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副手辯論 彭斯止血、凱恩鞏固基本盤(20161005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10/05 10:01 點閱 46765 次
美國總統大選副手辯論登場,民主黨凱因(左)對決共和黨彭斯(右)。(photo by youtube 截圖)
美國總統大選副手辯論登場,民主黨凱因(左)對決共和黨彭斯(右)。(photo by youtube 截圖)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林燕愉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美國總統大選副總統辯論,4 日於當地時間準時展開,上周我們討論過川普和希拉蕊的辯論,雙方人格特質在鏡頭前表露無疑。
這次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 相信很多人應該都對副總統人選感到很陌生,請嚴老師介紹這場辯論的兩位副手:共和黨的彭斯(Mike Pence)與民主黨的凱恩(Tim Kaine),他們的背景與表現。

彭斯擁共和黨「價值」

嚴震生:彭斯是現任印第安納州的州長,該州州長選舉與美國總統選舉同一時間,不像其他州是在國會的期中選舉進行,所以他原本應該是要競選連任,但是因為被川普邀請出來擔任副總統候選人,所以第一次任期做滿就不會繼續參選了了。

在這之前,彭斯擔任眾議員12 年,他除了第一次參選以5 成多的票數當選,之後得票率都超過6 成,可說吸票魅力非常強。他跟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凱恩很相似,兩人年紀也接近,都有行政和立法的經驗。

而且,彭斯在進入國會前, 也做過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所以他對媒體比較熟悉。這也是為什麼這次辯論結束後,大家覺得他的表現沉穩,在辯論中占了上風。
彭斯過去的立場非常保守,所以有些議題上他和川普的想法並不完全一樣,可能還代表某些老牌共和黨員的立場,包括減稅、經濟、教育議題等,很多人看完辯論後會覺得原先擔心川普的人,現在看到彭斯的談話後,會感到欣慰,至少這個組合還存在一點共和黨的價值。

凱恩歷練多熟西語

凱恩則是現任維吉尼亞州的參議員,之前他擔任過該州的州長,規定只有一任期,早前剛進入政壇也曾擔任維吉尼亞的首府Richmond(里士滿)的市長, 所以也是地方議員出身,具有行政、國會經驗。希拉蕊就是看中凱恩的這些經歷。

值得一提的是,凱恩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他曾在大學畢業後到宏都拉斯做過宣教工作,所以他的西班牙語非常好,可以幫希拉蕊爭取到拉丁裔的選票。

副手各被賦予任務

這次副總統辯論被賦予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我們看上次總統候選人辯論的時候,川普被發現到他有逃稅問題、對女性與少數族裔多有汙衊之詞,所以希拉蕊的副首就肩負這個責任,繼續追打川普。

而彭斯的職責就是幫川普止血,讓在下個星期第二次總統辯論之前,氣勢不會一路被希拉蕊打下去,希望能夠讓川普還有一個反擊的機會。當凱恩問彭斯要怎麼來捍衛川普時,他反而對此閃躲、轉向攻擊希拉蕊,針鋒相對的力道其實滿不錯的。這也讓大家看到,彭斯沒有像上次川普那樣被激怒,態度非常穩重、沉著。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不只是我不熟悉兩黨的副總統候選人,根據蓋洛普的民意調查,有超過40% 的美國人不知道這次美國副總統候選人是誰,但是大家都同意這兩位候選人都有可能成為扭轉選民意向的關鍵。

競選組合互補為要

剛剛嚴老師提到,雖然川普時常無厘頭地攻擊希拉蕊,但是他的副首倒是保守、可以捍衛共和黨價值、也具有相當的行政經驗。看起來,川普的確需要找一個人來跟他互補。

嚴震生:確實是如此!傳統上,美國人會希望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在年齡上、資歷上、意識形態上能彼此互補,藉以擴大票源。過去60 年代甘迺迪是代表麻州自由派的民主黨,所以他的副總統就挑了一個比較保守、來自南方德州的參議員詹森,這樣的組合後來贏得大選;同樣的, 我們看來自加州、代表保守派的雷根,他就找了布希來做他的副首。

問:我們再來談談他們的攻防,這次兩位副總統候選人在辯論時,其實是互相在攻擊對方的主帥,也就是說抨擊的重點都在川普和希拉蕊,這裡面是否有些精采的火花?

彭斯沉著、凱恩急躁

嚴震生:比起川普上回的表現,彭斯這次沒有上當、或是掉到對手設下的圈套被激怒,也沒有一味地幫川普辯護,不論是在經濟、或是普丁,他都有他自己的意見和看法,都跟川普有些不同。

而凱恩之前在其他的造勢活動當中,看起來像個鄰家大叔,形象還滿不錯的,沒想到這次被賦予要攻擊對手主帥的任務,表現卻顯得有點急躁,不時打斷彭斯的談話。

不過基本上,凱恩到後來的表現有漸入佳境之勢。

彭斯和凱恩都是虔誠的教徒, 彭斯是基督教徒,凱恩則是天主教徒,主持人就問,「你們堅持的宗教信仰,若與政策發生衝突的時候,會怎麼辦?」他特別問凱恩,因為天主教是反對死刑的,可是維吉尼亞州有死刑,凱恩回答,「我還是要尊重體制。但是我也不會因此改變我個人的想法。」

兩位的回應都不錯,可是看起來這個問題上,彭斯在堅持自己個人的信仰原則上,感覺上沒有談太多的彈性,大家就會想會不會川普當選後,他們對少數族群、尤其是女性,會有不利的一些說法。

問:這場辯論結束後,嚴老師覺得以共和黨的角度看,彭斯有沒有幫川普加分?凱恩有幫助到希拉蕊嗎?

選票關鍵在於總統

嚴震生:凱恩當然有幫希拉蕊鞏固她的基本盤,彭斯也給大家很不錯的印象,但是最終如果第二次川普沒辦法挽回劣勢,對他來說很不利。畢竟,大家還是以選總統為主要考量。

1988 年有個例子,老布希的副手是非常年輕的奎爾,難以獲得選民信任,他在辯論中是敗得一蹋糊塗,可是最後主帥還是贏了。

那回,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是非常老練的,讓奎爾看起來真的像小孩一樣,可是這對選舉結果並沒有產生太多影響,老布希照樣勝選,所以大家投票最後看的還是總統候選人的表現,而非副總統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