遊客露天而宿、相擁躲雨。湖畔、草叢、甚至廣場上,出現許多青年男女的開放、甚至愛到脫序的行為。

40萬人擠在狹小惡劣空間中,很可能會引起暴動、搶劫或其他災難,然而這些「放蕩的嬉皮」卻只在這四天內享受音樂與和平。後來有參與者回憶:「當我們加入群眾,我們可以把美國現今遇到的問題和逆境,都變成光明的希望與和平的未來。」

群眾創造的傳奇

演唱會後,反應兩極。紐約州通過了大型集會法,防止任何大規模的音樂節再現。時間推演,浮世達歌在社會意涵上,逐漸成為愛與和平、以叛逆改造人權進步的象徵;在文化意涵上,發展出嬉皮式的音樂與視覺美學,反映在穿著與生活藝術上,包括裸體,也被重新定義。

今年原計畫有「浮世達歌50周年音樂會」已於日前取消,再次證明浮世達歌不是可複製的商業事件,而是社會議題運動。誠如各種庶民運動,浮世達歌不是由明星驅動,而是群眾主動所創造、20世紀不會被遺忘的傳奇。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