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銅像爆種族衝突 川普態度髮夾彎(1708016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08/16 13:51 點閱 23701 次
川普在種族衝突事件後發言態度反覆,讓支持川普的白人至上主義團體領袖們彷彿洗了一場三溫暖。(photo by wikimedia)
川普在種族衝突事件後發言態度反覆,讓支持川普的白人至上主義團體領袖們彷彿洗了一場三溫暖。(photo by wikimedia)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蘇家瑩、孫啟梅、何綺晨

一、拆銅像爆種族衝突 川普態度髮夾彎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近日在美國發生非常嚴重的意識形態衝突,種族與左右派意識對立也產生了暴力行動,在這種情勢下究竟川普要站在哪一邊呢?他所講的話也引起許多討論,也顯示出美國內部存在著複雜的族群意識─包含3K黨、反猶太、白人至上主義等等潛藏於意識形態背後的問題。

美國表面看起來是種族大熔爐,但實際上它裡面還是有族群的對立與衝突,請嚴老師分析美國的狀況。

移除銅像立場對立

嚴震生:在上星期周末,示威遊行剛開始展開,電視就已經在轉播,那時還未發生第一起衝突,就已讓人擔憂,因為當中雙方對立是非常情緒化的,白人種族至上者有些帶著火把,3K黨的服裝也有出現,新納粹也在身上別了納粹的標誌。

這場遊行美其名是右派的大結合,他們的集結的原因是,認為維吉尼亞大學把南北戰爭時期的李將軍銅像移除是令人無法接受的,這樣的訴求我們也該去理解,但這件事對很多非洲裔的人來說,李將軍在歷史上是維護蓄奴制度的象徵,這讓非洲裔感到很不舒服。

美國正在談轉型正義,這當中也讓白人很不舒服,特別是維吉尼亞州,雖然它位處華府旁,我們也認為它在美國東部,但維吉尼亞在美國南北戰爭當時是屬於南方的一州,是站在蓄奴立場對抗北方政府的,所以若從維吉尼亞的歷史來看,它是南方州,南方對李將軍非常遵從。

李將軍也確實是很棒的軍人,但南方實力與北方相比還是弱了一些,所以經過四年之後,南方從美國分離出去的企圖是沒有成功的。李將軍和北方的格蘭將軍相比,格蘭後來做了總統,但他有酗酒習慣,相較之下大家覺得李將軍是個紳士,應該承接這個擔子才對,因此有種情感投射,這點是可以諒解的。

示威爆發流血衝突

現在示威發生的情況,如果只用這點來訴求我認為是妥當的,但最糟糕的是演變成暴力衝突,有個從俄亥俄州來的年輕人,開車衝撞對抗白人主義的示威群眾,並撞死了一名女性,傷了19人。

情況發生後,媒體開始譴責,但川普在第一時間沒講話,等到他出來講話時,他說我們要譴責來自於各方面的仇恨,但未點名與反猶者、新納粹有關,媒體馬上就開始對他不痛不癢的談話做出嚴厲批判,認為他不能這樣和稀泥,而是要點名。

川普360度轉回原點

川普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在第二天終於說他譴責一切,包含白人至上者、新納粹、反猶者,講完以後在台灣時間星期三上午,也就是美國時間星期二晚上,他又出來講話,但不譴責這三者,卻強調譴責所有仇恨,並特別強調有一些非洲裔團體也很暴力,他們也帶著棍子上街。

對於李將軍,川普認為,李將軍算是蓄奴的話,華盛頓總統與傑佛遜總統兩人都是維吉尼亞人,也都有蓄奴過,是不是也要把他們的銅像拆除?川普在記者會上與記者對嗆,他也等同先做出了180度轉彎,緊接著又做了180度轉彎,總共360度回到原點,引起美國非常大的討論。

很多人認為川普是總統,必須用總統的高度來看國內發生的事情,他應該做全民的總統,不能因為這些白人極端右派支持他,就不願意做出切割,這是美國一般而言不能接受的一種價值,但這些白人支持者會認為是他們把他送進去的,也終於翻盤了。

當選以來爭議不斷

現在川普當了總統,他們當然能理所當然能站出來把自身的訴求講得更清楚,而且不會有任何的顧忌,不需要擔憂政治正確的問題,川普等於將新的爭議往自己身上攬。所以講到川普,從他當選以來,一路都產生爭議,無論是通俄門、與國會的互動,白宮本來也已經夠亂了,現在又有了新的爭議,他似乎是不嫌麻煩太多的情況吧。

問:剛剛嚴老師提到川普當選是誰支持他進白宮的,無論這背後的力量是正是邪,都會從川普身上當提款機,希望川普如今當上總統不要忘記我們當初曾經挺你,這是一個點。

另外,這次也造成四個執行長離川普而去,不幹了,所以川普在倚重倚輕的拿捏分寸,這恐怕也相當困難,做為一位總統,他該如何做出大家將他送入白宮的回饋?

保守意識存在已久

嚴震生:當時川普找了製造業委員會,正是希望能振興經濟,但這些人都知道,如果自己不表態,自己該面對自身企業中的少數族群?我們會認為白人至上主義者就是對抗非洲裔與其他有色人種的,但反猶團體的以色列、猶太人算不算白人?這層矛盾值得去思考。

還有關於新納粹,美國3K黨在19世紀內戰結束後在1870年代就興起了,會興起是因為白人懷念起過去,認為自己被剝奪了,所以有這樣一個到處放火恐嚇被解放的黑奴,恫嚇他們的作為,這樣的團體在1920年代又出現蹤跡,直到1970年代也持續都有。

另外,美國右派保守主義者也反對猶太人,認為猶太人在美國獲得太多政治與商業的特權,猶太人確實也因為重視教育,在美國的學術界也好,法律、金融界也罷,他們都是出人頭地的,一些不是猶太人的白人會認為這些人搶奪了資源,就和納粹相近,認為猶太人擁有太多權利了。

加上美國在過去也反對天主教徒、愛爾蘭人,回頭來看是西方、西歐以上的白人,而美國的祖宗也在那個地方,包含北歐、西歐,那邊現在卻是最開放最自由的。也就是同樣的人的後代,到了美國後代成為最保守反動的,這相對之下是蠻大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