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之間】月亮上的蝴蝶

余杰 / 中國旅美作家 2014/02/27 19:11 點閱 1616 次
我們向父母師長報恩,卻不向呵護我們、讓我們永保生命活力的樹木們報恩,這不是捨本逐末嗎?  (photo by F.D.Richards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我們向父母師長報恩,卻不向呵護我們、讓我們永保生命活力的樹木們報恩,這不是捨本逐末嗎? (photo by F.D.Richards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月亮上的蝴蝶」不是一首詩歌的名字,而是人們對一個女孩的愛稱。這個美國女孩住在一棵大樹上,她的真名叫朱麗亞•希爾。

學者林達在《紅杉樹上的女孩》一文中,講述這個女孩子和紅杉樹之間的感人故事:紅杉樹是一種跟恐龍同時代的植物。侏羅紀已經成為好萊塢電影裡的傳奇,紅杉樹卻是從那個時代生長過來的「活化石」。在半個世紀之前,北美有數十萬公頃的原始紅杉林。然而,由於木材加工業的步步進逼,在今天紅杉木已然成為瀕危植物。

【住在樹上的女孩】
這是個真實故事:在太平洋木材公司所有的一塊土地上,生長著一棵古老的紅杉。每一次他們企圖砍樹的時候,都有成千上萬的人站起來反對。人們給古樹取了一個美麗的名字:月亮。然而,在私有財產受到法律保護的美國,土地的所有者有權處理土地上的植物。幾個輪回下來,公司悍然決定,不管受到怎樣的反對也要砍樹。

就在這個時候,年輕的美國姑娘朱麗亞•希爾作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決定:她要把這棵一千年的紅杉當作自己的家。她在大樹的頂端搭了一個離地60米的平臺,那就是她的家。在兩年的時間裡,女孩風餐露宿、「兩袖清風」,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樹人」。她與大樹融為一體,仿佛是樹的魂魄和精靈。人們給她取了一個充滿詩情畫意的名字──「月亮上的蝴蝶」。

女孩的舉動牽動了無數關心環保問題的人們的目光和心靈。他們從遙遠的地方趕來看望這隻「月亮上的蝴蝶」,他們還為女孩、為大樹捐獻了5萬美元。紅杉的主人太平洋木材公司被女孩征服了,他們終於放棄了砍伐紅杉的決定,而且還規定在這棵大樹周圍250英尺的緩衝區內,不再砍伐任何樹木。後來,他們還將社會各界給紅杉的5萬美元的“贖身錢”捐獻給了州立大學,用於森林研究。

【人類反破壞自然】
有人說,一個生命拯救了另一個生命。但是,如果在一個更為長遠和遼闊的時空之中衡量這一事件,我想說:這不是「拯救」,而是「報恩」。千百年來,我們人類從大自然那裡、從樹木那裡、從紅杉那裡,獲得了多少恩惠呢?

那是一筆無法估量的財富。沒有樹,也就沒有水源、沒有氧氣、沒有小鳥、沒有蝴蝶、沒有我們人類。樹是人類的母親。我們從樹那裡獲得維持我們基本生存的、豐富的物質;我們從樹那裡獲得啟動我們歷史記憶的、不朽的精神;我們知道向父母、親人、師長和朋友報恩,卻不知道向呵護我們、讓我們永保生生不息的生命活力的樹木們報恩,這不是捨本逐末嗎?

【紅豆杉的悲歌】
可是,我們已經習慣了捨本逐末。我在《南方週末》上讀到了一篇題為《被剝奪的紅豆衫樹在流淚》的報導:在中國的紅豆衫之鄉雲南,美麗的紅豆衫遭遇了滅頂之災。納西族老人說:「沒有了,全剝完了!這裡的每一個地方我都放過羊,活的紅豆衫,找不到了!」

人們為什麼要收購和加工紅豆衫的樹皮?原來,樹皮中能夠提取一種昂貴的抗癌物質——「紫衫醇」。九十年代初,美國某公司發現,從紅豆衫樹皮中提煉的紫衫醇具有抗癌特效。消息傳到中國,人們突然意識到財寶就在身邊。

我們不僅捨本逐末,而且還恩將仇報。在麗江、在迪慶、在西雙版納的若干地區,紅豆衫完全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工廠四處收購樹皮,導致樹皮的價格拼命上漲。越來越多貧困山民,瘋狂地加入到這種「淘金」活動之中;越來越多珍貴的紅豆衫,還來不及呻吟一聲,生命就戛然而止。

紅豆衫的悲劇,是因為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太貧窮。這些月收入不足百元的人們,如果馬不停蹄地採集樹皮,一個月可以獲得上千元的收益。然而,紅豆衫的悲劇,又不僅僅是因為貧窮。

【部落傳統尊重生命】
在某些非洲的黑人部落和美洲的印第安人部落裡,人們對自然、對蒼天、對樹木充滿了敬畏與尊重。他們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但是,他們不會輕易傷害周圍那些有生命的物體。在他們原始的巫術崇拜中,一般認為古老的大樹中寄生著祖先的靈魂。

當我們自以為是地嘲笑他們的「落後」、「愚昧」、「迷信」的時候,我們這些無信、無畏的人,真的就「進步」、「聰明」和「理智」嗎?
這天晚上,我失眠了。夢中,西雙版納的每一棵紅豆衫上,都飛舞著一隻美麗的「月亮上的蝴蝶」。