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a%e6%96%b0%e7%a7%91%e5%ad%b8%e4%ba%ba%e3%80%8b_new_scientist

「道」在人間:人類語言誕生之謎(20190505新科學人)

邱慕天 2019/05/05 15:55 點閱 1740 次

Our First Words
「道」在人間:人類語言誕生之謎

「太初有道(Word),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從聖經的起初,語言的起源與人性就攸關重大。人類語言的靈活性和包羅宇宙的概念豐富性,乃世界獨一無二。文明的一切偉大成就和智慧結晶,若非語言,斷無可能存在。

聲音起源難追溯

只是不像是數千年前出現的文字,以「聲音」形式存在的語言缺少確鑿的證據可以追溯起源。有考古學家宣稱4萬年前的人類洞穴壁畫和象徵文化的創造性爆炸,代表人類應已擁有語言來表達抽象性思維。

但更明確的解剖證據指出,接在「海德堡人」後頭的尼安德塔人和早期智人,演化出了其他類人猿具備的精確母音發聲控制力和聽覺接受力,因此語言的歷史可能早上10倍。在達爾文《人類的由來》中,他認定人類的語言是由類似哼聲的音樂式原語而來,起初只是雄性求偶吸引注意力所發出,沒有特定指涉意涵。

聲音應用到社群發展

隨著求偶競爭下「樂曲」日漸複雜,漸漸出現有系統的意義指代,生成「語言」。這符合我們現在觀測到人類近親「長臂猿」唱歌求偶的模式,也符合腦神經科學的觀測:人類的語言與音樂是由同一塊神經網絡處理。

但《新科學人》指出,如果語言是雄性求偶本能,那麼女人不應該會有如此好的語言表達能力。是故,原始的手勢、狀聲的表達,更像是我們在其他靈長類動物社群和嬰兒觀察到的狀況。像是猩猩會吹口哨,並重現一定音高的聲音。今日澳洲的原住民和瓦努阿圖的土著,也是歌曲、手勢、狀聲詞與單詞等元素一同交替使用。

「合作」才能使用語言

這麼做的目的,可能與自我保護有關。倫敦大學人類學家杰羅姆‧劉易斯注意到,非洲中部的巴雅卡部落會在夜晚發出不同音高的歌聲彼此交織,使外人以為該部落聽起來比實際上勢頭更壯大。從而,人類社群發展出複雜的部落和聲多重唱,是來自原始社會狩獵環境的生存需求,並漸進發展出狩獵戰術的協調、傳遞集體知識。

牛津大學學者羅賓‧鄧巴補充指出,大合唱能夠刺激腦內啡生成,促進社會凝聚力,給予他們信心和能力組織更強大繁榮的社群。畢竟,「語言」唯有在人際的共識、真誠、為共同利益的合作下才能成立。語言和歌唱的起源之謎,解答看來正存在於它們內在蘊存的美德之中。

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24232280-500-the-origins-of-language-discovered-in-music-mime-and-mimicry/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