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顧問涉洩密 川普在意消息怎走漏(20170216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02/16 10:44 點閱 37800 次
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中將(Michael Flynn)與普丁關係相當密切,卻在交接期間向俄羅斯大使基斯利亞克通話中,透出美國將對其進行新一波經濟制裁。(photo by 網路截圖)。
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中將(Michael Flynn)與普丁關係相當密切,卻在交接期間向俄羅斯大使基斯利亞克通話中,透出美國將對其進行新一波經濟制裁。(photo by 網路截圖)。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蘇家瑩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川普新政府的國安顧問於13 日閃辭,事件持續餘波盪漾,究竟弗林有無洩密給俄羅斯?之後川普受訪時的表現, 感覺上他認為弗林是遭到冤枉,不應該讓他下台,到底是怎麼回事?請嚴老師分析。

批歐巴馬、與俄親近

嚴震生:弗林在上台之前,是川普競選團隊很重要的幕僚,他在歐巴馬政府任內,做過國防部國家情報局的局長,後來跟歐巴馬鬧翻就不幹了, 轉而變成強力批判歐巴馬政府的人。從軍方的角度來說,任何人都不該批判自己曾經服務過的執政團對或領導人,他明顯違反這樣的職業倫理。

其次,有消息傳出,他在下台後接受俄羅斯媒體支付重金訪問。就像很多政治人物,卸除職務後,發表演說獲得高額的報酬。

另外,還有一張很醒目的照片是, 弗林跟俄國總統普丁共進晚餐,他坐在酒席的主桌,大家就質疑他跟俄羅斯的關係有這麼親近嗎?

有意避開參議院

當川普決定要將他正式納入內閣時發現,弗林這樣的「背景」會讓參議院的聽證會可以有很多發揮空間,最後他的人事任命恐不會通過。所以, 川普就把弗林放到白宮,當國家安全顧問,相當於我國的國安會秘書長。為什麼這麼做?因為白宮的人事任命是不需要參議院同意的。

如果川普將弗林派到國防部、中央情報局,或者是國務院,那都要經由參議院行使同意權。而弗林的任命案看起來是不會通過的,所以川普預知到有困難度,遂將弗林放到國家安全顧問這個位置。

弗林觸及《羅根法》

但是,在交接期間,亦即川普當選期間、還沒正式上台時,歐巴馬政府要對俄羅斯進行新一波經濟制裁,當時歐巴馬認為有必要告知新任總統這件事,沒想到弗林就預先在與俄羅斯駐美大使的通話中,談到這件事。

這等於是「提前告知」俄羅斯,美國要採取新的經濟制裁,這就明顯違反了美國《羅根法案》的「禁止以私人身分參與或介入外交政策」。

彭斯辯護 處境尷尬

當大家開始調查這件事時,弗林並未據實以報,副總統彭斯在電視上還幫他辯護,「弗林沒有說過這些話, 完全沒有這件事。」反讓彭斯處境非常難堪。最終導致這件事情難以收拾,亦即有位白宮官員「洩密」,暴露弗林撒謊的行徑。在媒體不斷報導的情況下,弗林只好被迫辭職下台。

在這期間,有兩件事值得探討:1、當時因不願執行移民禁令,而被川普解除職務的代理司法部長耶茨,她之前就跟川普報告過弗林有問題,相信在事件爆出後,耶茨心裡應該有稍微舒坦了,算是為她「平反」。

有把柄在俄手上?

2、川普知道這件事情已經有段時間了,卻未告知他的副總統,害得彭斯在電視訪談時還幫弗林辯護,讓他變得「裡外不是人」。

現在外界要持續追蹤的部分,包括川普知道的內情有多少?為什麼之前一直不採取行動?除此之外,有調查公布,川普在去年競選期間、俄羅斯介入美國總統大選的傳聞鬧得風風雨雨時,川普的國安顧問還不斷跟俄羅斯有聯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看川普現在面臨俄羅斯這個議題,再加上弗林請辭,上任不到一個月,實可謂「焦頭爛額」了。

問:針對俄羅斯的問題,為什麼川普的態度是言詞閃爍、沒有正面回應呢?到底他能不能跟民眾交代清楚自己與俄羅斯的關係究竟為何?

嚴震生:如果我們今天用2 種不同的角度來看,有人就比較喜歡「陰謀論」,說是當年川普還是商人時到俄羅斯接受招待時,在旅館曾有召妓的行為,被俄羅斯的情報單位給錄影, 並以此要脅…。我比較不相信這個論點。

若從川普對穆斯林的看法,倒是比較有點接近傳統的論點,回到「白人的國家」。俄羅斯同是白人,也算是基督教的國家,雖然實際俄羅斯人是信奉東正教,稍微不太一樣,但是他們的互相信任,遠遠超過於異教徒的穆斯林。變成是已故的哈佛大學教授杭廷頓說過的「文明的衝突」。

白人至上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俄羅斯人移民到美國,兩代之後,看起來就像美國人了。可是,中東地區的人民就算移民到美國一世紀,還是有著他們自己的信仰以及生活文化。所以,俄羅斯人從川普「白人至上」的角度來看, 無庸置疑就是白人。這是另外一種解讀。

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川普欣賞普丁是因為後者更兇悍、強勢領導,所以他覺得,自己並不一定能跟普丁成為好朋友,但是他可以讚賞普丁的領導風格。

這卻讓人擔心,川普做為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當他接受媒體訪問時, 記者說普丁是個殺人犯,殺了不少人。沒想到,川普竟然回答,「我們美國人沒有殺人嗎?」兩人之間的惺惺相惜之情,也有點奇怪。這也讓大家有更多的想像空間。

再來,就是大家會猜測是否在俄羅斯,有川普想要維護的經濟利益?

問:這裡面的關鍵在於美國安全顧問弗林洩密給俄羅斯,(打電話告知美國將對其進行制裁),究竟川普是否知情?還是完全是由川普指示的呢?

怪罪媒體造謠陷害

嚴震生:現在大家就在查證這幾個疑點,我想,川普是知情的。可是, 川普在接見以色列總理納坦亞胡的時候,在記者會上,媒體就這件事情提問,川普還幫弗林辯護,「他( 弗林) 是好人,卻被你們這些媒體不公平地對待。」更重要的是,川普說,「那些將消息透露的人,茲事體大,分明是犯罪行為。」

問題就在這,川普好像不認為弗林今天跟俄羅斯接觸是有問題的,而是為什麼消息會被流出去。我想,這是他關心的部分。這就有一點類似我以前碰到的案子,有一個人說他沒有殺那個人,我是被情治機關給設計(set up)了。那到底你有沒有殺人呢?

問:完全就是顧左右而言他。

嚴震生:沒錯,川普就是同樣的情況。而正是美國人現在要面對的是, 他們有一個不太遵守法制的總統。

問:還是一個不太「忠」於美國的總統。

嚴震生:對!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