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高票當選 社會裂痕待彌補(20170330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03/30 09:44 點閱 37521 次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中)當選下屆行政長官(_特首),結果公布後,她在點票台上向台下選委鞠躬致_謝-1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中)當選下屆行政長官(_特首),結果公布後,她在點票台上向台下選委鞠躬致_謝-1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蘇家瑩、鍾佩慈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香港再次舉行特首選舉,結果已出爐。我們都知道,香港的選舉並非直接民選,是間接選舉。林鄭月娥此次在約1200 票裡面,得到777 票,可以說是高票當選、獲得壓倒性勝利。眾所周知,她是北京屬意的人選。

香港自回歸中國大陸以後,中方並未真正落實「一國兩制」,基本上,還是可以感覺到北京當局在背後操弄、主導香港選舉,每位特首都必須跟北京打好關係,林鄭月娥也不例外, 外界都傳她是現任特首梁振英的2.0 版,看起來是她也是惟北京馬首是瞻。

香港人民對此次選舉結果多表示憤怒,一方面,是不能夠直接普選,另一方面,則是選出來的人又是跟中國靠攏的領導人。嚴老師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移交政權後爭民主

嚴震生:首先,我們先分析一下香港年輕一代的想法,他們看到台灣民主化之後,可以直接選總統、有各種參選的機會,確實是很羨慕的;而老一代過去經歷過英國殖民統治的時期,當時英國給香港人大量的自由, 在經濟、言論與集會,唯獨沒有民主。

可是,香港的政權在移交給中國的時候,英國就要求得成立立法局、香港要有特首選舉等等,從中國的角度看來,當然就會很不平,認為英國自己沒給香港民主,結果轉移政權就開條件,要中國接受。後者還是妥協了, 就採取「一國兩制」的方式。

歷屆特首均與中交好

剛開始,我相信很多香港人也知道,若特首跟中國關係不好,沒辦法繼續保有權力;香港跟台灣不同,已經是中國的一部分了。所以,一國兩制的施行,經歷過跌跌撞撞,從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到這次選出來的林鄭月娥,都跟中國關係很緊密。若不如此,大概也沒辦法當選特首。

問題是,這樣的選舉又不是全民普選選出,而是從1200 人裡面的「小圈圈」內選出,只要候選人獲得601 票, 就是絕對多數、確定當選。此次,林鄭月娥獲得777 票,算是很高的。

選舉結果未反映民調

中國屬意的人選,外界稱為「建制派」,反之,則為「泛民主派」。過去, 香港泛民主派還會推自己人去挑戰建制派,得票都不高,這次他們乾脆直接去支持建制派人選中,比較能為他們所接受的人。

所以這次香港特首選舉,是兩個建制派人士在競爭,而曾俊華在民調中雖領先林鄭月娥30%,可是選舉最終結果只獲得了300 多張選舉人票。香港老百姓對此大為光火,認為民調和實際結果,怎麼會落差這麼大?

如果今天民調是反映一般民眾的心聲,那怎麼會呈現這樣的結果?這些選舉人間接選舉產生的特首,還是由北京當局內定好的人選,就是林鄭月娥。現在有後續消息傳出,眾多選舉人中,即使是不同政黨,也都接獲北京當局所施加的壓力,要他們投林鄭月娥,讓年輕人對這場選舉結果無法接受。

林鄭月娥在確定當選後,說要「彌補裂痕」、「和解」,大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目前香港確實呈現的就是一個分裂的社會。

問:而且,現在林鄭月娥已經開始秋後算帳,逮捕「雨傘革命」時的主要參與人士。

找回香港核心價值?

嚴震生:對,因為林鄭月娥說要「找尋香港的價值」。香港的價值,說老實話,就好比台灣現在認為「民主」、「人權」是我們的價值,香港的人權是不錯的,法治的施行也比台灣好, 像是廉政公署等等,但是,林鄭月娥所說的價值,可以從幾面向來看。

第一,香港是不是要以追求經濟繁榮為主,而不管社會福利?香港過去就是一個不太重視社會福利的地區, 現在泛民主派、一般民眾希望政府可以多建設社會福利這塊。就像台灣的全民健保,這在香港是不可能的。林鄭月娥在這件事上,就沒有同意。

第二,林鄭月娥所說的核心價值, 很可能是「法治」。如果真的是用法治,那過去這些雨傘革命、發動佔中運動的人,就很有可能按照現行法律遭到逮捕。

反觀台灣,說實在的,太陽花學運其實也是違法的,可是到最後大家認為這是一場民主運動,所以得到豁免。而香港若依林鄭月娥的說法,「依法辦事」當然就會抓人,那怎麼達成社會和解?這是比較困難的部分。

林鄭難「接地氣」

林鄭月娥她個人是一位滿優秀的公務員,自香港大學畢業,在她就學的那個年代,可以說是只有最優秀的高中生,可以進入香港大學跟中文大學。其他的學生則是赴海外留學。因為香港原先就只有港大跟中大2 間大學,後來到80 年代,才又新設一所科技大學,所以香港在這之前就只有頂尖的2 所大學。而畢業於這2 所學校的學生,都在香港享有極高的社會地位。

她頂著這樣的學歷光環進到政府單位工作,擔任公務員約30 多年,但林鄭月娥是不是能「接地氣」、跟老百姓有互動,知道民眾的需求,我想, 這是她所欠缺的部分。雖然林鄭月娥是從貧苦家庭出生的,但是她待在「體制內」太久了。

問:這次林鄭月娥憑著這麼低的民望當選特首,大家對她還是抱有期待,有沒有可能將來內閣的組成,就算不是吸收泛民主派的人士,也能夠多啟用一些有民望的人,而不是所謂的「梁粉」(梁振英支持者)。不曉得嚴老師您怎麼看林鄭月娥在其特首任內,能有和解的努力?

或可擴大網羅內閣人選

嚴震生:我覺得,現在大家批判的就是中國大陸在香港的勢力好像在背後操縱,林鄭月娥是否又是另一個魁儡?還是她真的能放手去做?我認為,還是要給她一點期待,畢竟林鄭月娥是從殖民時代就開始在香港政府做事,一直做到香港政務司司長,換言之,就是第二號人物了。

她的從政經驗是足夠的,可是她真的需要將她的內閣,就像主持人說的要稍微擴大一些,盡可能納入社會普遍認為不是那麼親中的人士。這樣她才能真正治理好香港。

因為以現在香港社會分裂的狀況, 泛民主派跟建制派的對抗,很難找出中庸之路。但是,如果她今天的政策, 是可以做到泛民主派部分的訴求,像是社會福利等,香港現在的政府還不錯,稅收有剩,可以減稅給老百姓。假使她可以把社會福利做好,我覺得照顧到一般中下階級,那多數人應該都可以忍受這樣的政治現狀,畢竟政府不能只照顧上層的有錢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