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82%ba%e8%81%b2%e6%8f%b4%e6%b8%af%e4%ba%ba%e5%8f%8d%e5%b0%8d%e9%80%83%e7%8a%af%e6%a2%9d%e4%be%8b%e8%8d%89%e6%a1%88%e7%99%bc%e5%8b%95%e7%9a%84%e6%8a%97%e7%88%ad%ef%bc%8c%e5%9c%a8%e5%8f%b0%e6%b8%af%e7%94%9f12%e6%97%a5%e5%9c%a8%e5%8f%b0%e5%8c%97%e9%a6%99%e6%b8%af%e7%b6%93%e8%b2%bf%e8%be%a6%e4%ba%8b%e8%99%95%e5%89%8d%e4%b8%b2%e9%80%a3%e7%bd%b7%e8%aa%b2%ef%bc%8c%e8%bf%91200%e5%90%8d%e6%b8%af%e4%ba%ba%e5%88%b0%e5%a0%b4%e9%9f%bf%e6%87%89%e3%80%82(photo_by_%e4%b8%ad%e5%a4%ae%e7%a4%be)

內外交迫港人為何不接受林鄭?(20190619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6/20 19:39 點閱 125296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吳婉瑜、張元融

標題:內外交迫港人為何不接受林鄭?
引言: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於15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後,《紐約時報》評論,這是習近平在單一政治議題上做出的最大讓步。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這幾天最大的事情,就是香港反送中遊行,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盛況,有近兩百多萬人走上街頭,以香港彈丸之地,這是雨傘革命之後最大的一場抗爭。

從台灣角度看也好、從國際的角度看也好,很多人都覺得香港民眾在以卵擊石,因為中共的統治是非常的嚴厲,一國兩制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政治空間,而且他們也派了特首,可是這次非常意外的,竟然中共很罕見地做出讓步。

《紐約時報》評論,這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對單一政治事件做出最大的一次讓步,無限期的暫緩《逃犯條例》,這件事全世界都在看,嚴老師怎麼觀察?

回歸22年後的現況

嚴震生:這次香港走出來的人數確實非常多,大概佔了香港市民的六分之一。這個龐大的數據,包括平民百姓,不完全是政治激進分子或年輕學生,一般家庭、老人都出來了,所以感覺上這是香港人這麼多年來對北京政府法治精神的不信任表態。

香港從1997年回歸中國已22年,當時留下了很多的自主空間,特別是法制方面,也就是所謂的一國兩制,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香港到現在還保有獨立的司法。

擔心被羅織罪名

如果今天通過了這個引渡條例或者說「送中送到中國」,就表示說如果有香港人在政治不正確的情況下,很可能曾經在中國做生意、逃稅或者賄絡的人,都會被引渡到中國,當然這是有案在身的情況。

另外,如果今天中國大陸想要特別整肅一些反對中國的異議份子,剛好他們有家人,或者是剛好自己跟大陸有做過生意等等情況,香港人就會開始擔心,我會不會被硬加上一些罪名。

不信任大陸法治

綜觀這整個抗爭,我想最簡單的就是,第一,一國兩制過去是保證香港司法獨立50年,而現在也才22年,難道香港的司法獨立要至此結束了嗎?這是香港人首先不能接受的。

第二,在法制方面,大陸還沒有辦法贏得香港的信任,如果今天中國的法治已經走到一個「至少跟台灣比較接近的程度」,那香港民眾可能還會覺得彼此「相互引渡」,就比較沒有什麼問題,但現在就是因為中國的法治精神不夠,所以香港民眾會不信任。

問:一開始香港政府的態度是非常強硬的,事情發展到後來才轉變成願意讓步,為什麼這一次事件在經歷這麼多激烈抗爭之後,態度會有如此大的轉變?

國際媒體廣泛報導

嚴震生:我覺得有幾個因素,第一,這件事的影響範圍是很廣泛的,香港民眾大家都感覺到這件事與自己是有關係的,所以會有這麼多一般的民眾走出來,「面這麼廣」逼使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必須重新審慎考慮。

也有人會認為說,林鄭月娥以她一個好母親的形象,現在竟然會讓這麼多香港人不信任,這使得她勢必要做一個調整。

第二,就是國際媒體的鋪天蓋地的報導,這對中國是一個傷害,特別是習近平馬上就要跟川普來見面,假如說今天因為香港的問題,導致美、中元首無法見面,或者是美中貿易戰的議題被排到後面了,這樣就對中國是不利的。

中國大陸目前極需解決的問題是美中貿易戰,即使對香港讓步,大概也不會對他的主權和經濟有什麼傷害,這是中國願意表明態度的主因。

越來越多的讓步

而香港特首後來也表明說會暫時擱置,但是一般民眾仍然繼續抗爭,特別是在有一位抗議人士身亡之後,特首有出來公開講話,之後開始慢慢地做越來越多的讓步,不僅是擱置,而是「如果到了明年這個法案還沒通過,就會自動失效。」我覺得這可以說服一般的老百姓。

當然中國也另有一個目的,就是「如果今天他對香港讓步的話,至少他還可以繼續宣傳他對台灣的一國兩制」,也就是中國並沒有違反一國兩制。

中國會認為說,香港提出來一個法治的問題,並不是說繼續讓香港維持這樣一個獨立的司法,也就那代表說,未來如果中國跟台灣談兩岸關係的時候,「台灣可以至少從香港的基礎上面開始往上加。」

台灣人都在關注

我認為這對中國當然是有必要這麼做的,因為在整個抗爭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發現台灣過去反對一國兩制的人,就更有足夠的理由來反對。我們也可以看到,台灣人會關心香港,認為如果今天香港在被承諾一國兩制之後,還不到50年的一半,承諾就已經開始變變調的話,那當然台灣是不會接受的。

所以,我認為,大陸到最後會讓步的原因,可能還是因為希望能夠跟台灣維持相當相當程度的一個互動。

問:這一次大家最關注的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因為她「前倨後恭」,前面是這麼嚴格、雷厲風行,後面卻軟化了。所以很多人分析,這就坐實了她根本就是一個傀儡。前面這麼兇,後面那麼軟,她的決策根本就不是出自她個人的自由意志,完全是中國在操控。

香港人最害怕的就是如此,「你的特首完全沒有一個完整的人格,完全聽命於北京」,這樣的一個情況,北京似乎也操作得有恃無恐?

林鄭月娥是傀儡

嚴震生:北京派任的特首當然要北京同意才行。英國當時留下來文官制度,林鄭月娥也是長期的文官出身,所以香港當時的文官制度是可以取信於民的。

雖然說英國在香港沒有留下民主選舉,但他的法治精神確實是不錯的,公務員的素質也很好。所以,假如今天林鄭月娥不是大陸的傀儡的話,那她所提出來的政策,香港民眾可能還可以接受,但是很明顯的,她的任命就是經過北京方面的同意。

港人不接受林鄭

所以說,雖然民眾過去認為她做公務員時表現不錯,但是她卻沒辦法取得香港人更多的信任。我覺得這個就是香港現在面臨的問題。香港特首和一些立法會的成員,如果是大陸任命或大陸所同意默許的,這些人的正當性確實是不夠的。唯有走到一個完全民主選舉的一個情況,大家才會願意接受。

假如他們的立法會是由全民民意生成的話,即使今天談的是《送中條例》,那我想民眾其實也沒什麼好抗議的。

問:再請教兩點,第一個就是這樣一個「血淋淋的一個事實」,台灣民眾應該都是「看在眼裡,怕在心裡」,也就是說,「對中共應該不要再有幻想」,這是一個點。

第二個點就是,台灣現在正面臨總統大選,總統候選人關心的是不是如何借力使力、因勢利導,在這中間賺取個人的好處?

影響台灣選舉

嚴震生:我們看到每一位總統候選人都反對一國兩制,而且力度是非常強的。即使是藍營的兩個主要的候選人韓國瑜跟郭台銘,也對一國兩制做了很強烈的批判。我認為,這是北京方面得不償失的地方。

藍營當然要顧及選票,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還挺一國兩制。所以,當你逼到讓藍營的兩個主要的候選人都站出來反對一國兩制的時候,其實這就是北京做的最錯的一件事了。

主持人:沒錯!中共的面貌有時候懷柔,有時候又是這麼兇神惡煞的樣子,香港的事件,的確多少也會影響到台灣的選舉與人民對中國的觀感。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