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餓肚上街抗爭 委總統應捨棄單一經濟 (20160907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12/13 10:17 點閱 7264 次
委內瑞拉爆發示威遊行,欲罷免現任總統馬杜洛。(photo by 網路截圖)
委內瑞拉爆發示威遊行,欲罷免現任總統馬杜洛。(photo by 網路截圖)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楊穎軒、謝育展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委內瑞拉最近有百萬人走上街頭,意圖要罷免總統,因為國家經濟不振,人民已經陷入沒飯吃、餓肚子的窘境,讓人感到不解的是,委內瑞拉真的通貨膨脹得這麼嚴重嗎?我們往往會認為這只會在非洲發生,為什麼中南美洲也有這樣的情況?請嚴老師說明。

嚴震生:委內瑞拉最近發生的狀況被稱為「接管卡拉卡斯」, 就是他們的首都,有點像是香港的佔中運動。委內瑞拉過去從1999 年到2013 年之間,都是由查維茲在執政,剛好這段時間國際石油價格很好,所以委國政府有9 成的稅收,是來自於石油的輸出,因此國家稅收不錯,可以做很多社會福利、發放津貼, 讓百姓生活過得還可以。重要的是,委國甚至可以免費提供石油給其好友─古巴的卡斯楚。

油價下跌影響經濟

可是,查維茲過世之後,當時他的副手馬杜洛接替政權;馬杜洛可能少了查維茲的領袖魅力, 這個不打緊,重點是石油價格在過去3 年來不斷持續下滑,從100 多元跌到8、90 元,大家認為8、90 元是比較合理的價格, 結果一路跌到40 幾元。所以, 一個國家的稅收來源有90% 以上依靠石油,國際石油價格腰斬, 當然會影響到它的國家經濟發展。

國家稅收減半

問:有這麼嚴重嗎?

嚴震生:怎麼不嚴重?石油價格被砍半,國家本來是靠輸出石油來賺取外匯。
問:但還是有賺錢吧?

嚴震生:問題在於國家預算, 石油全部都是以一桶80~90 元的賣出,今年原本預定要發出去的錢,受到現在油價砍半,政府的稅收也跟著少了一半。

問:所以,等於是我們這幾年看到油價下跌很高興,卻不知道有些國家因為這樣而民生潦倒。

生產者不願賠本

嚴震生:對!產油國像是俄羅斯、奈及利亞也是這樣,非洲最近經濟成長緩慢也與石油價格下跌有關,可以說是「幾家歡樂, 幾家愁」。所以,油價相比過去, 對他們的影響很大,等於沒有美金進來、沒有外匯存底,然後進口的物資也變貴了,大家就會開始想著搶進口的東西。那委內瑞拉自己國內的東西呢?

查維茲過去又維持著補貼消費者的政策,生產者就會覺得自己是在賠錢做生意,所以不願意有產出,造成國家變成民生物資極度缺乏的情況,走進店家都是空空如也。

之前可以看到俄羅斯的店面, 架上沒有販售的東西,現在也在委內瑞拉發生。當地很多百姓都快餓死,都到垃圾堆裡去找食物,所以民眾走出來抗議,我覺得也真的是對於現在政府的政策忍無可忍了。

民眾推公投罷免

問:可是剛剛提到石油價格下跌,並不是政府的問題,政府又能幫上什麼忙?難道是因為委國政府揮霍嗎?

嚴震生:對生產者而言,如果政府願意放鬆或解除管制,他們還有這個誘因繼續生產食物,雖然通貨膨脹會導致時物價格變很貴,到了700% 左右,但至少一般的物資可以回到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國家市場的流動就不會搞得那麼嚴重。

問題是,民眾認為總統過去也有些貪腐作為,對他也有些不滿,希望他可以提前下台,馬杜洛的任期到2019 年。但是,現在要推動公民投票,如果不在明年1 月以前完成,即使彈劾成功,礙於馬杜洛已經超過一半的任期,將會由他指定的副總統來接任。所以,委國百姓希望能有新的選舉。

現在,反對馬杜洛的力量在推動公民罷免投票,唯有其時間限制,否則就會像巴西一樣:總統遭到罷免,換副總統接任。可是,像巴西的正副總統是政敵, 情況會有些許不同,而委內瑞拉的副總統,很不巧的是,他是馬杜洛的好朋友,不會有任何改變的。因此,有這起示威大遊行, 真的就是怒火燃燒,要求把馬杜洛弄下台。

不過,馬杜洛自己也動員了幾萬名支持者來對抗,可是看起來,反對他的勢力還是較為多數。

問:委國百姓可以說是生死相搏了,我們從旁觀察不免會覺得,這樣的示威有用嗎?這樣的活動曠日時久,首先要透過公民投票,結果出爐,就算真的讓馬杜洛下台,那新上任的總統又能改善國家的經濟情況嗎?是否能立竿見影都是問題。

從現在到投票日,還有半年的時間,覺得委國的處境滿悲情的,就算走上街頭也沒有辦法立刻看到轉機。

總統確實該負責

嚴震生:可是,我還是認為, 委內瑞拉應該要朝這個方向走。畢竟我在讀拉丁美洲政治的時候,當年南美洲的國家,包括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智利,甚至是玻利維亞這些國家,全部都歷經了軍事政變, 委內瑞拉始終保持著兩黨制的運作,跟鄰國哥倫比亞一樣。

所以,1958 年到2000 年之間, 委國是一個政局滿穩定的國家, 縱使大家會認為這是所謂的「菁英式的民主」,並有擴及到一般民眾。

但在查維茲上台,採取比較民粹的執政後,看起來委國政府是比較開放的,可是今天民粹的結果也造成了國家經濟的衰退, 大家必須要面對一個很殘酷的事實。如果今天馬杜洛這位總統, 自省繼任以來,過去3 年國家經濟衰退、人民吶喊沒有食物、藥物的現況,他確實應該要為此謝罪下台。若能如此,委內瑞拉當然還有機會站起來。

國家經濟應多元發展

上周我們討論到哥倫比亞與叛軍達成和平協議,哥倫比亞看起來前途是一片光明,可是委國犯罪率高,目前國家情勢動亂,如果政府還要強行壓制反對聲浪, 反而會造成更多的流血衝突。我覺得,就讓這樣的公民投票能夠快速進行會比較好,如果沒有通過,馬杜洛當然就順利待到任期屆滿,不需要拖到1 月,免得夜長夢多,最後由他的副總統來繼任,百姓又繼續抗爭、沒完沒了。

問:嚴老師基本上還是滿肯定有公投罷免馬杜洛的機會,問題是,我想請教馬杜洛的施政,到底是怎樣讓這個國家陷入絕境? 他是不是有哪些施政上的錯誤?

嚴震生:我覺得,當國際油價下跌,政府就應該要有所調整, 將國家預算重新作分配,讓所有人都能接受。再者,國家應該要有所警覺,不能只依靠石油或原物料的輸出,國家經濟來源要多元化,否則一旦主要仰賴的經濟產品價格垮了之後,就會陷入困境。所以,委內瑞拉政府應該要刺激其他經濟發展,並提出對策。

可是,馬杜洛並沒有這樣的危機意識,反而還是繼續依靠石油輸出,最後結果是石油已經比水還便宜了。不得不說,馬杜洛必須要改變國家仰賴單一經濟的模式。

主持人:我想,委內瑞拉真的是一個值得我們關切的國家,特別是人民已經窮困到走上街頭抗爭,希望國家的情勢能夠盡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